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今日也是晴朗一天(一)

多吉:

By多吉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当整个城镇阵阵回响起沉闷而悠远的钟声时,桃矢醒了过来。入夜后的夏季温度怡人,白纱般柔和的月光抚在墙上。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入睡了不足一个小时。


  似乎有个什么小动物在身边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与此同时,这小动物还发出深深的呼吸声:他醒了,在他的床上有点艰难地扑腾着。


  能睡在他床上的,只有一个人。


  可那个人今日没有留宿。喝掉了两瓶橙汁之后,他就礼貌地告辞了。他还记得自己送他出门,“阿雪……”


  雪兔沉默片刻,抬起脸来笑:“我没事。”


  他的脸完全展露在皎洁的月色中,看起来毫无阴霾。在镜框的下缘,那里有一点浅浅的粉色。毛细血管正在此处扩张。以一种得天独厚的敏捷,他转身就溜了:“明天见,桃矢。”


  他记得自己说了“明天见”。


  夜风中尚留有他的气味,淡得几近捉摸不到。


  而现在,这一团温暖馥郁的气息就躺在他身边,眯着眼,骨节纤细的手指无意识地往他胸口上摸,并嘟囔着问:“啊咧?眼镜呢……”


  桃矢将右手伸到地板上。在做之前,他摘了他的眼镜,将它摆在了床下。一边摸索,他一边轻轻地将他那只温凉的手从自己胸前摘了下来,握在手里。


  在同一个地方找到了他的眼镜——是用这一点,他确认了自己身处重复的一天之中。


 


  两人一前一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雪兔踉跄了一下,他赶紧扶住他。


  比起从腿间淌下来的体液,他本人似乎更在意这突如其来的钟声。两人在二楼走廊尽头的窗户处站定,望着深蓝色的夜空。桃矢用纸巾帮他擦拭,看见他握着窗棂的手在抖。他匆匆地结束手上的工作,将下巴搁到他肩膀上:“是小樱学校的钟声在响吗?”


  雪兔笑一笑:“真响亮。”


  语气依然是月城式的温和与不紧不慢,暗含着小小的惊奇。但他听得出来,他的声音比往日沙哑。在昨天……在刚才那场竭尽所能的相互探索中,他几乎花光了所有体力。


  他吞咽口水,想起了自己是如何接话的,思索着重复道:“会响吗,平时这时间?”


  雪兔说:“那个钟声应该是下午五点半的钟声吧……”


  他果然这样回答。他曾经帮他去小学接过四年级的妹妹。


  月亮从云絮里探出一个尖角。在那个他不知道的昨天,他们曾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久到雪兔后来披着他的外套却还是打了个喷嚏。桃矢叹口气,选择将他牵回房间,塞进了被子里:“睡吧。”


  


  考试前的复习夜,对高中生而言大概总是不够用的。除了桃矢和雪兔,其他同学都飞快地收拾了包,各自抱着书匆匆赶回家。在逃难似的人群中,两个人的画风格外与众不同。他对着雪兔总是忍不住笑:“考试福利,今天我爸爸做晚饭。”


  雪兔闻声抬头。


  他特别崇拜他爸爸的手艺。做菜的人最不介意客人狼吞虎咽,何况雪兔是个举止非常优雅的男孩子。他可以想见今晚的饭桌有多么融洽。


  两人高高兴兴地进门。直到这时,他也没有想到晚上会发生什么。


  气氛好像是二人在他房间的桌上碰头时产生了异样。那时雪兔挨着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用一把木质直尺和几支颜色各异的笔在文字上划线,而他在思考一道关于不定积分的题,很久都没有找到答案。雪兔收了工后偏过头来看他的,很快脸上便浮起胸有成竹的微笑,用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望着他,却不作声。他看一眼他,再看一看题目,最后只得无奈地举起手道:“月城同学?”


  这位月城同学笑眯眯地答应了一声,趴过来开始为他讲题。


  他的浅色头发毛茸茸地挨在他下颌,发梢打着卷。一个手肘撑在他腿上,另一只手握着笔。流畅地解完题,他顺势躺下,在他腿上伸个懒腰:“桃矢,好累……还有点饿。”


  他这样懒散、亲昵,柔和地信任和理所成章地依赖着他。从他黑黝黝的爱笑的眼睛里,从桌上这些详细的笔迹中,一种惹人喜爱的聪明和温柔在发光。揉揉他的头发,桃矢俯下身亲亲他,很自然地对他说:“我去拿点吃的给你。”说完觉得哪里不对:有种软而温暖的触觉还停留在嘴唇上,而对方已经睁大了眼睛呆在他腿上。


  ……好像,不小心,接吻了。


  桃矢愣了愣。也就只是愣了愣,他就释然了。他和他发生什么,他都不奇怪。他望着自己腿上的友人,用大拇指摸摸他的嘴唇:就像他刚刚感到的一样又软又温暖。接着,他看见雪兔仰着脸笑,冷不丁一张嘴咬住他的手指,含糊地笑道:“吃了你。”


 


TBC.




============


 


故事发生在动画12集,时牌坐在钟楼上一个人玩沙漏的晚上。



评论

热度(192)

  1. 久久长安多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