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澳耀】他的月光很长

SUDENG布丁:

有些迟的中秋节贺文!!十分甜请放心食用>/////////<

 

————————————————————————

 

【他的月光很长】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王耀时常这么想着。

 

 

 

  他曾以为自己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

 

 

 

  他曾以为自己绝对无法做到一个人气定神闲地坐在偌大的圆桌旁吃晚饭,他曾以为自己一个人的夜晚将是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着无聊的电视剧然后就顺势睡着那样的无所事事,他曾以为以前养成的那些喜欢为别人瞎操心的毛病可能需要十分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改掉,他曾以为早已习惯欢声笑语的自己突然面对沉静下来的空气会感到窒息不已,他曾以为自己也许在中秋的时候再也无心看那轮月亮……

 

 

 

  他曾以为自己面对这份孤独的时候会更加的不知所措。

 

 

 

  但事实是,时间总是比人心更加残忍。

 

 

 

  不知过了多久,自己也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吃晚饭,也渐渐习惯了无事可做的夜,也渐渐明白了已经无人再需要自己的那些婆婆妈妈的关心,也开始跟随着平静无澜的空气一起沉溺,也喜欢上了在中秋买上两块月饼,提了一罐冰镇啤酒独自坐在阳台上看看月亮。

 

 

 

  月亮仍是没有变过呢。

 

 

 

  关于月亮的诗词很多,他最喜欢的一句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是后来又觉得,凡是象征着永恒的事物都也面临着永恒的孤独,而人的生命总是一瞬而逝。从这个角度来看就颇有几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觉了。但是不知为什么,人们不喜欢将这份孤独感加在月亮身上,便用那一岁一开的花徒徒担去了这份悲伤。

 

 

 

  王耀承认他是孤独的,但是他从不会去埋怨什么,亦不会自怨自艾。大概是疲累了,已经失去了再去为什么伤心的冲动。他有时候觉得这样挺可悲的,有时候却又庆幸着。

 

 

 

  是啊,他曾经是这么想的。

 

 

 

  “曾有过一段时间,我不愿再看月亮了。”

 

 

 

  那年中秋,他感受着肩头上被那人披上的毛毯的轻柔的力度,凉凉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王耀又喝了一口啤酒,目光落在远处被月光照的白亮亮的屋顶,九月末的夜风已经开始转凉,但是幸而那人及时的为他添了衣料,便也不觉得太冷。那人总是这么细心温柔,仿佛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般。

 

 

 

  那人的这种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王耀想到。

 

 

 

  “是么。”那人闻言并不急于询问,只是也拿了一罐冰啤坐在了旁边的藤椅上,“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望见的月亮,先生不是最喜欢?”

 

 

 

  “……”王耀垂下了眸光,手指缓缓摩擦着啤酒罐的外壳,上面凝了一层薄薄的水珠,“是啊,曾经很喜欢,但是我果然还是贪心的。”

 

 

 

  即使望着同一轮明月,也无法团聚。

 

 

 

  王濠镜微微转了转头,看了看王耀的侧脸,半晌却勾了嘴角,笑着应道。

 

 

 

  “是啊。”他顿了顿,声音比夜色还沉,“月光真是温柔又冷酷的。生命无法长久,相聚无法长久,幸福无法长久。但是啊……先生,”

 

 

 

  随着王濠镜突然顿住的声音,王耀突然感到了搭在椅背上的右手被轻轻地覆住了,一直缓缓吹拂过的风瞬间便被阻隔了,指尖在那人的手掌里开始回暖,一点一点,那种像是什么在复苏的感觉令他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看向王濠镜的侧脸,同时王濠镜也缓缓转过头,他便正好撞进了那人如黑夜一般沉静的黑瞳中,此刻流转着月亮柔软的光芒,令人心神一晃。

 

 

 

  “感情是可以长久的。因为这份长久,即使人逝去了也不会死去,分离了也总会重聚,悲伤了也不会绝望。那个时候,濠镜便是这么想着过来的。”

 

 

 

  他又转回头去,微微仰头继续望着那月亮,中间的颜色有些明明暗暗,继续说道。

 

 

 

  “所以,先生,不要怪罪月亮。您喜欢月亮,没办法讨厌。濠镜也喜欢月亮。”

 

 

 

  王濠镜这几句话说得很轻,像是要乘着风飞走了,王耀感受着手上的温度,并没有收回手,却收回了停留在那人脸上的目光,轻轻吐出了一口气,也笑了,开玩笑一般说道。

 

 

 

  “啊……为了你这份情,看来我是非喜欢月亮不可了。”

 

 

 

  “是的,先生。”王濠镜也笑了,也学着他先生的语气,故作正经地说道,语气却掩盖不住那满溢出来的笑意,“为了濠镜爱上月亮吧。”

 

 

 

  请爱上濠镜的月亮吧,先生,因为它有着长久的月光。

 

 

 

  自那以后又过了多少时日了呢?

 

 

 

  今年中秋节濠镜去外地出差,大概会回来的比较晚。王耀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散发着凉凉的静谧,窗帘未合实,月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铺了一地的银辉。阳台上立着如往常一般立着两只藤椅一张小几。

 

 

 

  王耀又一次感到了那种他曾以为不会再有的失落。他却为此而悄悄开心起来,像个傻瓜一般笑了笑,也不开灯,将公文包随意的扔在沙发上,扯下领带,脱下西装外套,解开了衬衫最上的几粒扣子,从冰箱里拿了一杯啤酒,拉开那映着自己身影的玻璃拉门,坐到了一只藤椅上,往后一仰,放松了身体。

 

 

 

  夜风还如那时候一样的有些凉,从他微敞的衬衣口渗了进去,指尖慢慢凉了。

 

 

 

  濠镜如若看见自己这般放纵大概又会斥责了吧,明明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王耀这么想着喝了一口啤酒,看了看月亮。

 

 

 

  他到哪里了呢?

 

 

 

  深夜十一点整,王濠镜提着深色的小巧的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风已经很凉了,他穿上了一件深色的风衣,没有系扣。为了能在今晚赶回来陪王耀过中秋,他刚开完会议便去赶飞机,旅途劳顿,身体已经有些乏了,他却像是未察觉一般又绕远去了一趟糕点店卖了月饼,去花店挑了花束,这才打车往家赶。

 

 

 

  他觉得自己此刻的样子定是极为滑稽的。深夜空无一人的街头只有一个个高高挺立的路灯为伴,几只飞虫在灯下飞来飞去,更显寥落。他却左手拿着行李和月饼,右手抱着一大捧花,独自一个人走在这长长的街道上,虽说并没有多少距离,但却仍是不太搭调的。

 

 

 

  打开家门的时候,王濠镜微微皱了皱眉,屋子里的温度有些凉。他抬眼一看便发现阳台的落地门大敞着,夜风吹进来的时候还撩了撩窗帘的垂摆。而那人则躺在窗台的藤椅上,睡着了。

 

 

 

  王濠镜心下一沉,轻轻地走过去,看了两眼桌上还未喝完的啤酒瓶子和那人歪着靠在椅背上的头,月光下更显恬静的面容,长长的眼睫落下的阴影。刚刚升上的怒火便又降了下去,叹了一口气,脱下外套给那人盖上。

 

 

 

  王耀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渐渐回暖,身上盖着一件深色的风衣锁住了温暖。怀中轻轻环着一大捧玫瑰,夜色中的红色别样艳丽,香气扑面而来。他突然心跳的就快了,送花这看似有些俗气的举动对于此刻的王耀来说仍然很是受用,他有些惊讶地微微转头,濠镜静静地坐在另一边的藤椅上,镜片下的眸色微凉,发已经被夜风吹的有些凌乱,身上仍穿着会议刚完时的西装,和自己一样也只是扯下了领带,一口一口的喝着啤酒,月光照在他拿着啤酒瓶的腕子上,皎白皎白,很是好看。

 

 

 

  “……你回来了。”王耀抱着那束玫瑰,直起身来。

 

 

 

  “先生,”王濠镜用眸光示意了下桌子上摆着的切成小块的月饼,“我买了月饼。”

 

 

 

  “……”王耀就势拿起一小块,尝了尝,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今年的月亮也很圆呢……”王濠镜突然说道。

 

 

 

  十二点十七分。

 

 

 

  中秋节已经过去了。

 

 

 

  月亮仍是很圆,很亮。

 

 

 

  “你说得对。”王耀并未答话,而是毫不相干的说了一句。

 

 

 

  “什么?”王濠镜有些微微的诧异,转过头看向王耀。

 

 

 

  王耀却并没有看向他,而是望着月亮笑得开心,眸中的光芒比月亮还甚,直直透过瞳孔灼进王濠镜心里,令他的下一句话都有些不真不切起来。

 

 

 

  “我果然还是无法讨厌月亮。”

 

 

 

  王濠镜闻言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凉凉的空气探入肺中却丝毫也无法降低他心中烫热的温度。

 

 

 

  “我大概是爱上月亮了。”

 

 

 

  总有些时刻无需言语,总有些夜晚月光朦胧。

 

 

 

  “嗯。”王濠镜轻声应道,“我也是。”

 

 

 

  他的月光很长。

 

 

 

  很长。

 

 

评论

热度(45)

  1. 久久长安苏灯布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