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七九】和快递哥擦出了巨轮

炸地瓜角荣:

听到特别关心消息提醒的轻响,岳清源在端庄的学术会议上偷偷低下头。


备注为“小九”的人头像是万年的灰色,上一秒发来的消息是……


您的快递已达到清净小区快递店,取货码xxxx,请于16:00前千万提走。


岳清源照例回复一个比着OK手势的表情。


向上翻,基本都是一样的消息和一样的回复。


岳清源刚想合上手机,千篇一律的聊天记录中突然跳出来一条系统消息。


你与小九互发消息连续超过3天,获得擦出火花标识。


再看对话框的最上方,小九的备注旁,已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火苗标志。


“七号发言人!七号发言人!”


主持的喊声总算唤回盯着手机发呆的人的意思,一向认真的岳清原对着一众不敢相信的目光,露出一个公事意味的标准微笑。


 


下午,岳清源把快递送到他的好邻居门口,敲敲门。


门缝里露出一张熬夜过度的脸,虽说沈九本来表情就有些阴沉,现在却是几近凶残。


沈九没有说话,通过眼神传达了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是他一贯的表达方式。


岳清源掏出手机,笑得那叫一个温良。


“看,我们擦出火花了。”


沈九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给予一声响亮的关门声作为回应。


 


沈九和岳清源是同乡,还好死不死从一样的幼儿园读到大学。


初三前,本着想换一个更敞亮又富有人情味儿的名字,改名沈清秋。


可岳清源还老小九小九小九叫个没完,活像个洗脑系鬼畜视频的BGM。


沈九脾气不好,讲好听点叫孤僻,讲难听了叫小气。


不过在岳清源眼里,叫蹭的累。


 


两人实习期间一起教过的,名为婴婴的可爱姑娘问过如下问题。


岳清源眼里的沈九是什么呢,是发小,可靠的兄弟,重要的朋友。


沈九眼里的岳清源是什么呢,是叫早的,逃课代点名的,拿快递的。


有的人觉得这样不好,难免背地里对沈九有些微词。


然而当事人岳清源一拍大腿,决定要成为最好的闹钟,点到器,快递哥,偶尔兼职送外卖和帮忙赶论文。


 


纵使岳清源是公认的脾气好,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对沈九奇妙态度。


不过日子久了也发现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有什么好说的呢。


 


沈九关了门,一想起快递还在门外,又开了门出去拿。


此时天色已暗,楼道灯闪着不算明亮的光,沈九推了推门,推不开,从猫眼中看到某个人黑色细软的发尾。


“靠。”


沈九把门板敲得笃笃响,颇有股周末在家练习架子鼓的小学生的气魄。


等岳清源回过神从沈家门板上‘起开’,沈九终于打开了大门。


“小九。”


岳清源望着去而复返的人,话语里颇有些深情。


那人也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一步一步走进。


然后拿走了他身后的快递。


“嘭。”


可能有的游戏,无论你几周目,都是一样的结局。


 


沈九一如往常,没事不会给岳清源发消息。


他觉得岳清源烦得很,总是喜欢莫名其妙地来搭话,和那些总是在岁末新年突然出现比划着“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抱过你”的远方亲戚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远方亲戚过了日之就会消停,岳清源却从小烦人到大。


还随叫随到。


 


他一般不会去看消息提醒,只在有事情的时候翻翻通话记录。


时间是拿快递后的次日凌晨。



岳清源他搞什么。


聊天框里是一些照片,不能说多么美观,有一些甚至模糊不清,可见拍摄者于此道并不娴熟。


然而这也改变不了他在沈教授熬夜赶论文独自空空时发来食物图片的事实。


沈九竭力忍耐了许久,才没把那个备注为快递的家伙脱进黑名单里。


 


时过许久沈九在知到,岳清源这一系列反常行为是在‘续苗’。


 


在这个不知所谓的火苗出现在‘快递’旁的日子后,来自岳清源的主动问候多了起来。


 


“今天有快递吗?”


“xx家的新套餐还蛮好吃的。”


“到了吃栗子的季节了,楼下水果店炒的不好吃,没有切口。学校对面小广场的比较甜。”


 


而沈九的回复则是:


“没有。”


“哦。”


“嗯。”


之类的。


 


所幸两人一块儿长大,如今也算是老相识了,岳清源善于从沈九那隔着屏幕发过来的语气词中判断他对该段话题的兴趣,以把握敲开那扇门在那张脸阴沉下来前递上一筐洗好去了蒂的草莓的最佳时机。


 


过了几天,那个可笑的火苗图标消失不见,取代它的是一艘小船。


点开,腾O还有贴心的提示。


友谊的小船。


与好友互为聊天最频繁的好友连续超过3天。


 


沈九心中冷哼一声表达不屑。


他一向和那群成天抱着个手机在屏幕上戳来戳去不消停的学生不一样,没事不给别人发消息。(虽然有些人觉得是沈教授性格原因无人来发就是了。)


岳清源那成天笑得像朵交际花的样儿,居然和他沈九这点互发消息量成了最频繁聊天好友?


沈九翻着聊天记录,心中对岳清源还有一个小号的怀疑冉冉升起。


 


手机振动,沈九才发现自己怎么开了这家伙的消息提醒。


岳清源:截图


赫然是刚刚那艘友谊的小船。


沈九:。


岳清源:晚上吃什么


他们有的时候会一起点外卖,沈九认为不过是为了拼个配送费。


沈九:小笼包。


 


然而沈九当晚看到的是捧着整个蒸笼的岳清源。


这算什么?


他看着围着围裙的高大男人,腹诽道。


岳清源朝他点点头云曰:“庆祝。”


沈九没在意岳清源想要庆祝什么,他正对岳清源的手艺怀疑的要命。


所幸最后,岳清源没有连人带蒸笼给轰出去。


 


过了几天,岳清源因为手机总是在开会时响起提示音而被勒令关机进入会议室。


而小九旁边,也出现了一个虽然多少有些简陋而名不副实的‘巨轮’。


“今天晚上要开会。”


截图发送后,他发过去这么一句话,没有回复。


 


0:05


岳清源打开手机。


消息记录里躺着23:59发来的一个哦。


他在键盘上敲字发过去:“你在干什么?”


“续苗。”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快过来,有宵夜。”


         

评论

热度(138)

  1. 久久长安炸地瓜角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