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烟茶】Dear Yao

solarless:

战设,旧文补档,看过请无视,占TAG及刷屏致歉


背景主要参考伊战、部分海湾战争,烟茶组推广,斯科特·柯克兰x王耀,亚瑟·柯克兰→王耀(ry,信件体,考据化用非常多,如有bug也都请当做是剧情需要吧,以上


 


 


 


 


 


 


 


Dear Yao


 


 


Letter 0


Dear Yao,


 


请原谅我是如此迫不及待的写信给你。


 


我们已经顺利抵达了驻地,距离开始执行任务之前还有一段休整的时间,这着实让我不能不想起你。我承诺过会向你坦诚我的一切,就比如此时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这里的空气干燥的要命,看起来已经相当久没下过一滴雨,更没有河与海,而这些又免不了让我想起总是潮湿着的伦敦,日落时分的泰晤士河,和波光粼粼中的你。


 


我时常想起,并时常感谢那时的我,以及在你至今看来仍然相当鲁莽的纵身一跃,和你怔愣之下却依然不曾吝啬的微笑。我喜欢你那个掩饰着紧张与羞怯却又竭力保持镇定的样子,笨拙且可爱,和你初初映入我眼前时高雅又寂寥的样子大相径庭。


波光映衬下的你美好高洁如同神的使者,可唯独朝我蹲下身时彷如从云层间踏入凡尘。上帝啊,我是如此的仰慕你,我亲爱的耀。


在此之前我并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太过突然的情感往往也更易消散。费洛蒙的作用使人被蒙蔽双眼,荷尔蒙紧随其后迷惑心神,可这样过于轻率的情欲怎么能被如此轻易的加注以爱的名义?


我不愿以那样原始冲动的情感来描述我对你的眷恋和仰慕,然而事实上我确实打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再也没办法移开全部的目光和心神。我被你吸引,并深深沉沦。


至今我仍能毫不犹豫且发乎真心的向你告白,与你共度过的两个星期是我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最为快活的两个星期,连少时和幼弟一起被父亲带去河谷探险也完全不能与之相比。


我更加早已无数次回忆起我们一同走过的那些街道,和最为美好的你。你咬着糖果的嘴角,你抓着我袖口的手指,你阳光下飘逸的发梢,你笑起来时弯成一对月牙的眼睛,和你呼唤我时浅色的双唇。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美好到让我不能不想念。


我同样时常想起那些被你称赞过的建筑与历史,好笑于在此之前我从不认为它们也能与美好划等号,可自从你走了进来,它们就好像突然也变得温柔又浪漫起来。


你在塔桥的波光下为我念诵的十四行诗,你在威斯敏斯特的夕阳下给予我的拥抱,你在泰晤士河道的游船上低声哼唱给我的歌谣,你在博物馆的角落里顽皮又引诱的勾住我的手指,和你在大本钟敲响时的烟火下偎在我胸口前的告白。


抱歉,我当时急不可耐的吻了你,而没能坚持到带你再去一次伦敦眼的时候。答应我,亲爱的耀,等到下次我休假回去,请让我有机会再重来一次。


 


我亲爱的耀,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不知你此时在伦敦是否一切安好,今天的夜晚是个满月,这又让我想起你曾与我说起过的中国神话。当然,最多的还是你。


月亮还要再圆几次,我才能再次见到你呢?


希望你那个总是醉酒的邻居已经搬走了、否则我很愿意再揍他一顿,还希望你楼下那只小可怜也已经有了更好的去处,更希望你已经买到了你想要的中式餐具与厨具、这样等到下次见面我便可以真正尝到你引以为傲的手艺。


最衷心的希望,还是你能顺利拿到你的入学通知,那便意味着我们在未来还会有很多个可以沿着泰晤士河散步的周末,到那时,我愿意并无比希望每时每刻牵着你的手亲吻。


可我想我只能暂时先写到这里了,不然也许我会越来越想念你。


 


那么再次祝你的一切顺利,并由衷的期待你的回信。


 


Sincerely Yours


Scott Kirkland


 


 


 


Letter 3


Dear Yao,


 


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而这也将是我很长一段时间内赖以生存的精神食粮。


 


对于之前延迟的信件我感到很抱歉,我们已经被派出执行任务,所以不方便的是,我不再拥有完整的时间来专心的写信给你。这很遗憾,但我仍然会在所有空闲的时间想你。


更不方便的是,我们不能使用当地的邮局,另外这里也没有网络,因此我们的信件只能通过航空邮件寄出,所以恳请你更加耐心一点,我的信件寄到你那里总要面对各种关卡。


而且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要到很多地方,所以之后的信件也许常常会晚,更可能的是收信的次序和写信的次序也不会一致。所以往后我会在给你的信上标明次序,这样你就能知道哪一封信是先写的,如果你也愿意为我标明你回信的次序,那就再好不过了。


每一个收到你的来信的日子都是美好的纪念日,虽然没有来信的日子会让我有些寂寞,但我仍然知道,你也会如我想念你一般想念着我,而我也还惦念着再次收到你的来信。


 


以及,虽然有些晚了,不过还是恭喜你拿到录取通知,不知道你是否有希望我带给你的礼物?没能在你身边陪你一起庆祝并参加你的入学仪式让我有些遗憾,但我想我很愿意到时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邀请我呢?我可亲可爱,又聪明无比的耀。


当然如果你的下次来信中能同我说说你的学院生活就更好了,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你是否一切都好,也同样希望你能在美妙的求学生活中抽出一些想念给我。我真小气,是吗?


我也很想与你分享我的生活,但是很抱歉我不能,纪律不允许我透露我所在的地方,更无法向你全部讲述这里发生的一切。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的一切都好,除了隔壁的兄弟晚上睡觉的时候呼声太大还说梦话,并且有一双让人难以忍受的臭脚之外。


而就在刚刚我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感谢上帝,世界终于安静了。


 


哦好吧,其实他人不错,不用执勤的时候我们总是会聚在一起打球或者打牌,偶尔也会打打拳击或者拼拼酒。他是个大个子,脑子比较一根筋,也因此逗弄起来会很好玩。


我们似乎并没有一起打过牌?那你往后可要小心了,我常常是那个赢家,营里很多小子被我赢到只剩内裤,不过我想你也不会想看他们穿着四角裤拔腿毛的样子,虽然真的很好笑。


这里能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脱到赤身裸体出去跑圈也不是没有过。不过最可爱的是隔壁组的小雀斑曾输给我的一张他女友的照片,是个看上去有些娇弱的小女孩,笑得很羞涩。我当然不会就这么剥夺了那可怜的小家伙的命根子,玩闹过之后也有好好的还回去。


只是突然想起,我还没有一张你的照片可以贴身带着,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是否可以在下次的来信中附上一张你的近照给我呢?


 


亲爱的耀,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Yours Truly


Scott K


 


 


 


Letter 17


Dear Yao,


 


抱歉这次的信件有些迟了,但愿你没有因此生我的气。


 


我答应过你会向你汇报我的一切近况,所以我并不想隐瞒。事实上我确实受了点小伤,不过别担心,已经不影响活动了,它伤在我的右上臂,所以我的字迹可能会有些凌乱。


好消息是我们被派遣到了新的地方,至于什么地方我还是不能说,而坏消息是新的地方让我开始怀念起原来的地方。这里更为靠近内陆,每天都是无尽的风沙和难熬的燥热。


好在需要出勤的任务并算不上频繁,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在无所事事的巡逻。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好像是每时每刻都是平静无波的,路边的商贩、来往的行人、打闹的孩子,一切一切都那么自然。唯独我们全副武装并警戒着,驾驶着步兵战车穿梭其中。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起这些会有些奇怪,也许我只是太想你。


 


好了,让我们来换个话题吧,亲爱的耀,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别人大概很难想象我亲爱的柯克兰先生在来信上居然是这样一个优雅而又文质彬彬的形象”?


宝贝儿,柯克兰家的男人向来都是绅士,所以我可不觉得写上满满一整页“我想亲吻你直到窒息”或者“我想操你想得老二发疼”这样的话会合乎礼节,你觉得呢?虽然我确实想过,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并不想收到一张皱皱巴巴还带着奇怪味道和痕迹的信纸,对吗?


所以别这么肆无忌惮的撩我,我的宝贝。总有一天你会见识到我的厉害,你还远远不知道你的柯克兰先生可以粗鲁放肆到什么地步。


 


哦好吧,这是个玩笑,你会希望我是那个更野蛮的我吗?


老实讲你又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也许从前我更多的认为你是个乖巧又可爱的小家伙,温柔且细心,聪明还狡黠;但我现在觉得你更是个骨子里就耐不住平淡的小疯子,我会是你的新挑战吗?喔,那我还真是希望我对你的吸引力能持续更长的时间,嗯?


说起这个,我还真是对你的时间表抱有了不小的担忧,但愿让你抽出时间给我回信并不是那么过于困难的事,也希望一切能如你所说,只是刚刚开始了新学期所以才需要适应。


不过我更希望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能够分享给我知道,虽然突然说起也许会有些唐突,但我想也许在我下次回国的时候,你会想和我一起见见我的家人?这样至少在我不在国内的时候,有人能够帮我照看你。


当然这并不是小看或者想要干涉你的意思,只是,我想你会懂我的,是吗?


 


我实在是想念你,想得老二都疼。


 


Truly


Sct K


 


 


 


Letter 29


Dear Yao,


 


也许休假真的会让人变得软弱,我从与你告别起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首先抱歉,最近也一样没有完整的时间写信给你。我们又一次开始转移,仍然是不能说的地方,但我想聪明如你大概也猜得到,就别太为我担心,我会为所有爱我的人保重自己。


还记得你一一细数过的我身上的“勋章”吗?我会努力控制不让它们变得更多,至少如你所说要优先保护好我的一张脸,毕竟这是除了我的嘴之外,你最喜欢的部分。


今天上午我们才从任务地结束返程,而直到昨天晚上我还睡在一片沙漠里,那里太空旷,夜晚的月亮也就格外的圆。我又想起你教我的中文汉字,“团圆”,是这么写的吗?


还有,你教我说过的那句诗是什么来着?好吧,虽然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就是那句,让我想想,在辽阔无边的大海上升起的一轮圆月总会让人想起远在天涯的亲友,所以也许此时此刻的你也该是望着这同样的美好月色,如我想念着你一样想念我。


这里当然没有大海,且睡在沙漠里的滋味也同样并不是很好,即使我仍然可以徒手生火,但这里并没有你美味的烤鱼片和嫩牛肉,也没有妈妈的约克夏布丁。只有没完没了的罐头和压缩饼干,那味道吃起来大概也就仅仅比亚蒂的司康饼好一点点。


也许我不该提这个,不过想起亚蒂的司康之后我好像突然就没那么饿了,真是我最棒的弟弟,嗯?为他鼓掌。


 


对了,说到亚蒂,我差点忘记说了,与你的信件一起寄到的还有来自我母亲的信。我亲爱的老妈在信中对我说,她想要我转告你,她十分欢迎你在空闲的时间能再到我们家做客,因为她真心觉得比起她两个没用的亲生儿子,还是你更贴心又可爱得多。


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的家人是否只是因为我的存在而刻意对你保持礼节,别太紧张了我亲爱的,他们都很喜欢你,与我一样发自真心。


尤其是我的父亲,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可我看得出他也很欣赏你,毕竟我是他的儿子。所以就请你原谅这个脾气有点古怪还死要面子的老绅士吧,然后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试着稍稍“讨好”他一下,毕竟于你的专业及方向,他应该还是能帮上你不少的。


最后是亚蒂那个小混蛋,老天啊,我真想告诉你,如果下次他再跟你没大没小的话,你大可以直接跟他说,“小弟弟,滚回去操你自己吧”,你觉得呢?


哦好吧这是个玩笑,不过你要知道,叛逆期的小男孩差不多都是这样,可能我当年也没比他可爱到哪去,而亚蒂正巧别扭起来又比别人家的孩子还要更欠揍一些。


所以对于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我的建议是你最好找个我父母都不在、或者他们都愿意装作看不见的时候,好好揍他一顿,然后也许他就会也像我一样对你刮目相看的。


我亲爱的耀,我十分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当然,我最想说的还是,我真的很开心你们能相处得如此愉快,同时无比希望着,你也能在未来成为我的家人之一。


 


All the best


Scott


 


 


 


Letter 35


Dear Yao,


 


每次收到你的来信,都是我干涸的生命中普降雨水之时。


 


是的,亲爱的,就正如字面意思所说,我们新近驻扎的地方今天下雨了。


这实在是个太不可能的惊喜,几乎驻地里所有还在休整的人都冲了出去,就好像终于有了值得狂欢的理由。一个个老大不小的男人们在一场并不怎么大的雨里和泥里打滚,这场景确实有些滑稽,哦甚至还有人在当街洗鸟。操他的,真够衰的,这帮怂货。


不过他们最后都被命令冒着雨去外围加固战壕了,真想向他们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更可笑的应该是同样驻扎在我们附近的美军陆战队,据说那帮大兵们本打算顶着雨来一场久违的橄榄球,可却因为笑的声音太大而被一起踢了出去垒沙袋,甚至还被命令一边笑一边作业,声音不够大就别回来。


虽然并不确定是否确有其事,但那种悲惨又狼狈的笑声着实持续了整个下午。


而我,你亲爱的柯克兰先生,之所以没有疯到和他们一起出去丢人现眼,也许还要归功于你。还记得上次你来我们家时的那个晚上吧,也是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我们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院子里的烤肉架和食物,最后看着彼此的狼狈一起大笑出声。接着我就吻了你。


从那想必所有的雨都会让我想起你,而此时的我也真是怀念伦敦的多雨。


 


好吧,最近的调动有些频繁,所以其实我能写信给你的时间又更加的不确定了。也许这也是我总是会想起你的原因,总觉得有很多话想说给你,以此才能告解我空洞的灵魂。


我是不是应该先告诉你我爱你?如此真切又忠诚的爱着你。还是更应该先告诉你,每次想到你也是同样恳切的爱着我的时候,我都会无比的感谢上天能让我认识你?


我还记得你同样说过,你也是个不曾相信会有一见钟情的人,但你仍然坚持,仅仅只是认识我两个星期,你就敢于确定我们就是命中注定了要在一起。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能听到这些的我是有多么的幸运,而这也恰好同样是我想说给你的,命中注定我会如此爱你。


我真想此时就能握住你的双手,拥抱你的身体,亲吻你的额头,抚摸你的长发,然后看着你朝着我慢慢的弯起眼睛微笑起来,即使让我看一辈子也不会腻。


所以不要怕,我亲爱的耀,不要去想那些会让你感到痛苦与焦虑的事情。是的,你总要看看电视或者读读报纸,但是不要过分为我担心,我还好好的活着,并期待着与你的重聚。


或者我想你会愿意暂时住到我家里?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会让你感到如此的恐惧,那么你也许会想要有什么人作伴?


我母亲最近的来信上也有提到过,亚蒂似乎有意向考到你的学校去。我就说他会对你改观的,你当然也会是个很好的努力目标,我还私心希望你也许会愿意抽些时间来为他做些补习或者辅导。毕竟如果想起我让你觉得不愉快了,还可以把我的弟弟当成是我去收拾。


 


我也希望并祈祷着我能很快再次见到你。


 


Take care


Sct


 


 


 


Letter 51


Dear Yao,


 


真对不起,这封信迟到了太久了,老实说我的手到现在还不怎么听使唤。


 


是的宝贝,真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像答应过你的那样保护好自己,也许下次回去你再看到我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又多出了两个窟窿,你是不是会因此嫌弃我呢?


我真的有太多话想告诉你,却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能。


我一直在隐瞒你,调动在此之前就已经开始变得频繁,气氛同样越来越紧张,我想这些即使我不说你也会在各种新闻中看到。可也许我越是回避这些问题,反而让你越发的不安。


前几封信是我不对,是我太过于看轻你了,我亲爱的耀是个坚强的人,他不需要我像呵护着一个什么易碎的瓷娃娃一样诸多隐瞒。如你所说,这是对你的不信任,是我错了。


所以我真心的请求你的原谅,是我配不上你的坦诚和坚定。


 


你说得对,也许一直以来都在焦虑的其实是我。就在我们的驻地周围,各派系之间的武装仍然冲突不断,有时会波及到我们,更多的时候则是针对我们而来。我们必须保持24小时的神经紧绷与警惕,不然随时有可能被突然冒出的子弹了结掉。


我能感觉到我们的驻军还在增加,但情况似乎并没有任何可见的好转,甚至只是增加了更多的靶子。我无法对这场看似很突然的战争的性质予以置评,毕竟我也身在其中,可我确实在愈发漫无边际的对抗中对此感到疲惫与抗拒。


我身边的同伴们也一样,精神的高度紧张和随后的松懈间造成的空洞确实就快要逼疯很多人。他们中的很多都会变得暴躁且敏感,有的开始抗拒踏出驻地,也有的变得渴望交火,更多的会莫名突然大喊大叫起来,然后与左右的随便谁都好、大打出手。


我要向你坦诚,我亲爱的耀,我当然也参与过那些好像莫名其妙的斗殴,它们有时的确可以帮助人放空大脑,而有时则也会让我想起我的少年。


还记得你曾问过为什么街角那家餐厅老板每次见到我都好像很怕我的样子,他怕的只是从前那个我。我也有过一段不良的过往,我曾以为在我开始服役之后它们就都死了,可居然还是会在某些时候突然跳出来。


每当这些时候,我总会忍不住想起你,也只有想念着你,才能让我平静下来。


 


是的,我还是要说,情况确实变得更糟糕起来了,而新闻上当然不会提起这些。


就在不久前,我们的一辆军车被路边的武装分子袭击,车尾部的一个小男孩当场阵亡,我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在肩膀上开了两个洞。那孩子才19岁,还没有亚蒂大,你能想象吗?


我还记得和他的最后一句对话,他跟我说他的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今年刚刚14岁。而就在不到十分钟之后,他便永远也回不去再见他的妹妹。


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直面战友的死亡,可唯独这一次让我开始感到绝望。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我们又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呢?


我不知道你能否想象到那样的场景,爆炸带来的燃烧与其产生的高温使身处其中的人体瞬间碳化,还维持着临死前最后一刻的样子凝固成一具一具枯黑的骷髅骨骼。


被点燃的油井会喷发出同样黑色的原油,就像是在下着一场巨额的石油雨,而我的同伴笑着说,你看这是地球在流血。我们甚至还要戴好防毒面具才敢走进去,因为我们不知道其中是否还燃烧着某种神经类毒气。


你大概也没法想象本该一片土黄色的沙漠被原油覆盖着燃烧的场景,黑色的油砂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深处,与渐渐暗下去的天色相接。


于是你的视线里就只能剩下不断燃烧着的油井,和其中喷发出的火焰与浓烟,或者还有那些高温下变得焦糊的人体或者动物骨骼,以及同样被烧焦后以至残破到无法辨别原样的各类设置,其上断裂的电线和电塔还在劈啪作响。


最后天地之间就只剩下漆黑的夜色与油砂,与红黄相应的火光,其中每一样都可以轻易的吞噬掉我们的生命。简直如同末日的火山喷发,又如同上帝降罪于世人。


我多想亲口向你承认我在那一刻的所感受到的恐惧和绝望,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把这里发生的哪怕任何一件事、和我脑子里任何一点消极情绪讲给你听,至少在现在还不能。


或者说,即使,如果,我讲了,那么这封信也就不可能会被寄到你的手里了。


 


真对不起,但希望我的下一封信能顺利的寄出去给你,我亲爱的耀。


 


Lots of love


Scott


 


 


 


Letter 72


Dear Yao,


 


虽然我并不想在一开头就道歉,但我仍然要向你说对不起。也许是因为我们的驻扎营地一直在变的缘故,这让我们的信件中间好像断了些编号,让你为我担心了,真对不起。


我仍然还要说,我亲爱的耀,我很好,只是依然日日夜夜的想念着你。


 


我们最近换到的驻扎地是在一片相对较为安稳的地区,不远处甚至还有着当地居民的集市,补给也足够充足。因此除了我不能时常洗澡之外,比起之前的沙漠的确好太多了。


这里也是附近的驻军最为集中的地区,所以时常会有其他国家的友军队伍进驻,别的不说,至少打球和打牌的时候我们终于不用再内战了,而是统一对外“抗敌”。


且由于驻军相对更多,所以我们的轮值也不像之前那样紧张了,也因此我才有更多的时间写信给你。不过很可惜在下笔的时候,我满脑子就只剩下一句,我是如此的想念你,想念到每一块骨头都在疼,我亲爱的耀。


希望你别笑我,亲爱的,认识你并爱上你之后至今的近两年时间里,我的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在止不住的想念你。我想你不仅让我如同病入膏肓一样爱上你,更同时让我了解到爱的含义,就好像每次看到天空上的满月,我都会第一时间想起你。


我会想起我们共度的一切,我仍然会想念起我第一次向你搭话的那个下午,我的手里拿着你的背包,头上蠢兮兮的滴着水,却还在故作潇洒的想要帅气的转身离去。但是你叫住了我,就在那一瞬间,我好像也听见了绑在我的心脏上的那根弦被悄然拉紧的声音。


我当然还记得我与你第一次约会,好吧,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称那是一个约会。那感觉仿佛我们已经认识多年,我本能的相信,你就是我的另一半。


我也记得我们第一次拥有彼此的那个夜晚,我永远会为自己能与你分享所有我的一切而感到高兴,就好像我们终于连灵魂也都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算算时间,等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新的学期就又要开始了,提前预祝你接下来的学业也都一切顺利,没有那些太过于古板又刁钻的老学究刻意为难。


顺便一提你的课表实在满的惊人,我猜接下来你会有点辛苦,希望与我的联系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也希望你能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好吗?


而既然提起大学,那我同时也要恭喜你又多了一个难缠的学弟,嗯?妈妈告诉我,亚蒂也很顺利的被录取了。虽然与你并不是同一门专业,但你于他也算半个导师了,就千万别对他手下留情,那小子臭屁的很,多打击打击他才能更加茁壮成长,你说呢?


妈妈还告诉我你最近常到我们家去,你现在就住在我的房间里是吗?真想让你再寄一张你躺在我床上的照片过来,这样在某些想你想得无法入睡的晚上,我还可以更顺利的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哦好了,这是也个玩笑,当然我还是想说如果你愿意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


且我由衷感谢你对我们一家人的照顾,不过看起来你们已经相处的足够好了,妈妈又实在是很偏向你,我都嫉妒了。


 


你仍然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就很快了,很快我就会再一次回去见你了。


 


Looking forward


Scott


 


 


 


Letter 96


Dear Yao,


 


探亲总会让人变得软弱,而我终于不得不承认我开始变得愈发想要逃离这里。


 


我亲爱的耀,与你的会面仿佛还在昨天。


我本以为那样短短的相聚将会是我往后的一年中需要不断被拿出来的最为美好的回忆,当然它确实是的,只不过也许过于饮鸩止渴了。


想念你仍然是我竭力保持冷静的方法,只是在这样的地方,想要保持冷静还是困难了点。队长总会告诉我们,你们要么学会习惯并接受这里就是这样草木皆兵的战场,与其逃避不如加入去享受,要么就只能凄惶的死在不一定什么时候的不知道哪里。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停的擦枪,以及打飞机,或者重读那些来自于妻子或者女友的“Dear John”,然后接着打飞机,继续擦枪,拆掉随便手边的什么东西,再组装起来。


甚至有人开设了斗蝎子的赌局,这也许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仅剩的新鲜玩意儿。粗糙而又干枯的生活就这样周而复始,好像漫无尽头,可又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


 


我想你大概还会记得我很久之前与你提过的那个比较大型的驻扎地区,我们又一次回到了这里。这里仍然热闹着,但又与之前不同,热闹着,同时也可怕着。


我知道也许新闻里已经开始报道关于人体炸龘弹的消息,就在上一封信里,我还在向你保证着,我说我们不会遇到那样的处境与袭击。但很抱歉,是我向你说谎了。


我们从上个月就已经开始和美军的拆龘弹部队协同合作,就在第二次作为外围警戒的时候,我亲眼看见进入场地中心的拆弹人员被炸身亡,第一层外围警戒一人重伤,另三人轻伤。引爆龘炸龘弹的可能是警戒范围300米内的任何一人,甚至只需要一部旧式手机。


也许我可以说出,“就地击杀所有我们看得到的、拿着任何通信设施的人,以防万一”这样的话,但我仍然不能保证即使击杀这些所有可见的目标,那些炸龘弹就能够不被引龘爆。


更有可能是这样的话我永远也说不出,我并没有那样的权力与资格,既无法争取到自己的生命,也就更无法挽救别人的。


 


我仍然时常会想,我们是什么呢?真的就如我们所认为并被告知的那样,是来到这里拯救一切的“自由与民主的使者”吗?还是另外一群引起更大的暴力与动乱的元凶呢?


而我们的敌人又究竟是谁呢?是那些仍然处在冲突之中的武装派别吗?还是在这片土地上随便任何一个路过我们身边的普通平民呢?我们到底在要为何、又与谁而战呢?


我在两年多以前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甚至收到过来自路边孩子的鲜花;可如今我们的越野车上却写着“保持车距100米,否则开枪射击”的标语,而即使这样也还会被扔石头。


在两年多以前,我同样甚至与驻地附近的男孩们一起踢球;但如今我却看见我的同伴们被同样年纪的孩子绑着炸龘弹龘炸得面目全非,活下来的他们也无法不对身边另外的陌生孩子暴力相向,他们彼此都向对方吼叫着“去死吧”,而根本没人能让这些停止。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还能做什么,这里是一滩漫无边际的泥沼,所有人,任何人,仿佛只是想要尽可能的活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并且耗尽所有运气了。


 


我的身边仍然时常会有人死去,有时是我的战友,有时也会是些当地人。就在两天前,我在协同警戒的一次出勤中又一次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炸成碎片。


据接应我们的先头部队称,他是自己站在广场中央朝着美军的步兵车打出白旗求救的。我们到场时,仍能听到翻译正在向拆弹组的人员解释,他说他是被迫着才绑上了一身炸龘药,他还有妻子和儿女,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他想回家,他想有人能救救他。


可没有人。拆龘弹组做过尝试,但那颗炸龘弹仍然爆龘炸了。拆弹员在撤离的时候负了轻伤,处在爆炸中心的男人却只留下了破碎的肢体,就这么死了。


我没法停止想象,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这样碎成一块一块,我想我就快要疯了。我疯狂的想要离开这里,更为疯狂的想要回到你的身边。我发了疯一般想念那些潮湿的亲吻,和你温柔的拥抱。


 


但是我没办法告诉你这一切,所以对不起,看来你又要再次丢失一封信了。


我仍然无比渴望着与你的再次相逢,也许只有到了那时,我才能真正的忘记这些挥之不去的浓烟与火焰。


 


Be well


S.K


 


 


 


Letter 104


Dear Yao,


 


十分抱歉又要在开头就向你道歉,看来你是又一次漏掉了我的信。不过别怕,我亲爱的,我仍然完好的活着,没有缺一只胳膊,更没有少一条腿,也没有在脸上留疤。


 


我仍然时常拿出你寄来的信件一遍又一遍的阅读,仿佛这样就能听到你在我的耳边把你身边发生的事一件件讲述。我更感谢于你的贴心,我的宝贝,你穿正装的样子真是太辣了,只是看着你寄来的照片就让我硬的发疼了,这让我真是格外的想念你,更想操你。


虽然我想现在就开始实习可能的确稍稍早了一点,但是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我只是会担心你会不会太辛苦,又太忙碌。


好吧我亲爱的宝贝,我想我也许知道你为什么会希望如此忙碌,而我也感谢你并没说出来,但这仍然会让我心疼,又让我更加的想要马上回到你身边。


妈妈的信也在同一时间一起到了,我看得出她也同样为我担忧着。我很抱歉让你们为我如此焦心,却也同样很感激你在这个时候仍然愿意陪伴我的生命,并与我的家人一起分担。


你会愿意拥抱我的母亲并且安慰她我在前方一切都还好,你也会愿意陪伴我的父亲下棋还能偶尔耍个小聪明逗他也笑,你甚至愿意跨了专业去关心亚蒂的学业与成绩。你现在还在做的已经远远比我曾经做过的都还要更好了,这叫我要怎么爱你才能够呢?


我是那么的想要温柔的拥抱你,即使再深情款款的文字也没法取代这个,我更加想要无比狂热的亲吻你,可这些也是生硬且失真的电话录音没法替代的。


每个想念你的时刻,就好像一切都在变得美好,可却也是在每个想念起你,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我并不能陪在你身边时,心疼到难以忍受。


那无数个让你担惊受怕的白天与夜晚,你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每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总会感叹于我到底何德何能,但又无比感谢上天,那个让你爱上的人是我。


 


好吧,也许我不该再提那些了,就让我们来说点别的如何?


老实说我已经开始想象我们日后的生活,等到再下一次的休假,我就可以退役了,而你也很快就要毕业。如果你想要继续你的学业也未尝不可,我倒是很期待并且相当愿意搬过去与你住在一起,你意下如何呢?


或者你会想开始留伦敦工作?也许我父亲的建议你还是有在考虑的?那么我想你应该还留着我的公寓的钥匙?你会想换一间更大一点的房子吗?你会想养一条狗吗?


每当想起这些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吧我知道这样子挺傻的,但是你美好到让我心甘情愿做一个傻子,我真想做一个全世界都只有你的傻子。


呃,我是说,就这样说出来是不是挺像是在求婚的?


当然它并不是,不,我是说一个求婚当然应该更正式一点,也许你会喜欢我穿着燕尾服的样子?或者你更喜欢我穿着军装?或者是什么?哦不、苏格兰短裙就别想了,好吗?


不不不,我是说,你会想要一个求婚吗?一个只属于我和你的求婚仪式怎么样?我无比的想要你能成为我的家人,与我一起走完剩下的人生。


哦拜托了,说你愿意吧,好吗?


 


你会愿意的,是吗?


 


Love


S


 


 


 


Letter 107


Dear Yao,


 


真高兴又一次收到你的来信,让我亲吻你吧,我亲爱的。


 


最近仍然没有什么完整的时间专心写信给你,我也只能断断续续的留下些随便的话给你,这副样子还蒙你不弃,真是让我无比的感谢上天,嗯?


好了我的宝贝,我忍不住又要夸赞你的能干了,看起来你已经把我们的公寓装饰一新了,这些照片真美,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拥抱你了。妈妈也来信了,得知你们的近况一切都好是让我能感到安心、也是最棒的消息了,希望你们也会同样期待着我的归期。


不过说起你的父母,哦天啊亲爱的,这个真的比起拆弹还叫我紧张了,我是说,我怎么也不能在婚礼上才第一次与你的父母相见。也许我更应该在回国之后陪你首先一同去往中国见见他们?这真是,哦,我会被你的弟弟暴打一顿吗?哈哈,我真是笑得像个傻子。


我也真是每天都在想念着能够拥抱到你的那时,


 


 


 


 


 


 


 


 


 


 


 


 


 


 


 


 


 


 


Letter 108


Dear Yao,


 


抱歉,请原谅我只能用这种方式与你联络。


 


我们都很为你担心,耀。


你一直不肯接我们的电话,也不曾回复任何一封邮件,甚至也并不住在原来的公寓里,连专业课也全部旷掉了。所以我只能把这封信留在这里,寄望于你可能会看到。


我知道你也不会希望我报警的,是吧?但我也会有没有办法的时候。我快疯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请求你的出现,请告诉我你会很坚强。


我们更希望你能回到我们中间来,至少我们可以一起承担。我更恳请你不要做傻事,如果连你也有个什么万一,这同样也是我的父母所无法承受的。


斯科特的遗物已经在昨天早晨全部寄到了,我帮他整理过一遍,其中有不少署名写着给你、但却并没被寄出的信。我想也许你会愿意回来打开它们看看,毕竟它们永远都属于你。


 


等待着你的回电。


 


Sincerely


Arthur Kirkland


 


 


 


 


 


FIN


 


 


 



评论

热度(101)

  1. 久久长安沈空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