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Fagus:

托尼·史塔克面临人生的又一重大危机,洛基光临了他的客厅,并掏出了一包彩虹糖。


“我是来避难的,”恶作剧之神捏出绿色的糖豆,“看看,史塔克,你们这些骗子,肮脏的蝼蚁,愚蠢的复仇者——跟托尔一模一样。”他看起来十分悲愤,不断地把彩虹堂往嘴里倾倒,而那一小包糖竟然源源不断,史塔克不由打断他说,“请你从这儿出去。”


“这句话你说过一百五十遍了,钢铁蝼蚁。”


“那我就说第一百五十一遍,请你出去。”


“我无处可去,”洛基的绿眼睛含着水光,“天哪,看看你们,一个一个凶神恶煞,拿着枪炮指着我这个可怜的无辜的神。你们难道忘记我们是在同一战壕里战斗的时刻了吗?”


美国队长犹豫了,“他说的没错,托尼。”


“别听他说话,史蒂夫,堵住你的耳朵。”史塔克几乎要咆哮了,“别看他的眼睛!”


“我使不出魔法了,”洛基楚楚可怜地说,“我只能变出些糖。奥丁的胡子啊,你如此残忍,如此血腥,”他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坐在沙发里的身体绵软无力,“你竟然把可怜的蓝色冰宝宝从他的家乡带走,让他、让他——”


“我认为应该让洛基把话说完……”


托尼·史塔克实在受不了他的战友们。娜塔莎放下了武器,开始剔手指甲。鉴于最大的敌人灭霸已经永远消失在了宇宙尽头,而洛基为此差点送上一条命——其实他们个个都是。生命如此美好,也许他该耐下心来倾听前邪神出现在客厅的理由。


“奥丁逼我,”洛基的泪珠摇摇欲坠,“我那时才五百岁!换算成你们的年纪,也就十二三岁不到!他就逼我去托尔的寝宫……”


“五百岁,哦。”托尼干巴巴地说。


“然后,然后——”洛基比了个地球人的手势,“托尔就强奸了我。”


布鲁斯·班纳捂住嘴,悄悄地挪动屁股,娜塔莎放下了指甲油,眉头微微皱起。鹰眼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但他一定会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可是……”史蒂夫结结巴巴地红了脸,“奥丁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想让我给托尔生个孩子,作为阿斯加德和霜巨人的桥梁,通过我,哦,也就是通过我的肚子。”洛基悲愤地往手里倒了把糖豆,“我不肯,托尔就强奸我,把我拖到他的宫殿。诸神啊,他的胳膊是我的三倍粗,我根本打不过这个蛮横的家伙。我就这样遭受了五百年的苦楚。”


“天哪!”史蒂夫义愤填膺,“这是犯法的!我是说,无论十二三岁结婚还是,呃,那个,强奸,都是犯法的,应当受到严惩!”


“对,严惩。”洛基翘起了脚,似乎有点得意。敏锐的钢铁侠注意到,邪神的身体似乎比以前粗壮了一点。“后来托尔玩腻了,就甩了我,去地球……找了个女朋友。他简直太过分了,面对我的质问,他还暴打我,这是——”


“家庭暴力。”娜塔莎说。


就在这时,天空闷雷滚滚,洛基瑟缩了一下,“老天,我得走了!”还没等他从沙发里坐起来,就听一声霹雳,托尔的怒吼犹如雷声,“洛基!”


“看看,他一贯如此,粗暴,蛮不讲理……”


托尔大踏步走进复仇者大厦的客厅——是的,战争后托尼·史塔克重修了大厦,他拎着锤子,浑身噼里啪啦的火花诉说着愤怒。


“你跑这里来做什么!”托尔注意到一客厅怪异的目光,尤其是布鲁斯·班纳,他惊恐的样子活像见了灭霸复生,“哦,不!”托尔呻吟,“你们别听他胡扯……”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洛基迅速说道,“我不会跟你结婚。”


“神啊,看在孩子的份上……”


于是客厅的目光更加异彩纷呈,“他是霜巨人,”托尔不得不解释,“霜巨人是双性的,所以——”


“五百岁,哈?”娜塔莎说。


“洛基!”托尔抓住弟弟的后颈,“你对吾友说了什么?”


“按照法律,”美国队长鼓起勇气,“按照地球的法律,跟五百岁的……少年发生关系是违法的,何况他不同意。”


“我们最近才在一起!”托尔咆哮,窗外顿时暴雨如注,“洛基!告诉大家你是自愿的!”


“我不同意,我不要和你结婚。”洛基坚持,“放开我,我要去宇宙流浪,去——”


又是一声惊雷,托尔和洛基在闪光中消失了。托尼·史塔克望着破碎的玻璃茶几和沙发,下决心写一封信请美国政府吊销这对阿斯加德兄弟的签证。


真是太烦了,他叹息着捡起地上的几颗彩虹糖。


味道还不错。


over




番外1


托尼·史塔克吐了一晚上七彩泡泡。


番外2


八个月后,复仇者们惊讶地发现雷神再度成为社交媒体的红人。


“母婴博主。”史塔克恶毒地点评道。











评论

热度(4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