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今日也是晴朗一天(二)

多吉:

By多吉




  翻开试卷的一瞬间,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可以作弊的……


  小怪兽今天应该有得忙了。略一浏览试题,他开始毫不迟疑地朝纸上书写。随着他的动作,他几乎是立刻收到了好几道聚光灯般瞥来的视线。有藏着赞叹艳羡的,也有小心翼翼地爱慕的。他心不在焉地将它们排除掉。


  昨晚,谁都没有睡好。在他的记忆里,第一夜两人累得几乎是一分开就昏睡过去,直到被钟声敲醒。在那之后,他们又在寂静冷清的夜里站了良久,回到屋内也没有交谈,只是普通地相拥而眠。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现了漏洞,时间和事件走向了不一样的方向。即使在同样的时间点,他说了同样的话,而雪兔也作出了同样的回答。这次,当他们回到屋内,他注意到雪兔略一犹豫,开口说:“桃矢……”


  他这声呼唤甫一出口,他就福至心灵一般地获得了答案。


  “饿了?”他轻声说,并抬起手摸摸他的脑袋。


  他点头。


 


  临睡前小樱送来了包子,这时早就已经凉透了。两人轻手轻脚地下楼,他去挑了个方的平底锅,从冰箱里取出一盒培根,用小刀灵巧地剖开小香肠的尾部,雪兔磕开了四颗鸡蛋。他专心致志地将那些纹路美丽的粉色薄片一一摊平在锅中,看着它们滋滋地冒出了油脂,伴随皱缩而发出焦香。香肠坐在锅里,慢慢地翘起胡须。就着油锅他又放了鸡蛋,三个一起摊成嫩嫩的蛋卷,另一个做成了太阳状的煎蛋。盐和胡椒在半凝固的蛋黄上轻飘飘地浮动,慢慢地沉底,然后消失了。


  雪兔吃得开始冒汗。他递了张纸过去,单手托腮看他吃。


  “对不起啊。”他说。


  “没关系。”雪兔答道。“……不过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让你饿了一晚上。”虽然你不知道。


  雪兔也迷茫了一下,嚼着蛋卷摇摇头,“没有一晚上,伯父做的菜很好吃,晚上又吃了一个包子。我是在醒过来之后才饿的。刚才,做得太耗体力了……”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笑得眼睛一弯。


  他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明说了。桃矢望着他笑,忍不住伸手过去摸摸他下巴:“刚才感觉好吗?”


  “好。”他说。然后耳朵可疑地红了,“桃矢呢?”


 


  这个问题不应该是“好不好”,而是“有多好”。


  雪兔啃一啃他指尖,就放开他爬了起来。两人继续温习功课,一个忘了给对方拿吃的,另一个干脆忘了自己饿。不知道隔了多久,其中一个一抬头,正好和另一个眼神碰在一起。一会儿是他总想着牵牵他抱抱他,一会儿是他蹭过来想再讨一个亲亲。亲来亲去的,擦枪走火,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用了舌头,他很快就把雪兔亲得摁到了地上,一只手扣着他的手指,一只手伸进他后脑勺上那些细软的发丝里,舌尖触碰他整齐的牙齿、温暖柔软的口腔黏膜,勾着他的舌尖来回交缠,用皮肤听他被迫变得急促短暂的鼻息。


  有一瞬间,他的脑子里是空白的。


  原来这才是接吻。他是这么软嫩多汁的一颗浆果,这么乖这么听话的小动物。当他有一学一地用他的方法来回应他、甚至暗暗较劲还想反过来扑他的时候,他一边默默地笑,一边也加大力气亲吻他。一直到他完完全全地放弃了所有小动作,软绵绵地陷在他的怀抱和地板之间,只是用两条胳膊揽住他的脖子……他才轻轻地停下来,停在离他咫尺的上方,垂眼看着他。


  他睁开眼睛。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波光粼粼。


 


  他提了提茶包,水里洇出丝丝缕缕的茶色。


  雪兔收了碗筷去洗碗。


  两人说起天亮后的考试:“重点总归就是这些。”“不知道这次物理题的难度如何?”


  他很担心雪兔没有睡好,会影响精力。在第一夜里,他们俩是好好睡觉的,当天的雪兔还是有惊无险地答完了试卷。他领着雪兔回到屋里,贴着他思虑重重地躺下。他尚未明白为何时间会回溯,这样回溯的时间会持续多久,这和妹妹有关吗,妹妹能不能搞定?以及,他仍然不能猜透为什么他曾经明显地向他表露出了躲避之意。


  黑暗里,他摩挲着雪兔放在他小腹上的一只手。拇指和中指关节处有一层茧,那是常年握着弓箭练习而留下的。


  云层散去了,窗外月色朗朗。明天也将是晴空万里的一天。




TBC.




============




尼桑很苦恼,而雪兔子只知道吃了睡(。


作者君准备把油门踩到底了!

评论

热度(167)

  1. 久久长安多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