久久长安

【烟茶/好茶】整整六年/三

查无此兔:

Attention:朝→耀单箭头。并没什么激情


※全文TAG已撤,圈地自萌,如能有人愿意给我回复与反馈,不胜感激












三、


 


斯科特在去世之前,还曾有过一个探亲假。


 


是的,那是他服役期间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探亲假。第一次他认识了王耀,第二次把王耀带进了我们的家庭,第三次我猜他本想向王耀求婚,但也许他更想把那留到他的服役期结束的时候——只要再几个月,他就能完完整整的回到我们中间了。


但那次,我想想,他的状态不太好,我是说,比起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些,要差一点。


可是你也知道,斯科特从不会和我说起这些,而我也不会去问,所以我猜他大概只是太疲惫、同时也离开我们太久了,于是只好寄望于王耀有办法来帮助他走出来——对,王耀那时已经在我们家里留宿过几次了,住的就是在我隔壁、斯科特的房间。


 


那时我与王耀“和解”已久,我们之间也早就不再是那个我单方面找麻烦而王耀见招拆招的状态——斯科特当然知道这个,母亲几乎第一时间便写信告知了他这个“喜讯”。


但他仍然在我低声询问着王耀“需不需要我帮你的忙、好把这个喝高了的白痴哥哥送到楼上你们的卧室里休息”的时候一胳膊把我挎回了他的怀里,还因为醉醺醺的用力过猛而差点让我的颧骨撞裂在他的肩胛骨上,一边喷着酒气在我耳边聒噪的大笑着:“天呐亚蒂,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说、是不是有人把你的里子换掉了?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可爱又贴心呢?”一边还扣着我的脖子转头去喊王耀,“嘿,亲爱的,你难道是会什么神奇的魔法不成?”


王耀想必也是第一次见到斯科特这样借着酒精耍无赖的嘴脸,那表情看起来既无奈又觉得好笑,只好随手在斯科特的头上揉了两把,就像是在安抚什么撒娇的大型犬:“行了行了柯克兰先生,你才知道我是个来自东方的神秘巫师吗?”然后才朝着我笑了笑,比着口型对我说,“我猜你哥是喝多了,怎么,原来两位柯克兰先生的酒量都不怎么样啊?”


我被斯科特箍在怀里几乎动弹不得、呼吸困难,又被王耀难得一见的顽皮和揶揄调侃到手足无措,所以也不能怪我会杀气腾腾的连扛带拖着斯科特往楼上的房间走。


可斯科特居然还没疯够,天知道他怎么想的,竟极响亮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是的,一个醉汉的亲吻当然是挺糟糕的,我差不多就要炸起一身的汗毛了,可斯科特好像格外喜欢看我黑脸的样子,反倒又大笑起来:“天呐亚蒂,你怎么会这么可爱?”


当然,我对这个不要脸的酒鬼已经快忍无可忍了,要不是担心王耀一个人扶不住他,我想我大概早把他丢到楼梯或者走廊上任他自生自灭——马上斯科特就又回过头、在王耀的脸上也狠狠的亲了一口,“但是亚蒂再可爱,也不如我的耀可爱!所以亚蒂,别太嫉妒啊!”


王耀彻底哭笑不得,看向我的目光甚至都带上了点同情,所以我真的忍不了了,干脆也回吼了他一句,我说我知道你最爱你的宝贝了,所以能拜托你赶快带着你的宝贝回房间睡觉吗?还有就是,因为我就住在你们隔壁,也所以我希望你们最好克制一下,如果克制不了的话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我提前搬到客厅去住,免得一整夜都要被你们的噪音吵醒。


好吧你说得对,我是得承认我的嘴巴也不怎么友好,斯科特像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马上笑了起来,王耀的无语则写了满脸,一边瞪着我表示“这仇我算是记下了”。


可我才不管这个,推着他们进门之后还帮他们带上了门,隔着门跟王耀喊,我说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王耀也隔着门骂我,他说亚瑟你真没良心,说好的我们才是统一战线呢?


再之后?再之后当然是斯科特几乎停不下来的大笑了,我听得出,他是真的很开心,所以对我来说,住一夜客厅也并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第二天我是被王耀叫醒的,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食物的香气,王耀身上还系着围裙,一边毫不客气的拽着我盖在身上的薄毯子,一边摇醒了我,你怎么真的在客厅睡啊?


我揉着眼睛打哈欠,我说我怕你们太激烈,话都没说完就被王耀拍了一巴掌,一脸无语的告诉我说,早饭已经快准备好了,上楼去把那个酒鬼叫起来,该吃饭了。


斯科特在我敲门之前就已经醒了,我嘴贱去招惹他,我说还以为你要睡到中午,昨晚过得怎么样?斯科特揉着头皮跟我扯着嘴角笑,说亚蒂你真是学坏了,但是感谢你,相当不错。


我暗骂他不要脸,但我想即使我不说出声,斯科特也能从我的表情中读出来,所以我又说,既然你起了就洗个澡下楼吃饭吧,父亲母亲和王耀都等着你呢。


斯科特应了一声却没动,我当然是有些狐疑的,我问他怎么了吗,他摇头说没有,可过了一会又说,我真是好久没睡过这样的安稳觉了,柔软的床,安静的夜晚,和温暖的家人,几乎就像梦一样,我真不敢相信我回到了你们中间。


我被他的态度搞得有些奇怪,显然他也很快觉得这样的气氛不太适合我们,哈哈的笑了两声便爬起来去冲澡,路过我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又走了回来伸手揉我的头发,他说我很开心,真高兴你能和耀相处的不错,而且我似乎还没祝贺过你考入了很棒的学校?


他说亚瑟,真的,你很厉害,这太棒了,我是说,也许我从前并没这样对你说过,但是你得知道,我以你为傲,你是个很棒的小伙子,也是我最好的弟弟,你长大了。


 


谢谢,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就好像那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


不过抱歉,我想先暂停一下。


 


斯科特牺牲的消息是在那之后的第三个月里被交到我们手上的,母亲当场就晕了过去,父亲则失手打碎了他最爱的一只茶杯。你问我?我的脑子其实是空白的。


我并非没有感觉,只是那种,好像没有实感,你能理解吗?就好像是在看着什么电影,或者是读一部小说,我不觉得我是其中的角色,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


但是没错,你我都知道,那是真的,斯科特就这样,离开我们了。


 


信件上称斯科特是为了救助一名女孩,她因为一次炸弹袭击被压在了房屋的断壁下,斯科特协同医疗组一起出勤实施救援,在陪着那个孩子打点滴的时候遇到了第二次爆炸,而官方的事后调查表明,第二次爆炸的炸弹,是被安置在了那个小女孩身上的。


我直到现在都还可以背出那张官方信件中的句子,他们赞扬他是个英雄,即使身处战场也心怀同情与悲悯,他们甚至再次提及了他曾经的功勋,他的勇敢,他的无畏,他的坚定信念,他为了他的信仰和国家献出了生命,他值得所有人的爱戴与崇敬。等等诸如此类。


 


是的,我读完了,一字一句的,读完了。


但那有什么用呢?他回不来了,再多的功勋与表彰又有何意义?


他无法再拥住悲痛欲绝的母亲亲吻她,也没办法再安慰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的父亲,更不会再拍着我的肩膀给我一个真正属于男人间的拥抱,对我说亚蒂你看,你也是个男人了。


还有他们的新房子,我是说他本该向王耀求婚的,或者他其实已经求过婚了。


王耀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打理斯科特另一处更靠近市内位置的公寓了,甚至还问过我,他说亚瑟,你觉得斯科特会喜欢什么样的狗呢,我们想养一条狗,最好不要太能闹的,因为也许我们之后还会领养一个小孩子,也许两个,你喜欢孩子吗?我会教他们叫你叔叔的。


 


可这一切,都随着斯科特的死,不复存在了。


 


 


 


 


TBC





评论

热度(117)

  1. 久久长安沈空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