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锤基】钢铁侠回忆录(三)

Fagus:

我买下了一栋公寓,作为圣诞节礼物送给了彼得。彼得的眼睛里蓄满泪水,为我的慷慨而深深地感动。“史塔克先生,”可怜的小男孩儿哽咽地握住我的手,“谢谢你……”


“好好学习。”我严肃但不乏温暖地说,“高数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来问我。”


“谢谢,谢谢。”彼得擦了擦眼角,鼻尖通红。圣诞节我总不能让他孤零零地在宿舍里度过,客厅已经装饰一新,圣诞树下堆满了礼物——不管是谁都可以拿一份。无限战争后每一个节日都值得珍惜,但明显有些人……或神并不在乎圣诞节。我听到斑比打了个哈欠,因为他的缘故,今年的餐桌上不会出现任何炸制的食物,地球的蝼蚁也被迫遵守阿斯加德奇怪的法律,这真让人无奈。


“我要向神祈祷,”彼得虔诚地说,“感恩上帝……希望我以后能够一直享受到家庭的温暖。”


“你会的,孩子。”我保证道。彼得又感谢了我,然后说,“如果我也能像托尔先生那样结婚就好了,对,我要努力。”


“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托尔?结婚?!”


彼得点点头,兴奋得像只小狗,“是的!看看他多幸福!我和他谈过,托尔先生告诫我要早点结婚成家做父亲,男人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责任的重要性。天哪,我也想要自己的宝宝,芬里尔可爱极了,是不是?”


“他是很可爱,但是,我说,你觉得Thor很幸福吗?”


彼得使劲点头,我被他的天真无知打动了,“哦,小家伙,你还太年轻,Thor幸福吗?他甚至不能在家里吃炸鸡。”


“哇哦。”诡计之神果然转过头来,他剪短了头发,整齐地拢在耳后,这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为年轻——其实按照人类的时间换算,雷神兄弟也不过二十出头。早恋确实令人头晕,我默默地赞同奇异博士的观点,当时他正忙于创作新著《阿斯加德神的心理学》,我给他提供了不少素材。史蒂芬·斯特兰奇认为,阿斯加德神族与希腊神话中的神有着相似性,那就是性观念的开放。他们根本不在乎伦理道德,虽然后来瓦尔基里反驳说,就算在阿斯加德,也只有托尔和洛基才如此行事。


“洛基先生!”彼得激动地说,“哦,您看起来容光焕发。”他从书包里掏出几本小册子,捧在手中,害羞地红了脸,“我可以请你签名吗?”


“当然可以。”洛基扬起尖尖的下巴,冲我甜蜜微笑。这是挑衅,时至今日我仍能清晰地回忆起战意熊熊燃烧的感觉,但他隆起的肚子让我只能选择闭嘴。斑比失去了他的角,但他肚子里的小东西可是更可怕的武器。


“您的小说棒极了!我的同学们都爱读。”彼得崇拜得两眼放光,“太感人了,我认为没有比这更棒的爱情小说……我一口气读到凌晨三点!哭湿了两包纸巾。真的,‘躺在冰冷的岩石上独孤地死去’……太可怕了,您会写续集的,是吗?”


洛基显然被大大地取悦了,“我要考虑一下。”


“求您!”彼得紧紧握住邪神的手指,“您必须写续集,不然我无法入眠。我现在都不能面对石头了!”


事情还能变得更糟。即便无限战争让全宇宙感受到活着的可贵,洛基也总有办法让我的生活变成一个毛线球。他像精力旺盛的猫咪,肚子里的小鹿也不能让他安静下来。他玩弄着我的生活,就在那天的平安夜里,洛基提出了一个想法,我听了之后,差点把红酒瓶扔出去。


“那个冬日战士,我认为他可以扮演我的男主角。”邪神兴致勃勃,“美国队长,哦,史蒂夫,你觉得如何?”


史蒂夫·罗杰斯是个老好人,他的目光在斑比的肚子和巴基·巴恩斯的脸上徘徊,“为、为什么?”


“他是黑发,眼睛很绿。”托尔抢答,然后摸了摸邪神的脸,“我说的没错吧?”


我忍不住发出呕吐的声音,洛基瞟了我一眼,用他那种特殊的、伪装出来的柔弱和颤抖的声音夸张、做作地肯定了托尔,“没有谁比你更了解我,亲爱的哥哥。”


“但……巴基没演过戏。”史蒂夫居然认真地思考了起来,“你觉得呢?”他求助地望向巴基,而巴基却专心致志地吃着水果。洛基说,“这种……脆弱的专注正是我所需要的!他的头发可以留的再长一点。”


“我可以演个路人甲么?”娜塔莎饶有兴趣,“我可以扮演金宫的侍女。”


“不不,你的美貌值得一百句台词,可惜我的剧本里没有超过十句话的女性角色。”洛基说,彼得也加入进来,“我也想演戏!我可以演机器人,穿着盔甲——”


克林特咳嗽几声,他的眼神透露出某种惊人的想法。洛基的剧本里肯定有什么射箭的角色,光精灵之类的金发种族,最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后来,正如你们见到的,鹰眼在电影里获得了一个大特写,他心满意足,收到了成千上万的示爱邮件。其实洛基也邀请了我,但他的语气充满恶意,在此不提。


那天的圣诞宴会结束后,我在日记本上写了一行字:一个彻头彻尾的、钢铁侠有生以来最可怕的平安夜。



评论

热度(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