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锤基】钢铁侠回忆录(二)

Fagus:

众所周知,家庭教育十分重要。从邪神洛基的性格来看,我充分认为奥丁的家庭教育完全失败了。


彼得·帕克在战后上了大学,我给了他绝对的自主权选择喜爱的专业。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每周末回复仇者大厦,就像回家似的。本来我非常期待周末与彼得的见面,但随着雷神家庭矛盾的大爆发,我不得不提前考虑为彼得购置一套学校周边的公寓了。


“我不需要什么公寓,史塔克先生。”彼得疑惑地拒绝了我的好意,“我打工赚了些钱,还有奖金什么的,足够支撑生活费和房租。我听说复仇者大厦的房间要交房租,是吗?每月我——”


“听着,你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只需要好好学习。”我硬着头皮抓住彼得的胳膊,送他走出客厅。彼得小声嘟囔说,“可我还没吃到小甜饼……”


不再会有小甜饼了。罪魁祸首靠在他哥哥的胸口,一边享受着雷神为他吹头发的的特殊服务,一边讥讽地抓起碟子里的饼干。“哦,新公寓。”洛基轻声说,像蛇吐出信子般嘶嘶作响,“了不起的慈善家。”


我看了眼他平坦的肚子,为了地球和平,我把讽刺的话语掐灭在喉咙口。


是的,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洛基他怀孕了,再一次。如果说芬里尔是个劫后余生激情的结晶,那爱莎就是乳胶产品破裂的产物——没有哪家成人用品商能生产出能够满足神的需求的避孕套。后来我曾好奇地向托尔打听过,“神族如何避孕呢?你们不能总这样。”


托尔挠挠头发,小声说,“避孕?我们就没这个词儿。”


好吧,我,睿智的钢铁侠托尼·史塔克认同了奇异博士的看法:阿斯加德神族的道德体系——不,他们根本就没有道德体系一说。


仿佛还嫌不够,托尔补充道,“愉快才是第一位的。”


那洛基感到愉快吗?我猜是的。他愉快极了。虽然他一见到托尔就会泫然欲涕,但随着他长期霸占客厅,复仇者们渐渐明白了邪神的套路:他只是在吸引他哥哥的关注罢了。


“我的脚抽筋了。”某天清晨,我工作了整个通宵,正打算煮一杯咖啡提神。我听到洛基抱怨,走进客厅一看,果不其然,他缩在托尔胸口,绿眼睛含着一泡泪水。不得不承认斑比这招特别管用。雷神托尔立刻露出愧疚的神色,“是吗?抱歉……哪里疼?我给你揉揉怎么样?”


洛基嘴角微微上翘,然后变本加厉,“怀孕让我很不舒服,哥哥。”


我应该退出去,让这对阿斯加德神兄弟在客厅里你侬我侬。奥丁在上,为什么就不能回自己房间去亲热呢?我好心地准备了套间,厨房淋浴一应俱全。但洛基总出现在客厅的沙发上,没骨头一样靠着托尔。这只怀孕的斑比自称由于怀孕而缺钙,上帝,你听说过神会缺钙吗?是的,我听过,而且还是从诡计之神的嘴里说出来,格外没有说服力。


洛基和托尔成了客厅的常客,除了我之外的复仇者们见怪不怪,就连精神容易紧张的班纳也不例外。有次班纳在工作间里感叹,“其实这样好多了,之前真的非常糟糕,我觉得在那艘飞船里快待不下去了。”


快待不下去的是我。洛基的肚子才能看出一点凸起,芬里尔刚满一岁生日时,托尔终于阅读了班纳的心理学书籍。他思索了几天几夜,然后严肃地找我倾诉:“我对洛基……做错了。”


“你还有救,哥们。”我打了他肩膀一拳,“真的,听到你这么说我可真高兴。”


紧接着托尔给了我重重一击,“我以前太忽视洛基的想法了,难怪他高兴不起来,总不肯面对芬里尔。你知道,有了孩子后我特别兴奋,成天抱着芬里尔,喂奶、换尿布、拍照片和视频。我忽略了我的弟弟,明明他也需要关心。还有以前,在阿斯加德的时候,我也没有承担起兄长的责任。五百六十年前,有次我们开派对活动——对,就是某种‘趴体’,洛基收拾东西有点慢,他是个细致的人,一贯如此,但我那时非常暴躁,就先带着朋友离开了。这件事让洛基伤透了心。还有,洛基发现自己是霜巨人。当然霜巨人也很可爱是不是?蓝色的皮肤可爱极了。洛基怀孕时很担心宝宝的皮肤颜色,我却没有安慰他。我不在乎生出来是蓝色的冰宝宝还是普通的阿斯加德宝宝。可我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哦,诸神啊,我怎么能这样……”


我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评论

热度(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