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米耀】兔子先生

柒玖六十三:

【米耀】兔子先生


也会有只想独自一人,呆在无人问津的角落偷偷哭泣的时候。


公园深处被层层灌木遮挡的空地,有一把被管理员遗忘的长椅。王耀坐在长椅上,不断用手帕拭去汹涌决堤的眼泪。他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但生理的哽咽却怎么也压制不住。


人形布偶就是这个时候闯入的。


王耀惊讶到忘了自己还在哭泣。朦胧的泪眼眨了眨,才分辨出视野里糊成一团的粉色是一个巨大的兔子布偶,七分滑稽,三分可爱,手中还牵着一堆花花绿绿的气球。


应该是公园里负责讨小孩子欢心的工作人员吧。


一人一布偶都没想到这里会出现其它人,皆是木然地愣在原地,互相瞪视了半天。


迟来的被人撞见的羞赧化成红霞飘到脸上,王耀急忙起身欲走,但粉色兔子更快一步。难以想象布偶装下的人在厚重的阻碍之下还能这么灵活,它几步上前用空闲的手握住王耀的手腕。


匆忙擦掉脸上来不及风干的泪珠,王耀转头勉强露出一个甚至不能算作是笑容的逞强微笑:


“我没事的。”


环绕手腕的手掌依然像是怕他跑掉了似的,紧紧握着没有松开的迹象。


不送抗拒地径直递到眼前的,是兔子先生的另一只抓满了系着气球的线头的手。


那只肉嘟嘟的手弹出一只食指。


“1?”王耀一愣,试图解读兔子先生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拿一个吗?”


点头点头。


王耀有些想笑:这是把他当作小孩子来哄了吧?而且只能拿一个……这只兔子还挺小气。


他感到一股暖流从心脏启程,将要顺着血管流向每一寸皮肤。


“谢谢你。”


小心翼翼地从它的手中取下一根线,从气球堆中扯出后,才发现气球上印着的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


有点……可爱……


似乎是流露出的好感被兔子先生捕捉到,兔子先生指指气球,又指指王耀,比了个心形,在空气中画了一个问号。


“嗯,我很喜欢。”


兔子先生满意了。


它将剩余的气球绑在长椅的扶手上,坐下,身边空出了一小半。他指了指王耀,示意地拍拍身边的空位。


这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啊……


王耀哭笑不得。事实上,在刚才一系列的变故中,他早已将刚才的悲伤情绪抛之脑后。


……然而拿人手短。看了一眼冲着自己傻笑的熊猫,王耀认命地坐了过去。


……


尴尬,很尴尬。


和粉红色的兔子并排坐着,因为玩偶的体积太大,王耀几乎是卡在了它和扶手中央。


局促地端坐,手掌放在膝盖上不安地握成拳。


谁来告诉他,现在应该说些什么?


偶尔偷窥一眼兔子,等待它做些什么缓解不知为何而紧张的气氛。然而对方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如果王耀的感觉没错,它的姿态很是僵硬,也许兔子先生也和自己一样尴尬。


难道两个人就要尴尬着直到地老天荒?


“咕——”


诡异的声响隔着闷厚的布料传出,如果不是错觉,大型布偶恍若雕塑一般静默的坐姿颤抖了一瞬,而后比之前更为僵直。


“咕咕咕——”


鞭炮般连串炸起,莫名地戳中了笑点,王耀没法再假装没听到,偏头用手背掩饰自己快要崩塌的笑意。


“噗呼……”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听到有一堆鸽子在耳边起飞,王耀笑得趴在扶手上,肩背一抖一抖。


……


兔子先生似乎生气了,王耀想要凑到它跟前,却被它各种扭头无视。


“对不起……”王耀讨好地戳戳布偶的肩膀,后者甩了下肩,明显还在闹别扭。


“咕……”


这回的响声来自王耀的肚子,两个人都听到了。


哭比想象中的还要消耗能量,王耀有些不好意思,但这是个好机会。


“我也让你嘲笑一次,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对方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粉色的兔子递过来一个包裹得好好的汉堡包。


“你是从哪里掏出来的……”王耀接过,惊讶地问道。


比起回答他的问题,兔子先生更像是在炫耀。它转向王耀,变戏法般地掏出一个汉堡,又掏出一个,然后红色的兔子眼睛令人发毛地盯着王耀。


……诶?


王耀看不懂这个注视。


重重地垂下头又抬起,似乎在表示无奈的叹息。兔子先生抓起王耀一只手,又抓起另一只,两掌相合——


啪啪。


如果真的有动漫中的黑线特效,王耀现在一定满脸都是。


……原来是要掌声啊。


……


各自解决完汉堡,兔子先生解开了扶手上的气球,指指自己,又指指外面。


“要回去工作了吗?”


兔子先生点点头。然而它却站着一直低头看着王耀,不准备离开的样子。


突然明白了它在担心什么。


“没关系的,我好多了。”


笑意舒展至眉梢,这回是发自内心的了。


兔子先生抬起手,温柔地抚摸着王耀的头发。一下,两下,传达着自己的安慰。


……又在把自己当作孩子哄了,职业病吗?


不过相当直接有效。


“真的太感谢你了。”


兔子先生收回手,向王耀展示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与手背,接着在王耀眼前的虚空中一抓。


王耀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到兔子先生手中躺着一颗牛奶糖。


将糖果塞到王耀的手中,兔子先生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


时间在一个人的发呆中度得飞快。


从晃神中苏醒,已然暮色近黄昏了。


虽说浪费了一天的时间,不过心绪最终得以平复。牵着手中的气球从藏身之处走出,跨进公园鹅卵石铺建的小路。


拐角的另一边传来细碎的鞋底与碎石的摩擦声听声音不止一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属于少年向成人转变的嗓音在发牢骚。


“这个天还穿这么厚的布偶装要热死啦!而且午休时间也短的要命,资产阶级压迫穷苦的人民啦!”


布偶?


太具辨识度的声线和脑海中的某个人重合。然而那个人是个无药可救的KY才对。


有了强烈的预感,咚咚咚的心跳声犹如密集的鼓点。


和迎面而来的两人在转角相遇。


“阿……尔?”


迟疑着,叫出那个名字。金发的少年身上还穿着厚厚的布偶装,兔子先生的头套被他取下,夹在胳膊与身体之间。


蔚蓝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愕,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王耀发现。


头一次见到绯红在少年的脸上蔓延,王耀觉得自己的脸也热的要命。


……有些……奇怪啊……


【fin】


我也不知道老王为什么哭……虽然不想他哭可是还是让他哭了……毕竟每个人难免都有伤心的时候找不到人下面给自己吃那就只能哭一哭了(我在讲什么……)


可能是因为春天到了,人容易多愁善感……


就这。


_(:з」∠)_


咦,突然发现自己的金钱里为什么老王总在哭……

评论

热度(130)

  1. 耀 华柒玖六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