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七九】《假如苍穹山突然出现了旁白》(2.6k字小甜饼!)

白子阶:

为了吃糖写的!超级ooc!特级ooc!时间是这一届首席刚刚当峰主之后,九妹还有些软的!之后可以愉快he啦!




《假如苍穹山突然出现了旁白》 白子阶


 


 


殿外微冷,窗帘吹起,十一位峰主们一一就坐,沈清秋才姗姗来迟。


沈清秋瞟了殿内一眼,落在岳清源身上的目光多停留了一秒,就无留恋地收回。岳清源刚要开口讲话,只听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


 


【岳清源皱了皱眉,心里想到:这么冷的天,小九怎么不多穿些衣服?】


 


岳清源刚要说山下妖怪作祟的事情就这么一下子噎在喉咙里,脸色忽青忽白,随即镇定下来,只听那声音又响起:


 


【尚清华一惊,拍桌而起,道:】


尚清华登时如同符合这个奇怪声音一般地拍了桌子:“卧槽,什么玩意儿?!”


【尚清华吓坏了,他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岳清源,想起来这个奇怪声音说的话,心说:掌门师兄怎老想着师弟呢。】


此时大殿里安静地针落可闻,尚清华觉得闯了祸,慢腾腾坐下,不敢多说一句。


【尚清华想到:完了,我好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被忽略的沈清秋握着扇子的手紧了紧,道:“这是......何方妖孽......”


岳清源忙答:“这声音好像能听见人的心声,大家快封了心神!”


此时那声音又出现:


【岳清源冷汗背后冒,心想:小九本来就不愿意自己叫他小九,如今可别又惹了他生气。】


岳清源愣了。


沈清秋疯了。


【沈清秋只觉得如坐针毡,特别想往岳清源身上掐一把,心说:没事乱想什么鬼玩意!,但是这不符合他温文尔雅翩翩君子的形象,愣是忍着没说。】


 


柳清歌瞟了两人一眼,此刻没挑衅沈清秋的心思,安静如鸡。


可惜那声音把他心思全部暴露出来:【柳清歌心想:掐一把?】 


 


这回轮到沈清秋脸色黑了,岳清源赶忙安抚:“小九!别冲动!别想别的事情!”


【岳清源心里一急:清秋师弟!别冲动!别想别的事情!】


沈清秋还未反应,那声音继续说:【尚清华憋得脸红,心里想到:掌门师兄话都说反了呀!】


 


尚清华是真的想死了。


齐清萋咽了咽口水,瓜子也不敢磕了,那声音又响起:


【沈清秋在心里骂娘,恨不得把岳清源祖宗十八代骂进去,心说:你怎让我丢这么大一个脸!脚下动作不安分,望着岳清源呆愣着的脸,就想踩下去!】


 


沈清秋把脚缩了回来。


 


此刻安静如刚死了人,【岳清源快恨死这声音了,之后怕是不知小九要多久消气,觉着怕是一连几个月都得不到对方一个眼神了!】


柳清歌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柳清歌心说:怪不得我和沈清秋那家伙对架,掌门师兄总是帮衬着这小人...看来......】


十一位峰主顿时嘴闭的紧紧的,沈清秋头上青筋爆出,说道:“柳清歌!”


岳清源也顾不上这声音了,气氛尖利起来,柳清歌毫不畏惧地与沈清秋对视,只听那声音继续道:


【柳清歌看着沈清秋那气愤的脸色,对自己的猜疑信了几分,心说:若是真没什么关系,何必这么快反驳!】


【沈清秋心说:柳清歌这挨千刀的,真想现在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岳清源的账之后再算!】


 


沈清秋觉着自己自刎算了。岳清源听到自己的名字,又是一愣,随即心有欣喜之意。


【岳清源松了一口气:即便是要打骂我,认小九打骂便是,只希望他能多理理我。】


沈清秋管不上柳清歌,拔出佩剑,想了又插了回去,怒道:“你能别叫小九了吗!”


【沈清秋本想拔了修雅指着岳清源,又想到二人早已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大庭广众仍要给掌门留着面子,便马上插了回去,但心里闷气,心想:私下总叫我小九说了也不听,现在这般让我如何立足,那尚清华还在这里,怕是明天所有人都以为你我有什么特殊关系了!】


 


【尚清华听了这声音,心想:也算知道的差不多了。】


沈清秋对尚清华没那么客气,拿着带着剑鞘的修雅直指尚清华:“你闭嘴!”


【尚清华很委屈:我本来就是闭嘴的!】


尚清华大气都不敢出,就怕沈清秋一个不开心把自己砍了。


 


【沈清秋觉着这地方实在诡异,只想速速离去,心里更埋怨岳清源,今天碰了这么多倒霉事情,还要被柳清歌这混蛋看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其他峰主们都十分安静,只是心里也有了猜测,众人不知这声音来源,也不知如何破解。】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声音其实是围绕岳清源,沈清秋二人展开的,二人只要相聚,方圆百米都会受到这声音的监视。】


 


沈清秋猛地冲出了门!如刮起一道残影,随即岳清源也慌忙跟随,两人便一齐出了殿门,往清静峰竹舍奔去!


【现在他们知道了。】


尚清华欲哭无泪:“用得着你说!”


 


那声音像是没了,应当的确追着二人离去了,剩下十名峰主面面相觑,然后各自闭嘴,偷偷摸摸地回了自己峰,顺便用映录玉简记了今日的事,可以后当饭后谈资了。


 


 


 


岳清源心中焦虑,这声音若不说还好,说出这原因,就被沈清秋得了不见他的理由,这可怎么好!


【岳清源一路奔跃,却又担心沈清秋生气,只是吊在后面跟随,心中欲哭无泪:小九可不要因为这事而不见我!以后哪还有说上一句话的机会!】


 


前方沈清秋咬牙喊道:“你说便说了!心里想着算什么!别跟我!”


【沈清秋只想甩掉岳清源,心中有了主意,要绕到后山开辟的一条竹林密道,于是马上转了脚步。】


沈清秋脚下一滑,岳清源也顾不得沈清秋生气了,马上上前搂住,沈清秋便整个人摔进了他怀里,两人直直摔下山,滚了好几圈,岳清源心急,二人都忘了护体,却马上反应过来把灵力渡在沈清秋身上形成一个保护膜,然后把他整个人搂起,不让对方被碎石伤到。


 


二人摔了山崖,岳清源勾了一枝丫停下,那旁白才继续说:


【岳清源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小九没事,下次可别这么不小心。】


沈清秋才反应过来,从他怀里挣出去,怒道:“不用你管!”


【话是这么说,沈清秋也难免心软一瞬,但马上强硬起来,挣扎着要离去,而他不知岳清源背上竟是被凌厉尖石割出一道伤口,而自己当时没有反应,只顾得保护沈清秋,如今疼得龇牙咧嘴还不敢表现,就怕小九面子薄,要生闷气了。】


 


沈清秋顿了脚步,那旁白紧跟说:


【沈清秋心里一酸,此时竟然是想到了以前和岳清源在一起时,岳清源也是如此保护自己,心中脱口一声七哥,话头又马上止住,摆出一副不在意的面孔,冷声道:】


 


“你跟来!我给你疗伤!”


 


岳清源听了声音只觉得喜悦,连忙起身,其实背后没那么严重,修真之人钢筋铁骨,怎么会怕碎石割出的伤口,只是这声音没说,他也希望能和小九多相处。


“小,小九!——”


“闭嘴!叫我师弟!”


“嗯!师弟!”


【岳清源嘴上应答,心里却不断叫着一声声“小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只希望这时间过得再慢一些,能多和小九在一起。】


 


 


沈清秋忍无可忍地憋了憋,腾身而起,岳清源也马上追上,那旁白就继续说:


 


 


【沈清秋只觉得面上羞臊,不想面对岳清源,怕对方看到自己通红的脸色,于是腾身而起,往竹舍跃去,心中想着:怎出了这神鬼玩意,岳七这家伙怕不是会笑话我!】


 


 


岳清源只觉得心中温暖满溢,仿佛见了曙光,追着沈清秋奔向竹舍,却忍不住一再靠近,沈清秋也难得不排斥,只是别了脸不见他,岳清源心知因为这声音戳破他心思,小九这是不好意思了,便体贴地不说话,任由黑灯瞎火的竹舍里,沈清秋毫无章法地给他抹药。


 


 


那旁白这次竟是带了点感情,欢喜道:


【借了这次机会,岳,沈二人关系缓和,之后怕是能解了沈清秋心结,此后心意相通并肩前行,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