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海滨咖啡馆-1

小白:

短小脑洞


 


—————————————


阿尔弗雷德注意到那个长发的男生,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十……十几次来了?大概是每天都来。


 


这家咖啡馆坐落在海边,每到夏天总会有很多国内外的游客来到这里游玩,但并没有像他那样将整个夏天耗在这里的人。


 


他每次来头发总是湿答答的,眼里也是,正当人以为他浑身湿透的时候,细心一看却没有,只不过是衣衫不整——衣服根本就不合身,每一次都是穿着不同尺码的衣服。


 


啊他又来了……他鬼鬼祟祟地四周看了下,拿起桌面上的小盐樽迅速地倒在自己冷饮的奶霜上,动作很小但每摇一次都很用力,恨不得将所有的盐都倒到大杯里边一样。盐粒在奶霜上融掉就像在雪白的泥土上开出湿淋淋的花。


 


然后他满足地开始大快朵颐了……


 


他以为没有人见到的一切被自己全部收归眼底,该说他是大意还是傻呢……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偷偷笑了一下。长期有意无意”偷窥”这位顾客的举动已经成了习惯,他手撑着脸颊,冷气就在头顶呼呼呼地吹,吹吧,把一切的烦人的热风吹散,把那个人的头发也吹干吧。


 


他拿起遥控器将冷气风量调到最大,那位顾客头顶正对着那个破破烂烂有点失灵出风口忽然像刮起大风一样,把他的长发全部吹到脸上,害得正在喝冷饮的他疯狂用手拨下又疯狂吐舌头。


 


“噗……”


 


始作俑者藏起遥控器,对自己偷偷摸摸的恶作剧很是满意。


 


阿尔弗雷德已经是第三年的夏天到这家咖啡馆做兼职了,作为帮补可怜的私房钱,虽然无聊但也算轻松,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神神秘秘又极其令人觉得滑稽的顾客。


 


往常咖啡馆到傍晚就开始打烊了,海边也不许游客停留,但是这家店的法国烦人老板很有想法,企图、不,打算在这个夏天将咖啡馆改造一番,好让晚上也能正常营业,只是不再以饮品和咖啡为主。


 


“啊,你想想,在这么浪漫的夏夜,有海风,一家咖啡厅,有红酒,还有慢舞……”弗朗西斯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中,今晚是这个计划实行的第一晚,他还不知有没有客人会来。


 


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向他摊出手:”我的工资。”


 


“什么?你现在就要走?”


 


阿尔弗雷德一边点头一边将围裙解下。


 


“不行,今晚你必须和我一齐见证这个重要的时刻,这可是第一晚!”弗朗西斯一手拍到阿尔弗雷德的空掌上。


 


忽然外边电闪雷鸣,海边的工作人员纷纷开始赶人,店里的顾客也相继开始离开。


 


“你还真是选了个好日子,连台风都来帮你助兴,”阿尔弗雷德有点绝望,暴雨一下就跟乌云覆盖了整片海滩,说下就下,”这么大雨,我也暂时走不了,好吧,你记得计工时。”


 


弗朗西斯痛哭出师不利,这个地方很好,什么都好,就是台风不好。


 


阿尔弗雷德从新把围裙穿上,店里的人已经走光了,但那个人还在。他仍然是穿着不合码的衣服,没有背包也没有什么随身物品……他在弗朗西斯面前掏空了口袋,拿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然后吞吞吐吐地问,”这些够吗?”


 


声音真好听。


 


弗朗西斯以一种可怜地眼神看着他,犹如对方是个潦倒的流浪汉一样。


 


他又很慎重地向弗朗西斯鞠了几个躬,十分抱歉的样子。


 


“他走啦?”阿尔弗雷德在收银台清点账目,拿过弗朗西斯手里的钱,确实不太够,但也并没欠很多,估计是弗朗西斯看在是常客的份上就算了。


 


“走啦,本来就是该打烊的时候了。”


 


本来是件没什么奇怪的事,当阿尔弗雷德看到窗子,狂风暴雨跟倒水一样,头顶还有轰鸣的雷电,他忽而焦急地冲出门口,大雨打在他的脸上和眼镜上,他摘下眼镜揉揉眼睛,周围没有人影,沙滩上似乎还留着一点浅浅的脚印,一下就被雨水打平了,他顺着脚印的方向看过去,有几件黑色的东西,他急冲冲地跑到那团东西旁,只是衣服和裤子,也正是刚才那人穿的。


 


对啊,为什么他每次来,都没有穿鞋子?


 


 


 


阿尔弗雷德抱着一脑袋的疑问和弗朗西斯在店里过了一夜,第二天雨势不大,但由于发布了落海禁令,所以仍然是没有客人。


 


雨小了之后阿尔弗雷德穿着条沙滩裤就到海滩上散步,在昨晚远处脚印出没的地方又出现了脚印,深浅不一。他想起那个人走路的样子,每次都是踉踉跄跄的,就跟随时会倒下一样。那双脚这么好看,也不像有脚疾吧。


 


他往海面上扫了一圈,浪十分的大。


 


远处似乎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影子,不是什么海带……更像是个脑袋?他看清楚了,这不就是那个呆头呆脑的顾客吗?!这个时候浪这么大!


 


“这样很危险!”阿尔弗雷德快步跑向海,却被海滩管理人员拦在警戒线外,他气急败坏地指着远方对他们说:”那里有人!你们快看!他会死的!”


 


当他再回头过去的时候,海面上除了浪花,什么都没有。


 


 


 


可是那明明不是幻觉吧……阿尔弗雷德苦思冥想,怎样也不相信是自己看错。下雨的几天他都没有来,如果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地问清楚,否则他都不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了。


 


他抱着守株待兔的心情一直等台风完全过境,终于到了放晴的时候,海滩又满是游客了。


 


果然,那个人来了。他似乎心情很好,跑到阿尔面前点了杯焦糖忌廉冰,头发仍然是湿淋淋的,整个人除了身上干身的衣服就像从海里捞出来一样,今天的衣服尺码特别小。他的声音很好听,跟他短暂的对话都像是对着海螺说着秘密一样,身上带着些海水的咸味,这下阿尔弗雷德完全没有疑问了,他果然每次都是从海里游过一阵子再上来的吧。


 


正直暑假,弗朗西斯多招了几个兼职,自己也完全可以偷下懒。阿尔弗雷德看了下周围,大家都在忙,没空注意到自己就是了。他拐了个角来到那个人的餐桌——对方正背对着自己疯狂往饮料中撒盐。阿尔弗雷德带着几分兴奋,终于对他打了声招呼,同时轻轻拍了他的肩膀。


 


“hey!”


 


随之而来是盐樽被抛落在地的声音,对方一脸惊恐地看回来,又匆忙捡起盐樽,连声说抱歉。


 


“抱、抱歉……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账。”他慌张地在裤袋中掏着钱。


 


“不不不,你误会了。”阿尔弗雷德走到他对面,”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欸?”


 


在对方还懵着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坐下来了,他拿出手机敲了条讯息,没过几分钟,伊万端过来另一杯焦糖忌廉,推到他面前的时候还坏心地把冰冷的杯壁挨到阿尔弗雷德脸上,冻得他心里大喊了一声。


 


“这样很好吃吗?”阿尔弗雷德兴奋地拿着盐樽往自己的杯子倒着盐,他想起每次对方都吃得一脸幸福的样子,想必这样的配方一定是人间美味。


 


“欸等等……”


 


“噗——”


 


阿尔弗雷德满嘴麻得不行,眼睛连睁都睁不开,原来咸到比辣到还要痛苦,口腔几乎要脱水而死了好吗。他狼狈地接过纸巾捂住嘴,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直到灌下了大杯冰水才稍微缓过来。


 


丢死人了……阿尔弗雷德心里怒吼着。


 


为了转移视线,他只能嬉皮笑脸地作了个自我介绍,当做搭讪的起头。看来对方是个不善言辞的家伙,但是阿尔也得知了对方的名字。


 


喔,王耀,他叫王耀。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音节,这是个多么深刻的名字啊,嘴都麻了。


 


“你是大学生?”


 


王耀摇摇头。


 


“你来度假?”


 


王耀又摇头。


 


“你很喜欢吃……”阿尔弗雷德指了指杯子,”这个?”


 


“是!!”王耀笑着点头,他喝了一口饮料,忌廉粘到他的唇边白白的一圈。


 


“那天,就是打台风那天,我在海里看见一个很像你的人!我当时还在想,会不会你出事了呢。”阿尔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把自己面前的饮料推开,他再也不想碰这玩意了。


 


“没有!你看错了!”王耀斩钉截铁地说。


 


“你住在这附近吗?”


 


“不啊。”


 


就算没有话说,王耀在交谈中都是全程盯着阿尔,这跟其他人很不一样,多数人对着陌生人不会存在坦诚又认真的目光,不然就显得很奇怪了。


 


王耀的瞳孔就像夜晚海面上远方灯塔的光,温柔又漂亮。


 


 


 


门口忽然来了几个只穿着泳裤的人,环视了咖啡馆一周就冲着这边走过来,一个男生看着王耀生气极了,几乎要哭出来,他对着身后的父母说:”是他!就是他!他偷了我的衣服!”


 


王耀的神色变得慌张,他似乎想要逃开,但那三个人将走道塞得满满的。


 


阿尔弗雷德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男生在对着父母大吵大闹,幸而店里的音乐开得大声,没什么人注意到这个角落。


 


他看着王耀窘迫的脸色,带着一点焦急将嘴唇咬了又咬。


 


好奇怪啊,他为什么要拿别人的衣服……


 


“误会!都是误会!!现在马上就还给你们!”阿尔弗雷德对着他们摆着手,又蹲下来哄着小男生,”不要哭,哥哥请你喝饮料!”


 


阿尔弗雷德自觉哄小孩子特别有办法,果然立竿见影,对方很实在地在旁边一围桌坐下,父母拿着餐单往价格最高的食物上都点了一遍。


 


再回头看看王耀——阿尔弗雷德庆幸自己早回头一秒,否则下一秒王耀肯定就逃掉了。王耀的眼神尴尬不已:你该不会真的让我就这样在这里脱掉衣服吧……


 


“跟我上去。”阿尔弗雷德牵起他的手,来到休息间打开自己的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件上衣和短裤给王耀,”换吧。”


 


他盯了王耀几秒,对方呆呆站着也干盯着自己不说话。


 


“Er...你要看着我换吗?”王耀说。


 


阿尔弗雷德脸上一热,他慌忙地摇头,然后转过身去。


 


 


 


自己刚刚合身的衣服套到王耀身上就跟超超超大码一样,连短裤也变成了中裤。


 


傍晚的海边格外美丽,晚霞和凉风。


 


“衣服我放在——”王耀指了指海边其中一个方向,那里有一块很大的礁石,”那里,如果你不来拿的话,第二天可能就会被海浪冲走了。”


 


“等等?为什么要放在那里?”阿尔弗雷德疑惑道,”你可以第二天拿来给我,不,其实不还也可以的。”


 


不啊,你还是来还吧。话出口阿尔弗雷德就有点后悔,万一对方真的不来还了呢?不不,他其实并不是在意那件衣服……


 


“你到时候来拿就是了。”王耀朝他眨眨眼。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阿尔弗雷德看了圈海滩,人确实都快散尽了,”等我下班或者我可以送你?我有单车。”他指了指店外的一辆单车。


 


“走你妹!回来干活!”


 


脑袋忽然从后边恶作剧般地被狠狠扇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痛苦地回过头去,弗朗西斯气鼓鼓地瞪着他:”一个下午死哪去了!”


 


“哈……”


 


王耀却被逗笑了,虽然笑得很小声,但阿尔弗雷德还是听得很清楚,他勉强捂着脑袋向着王耀挤出一个笑容:”下次,下次!”


 


“好啊。”王耀点了点头。


 


 


 


礁石上果然放着自己的衣服,很整齐地叠好了。他抬头看了下天空,正好是满月,那明天王耀来的时候,他又会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他坐在礁石上看着海面,头顶繁星闪烁,海水也像被带着鼓动一样。


 


 


 


今晚的海面没什么浪,不远处的海里还有几块礁石。


 


“你在看什么!”林晓梅从水下冒出头来,把躲在礁石后的王耀死命往水里按,在发愣的王耀一下就被按到水里去了。


 


“哈哈哈哈终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林晓梅大笑着,他看着水中的王耀,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一直保持着刚才发呆时候的笑容。


 


王耀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林晓梅安静。


 


他对着我们才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呢……林晓梅心想。她被王耀牵着手浮上水面,躲在礁石后边。


 


王耀向她指了指海滩上坐在礁石的人影。


 


“就是他吗?”林晓梅紧紧地捉住礁石,向着海滩看过去,她确实看到了,那个金发的带着眼镜的家伙。


 


王耀腼腆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趁林晓梅认真地等着自己回话的时候,他倏地从水下甩出鱼尾,把大片的水花溅到林晓梅脸上,随后咯咯地笑着逃下水去。


 


“混蛋哥哥!”林晓梅恼羞成怒地喊了一声,追着王耀回去。


 


 


 


“欸?那是什么声音?”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海面上并没有什么异常。


 


“小心哦小阿尔~”弗朗西斯不知什么时候从身后窜出来,”曾经听说这里有人鱼喔……呵呵。”


 


阿尔弗雷德有点急地望回海面,只有礁石和浪花。


 


 


—可能tbc?—


 


 


怎样都好 给我个树洞吧QAQQQQ

评论

热度(116)

  1. 久久长安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