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楼诚】酸葡萄

兔子窝:

段子,应该是现代时间线。


 ———————————— 


餐桌上一盘葡萄,粒粒黑紫饱满,水润光亮。


明镜见了欢喜,拈起一颗放进嘴里。哎哟哟,酸得来,两道眉毛纠在一起。


这谁买的葡萄呀?买东西也不懂得挑,真是的。明镜摇摇头,去厨房倒水喝。


她前脚走开,明台后脚进来,正当口渴,见了紫玉葡萄欢欣鼓舞。扔了一颗在嘴里,咯嘣一咬,白白净净一张脸像是被猫挠折了的百叶窗,褶子叠褶子,缩头耸肩地哆嗦半天才缓过来。


——酸死啦!


明楼踩着嚎叫进门,脚步顿了顿。


“谁买的葡萄!”明小少爷吸吸鼻子,挨家法也没掉泪的铮铮硬汉竟然被一颗葡萄酸得眼泪汪汪。没出息啊。


“大哥种的。”明诚抱了一只大号脸盆进来。


“后院那两株结果了?”明镜瞅见他怀里半盆葡萄,后槽牙软倒。


“嗯,结了不少。”


明楼咳嗽一声,脸色谈不上好,也不算坏:“酸吗?”


明台被他盯得又一哆嗦:“大哥自己试试。”


明楼满手青汁黑泥:“我先去洗个手。”


“大哥别逃,谁种的葡萄谁负责吃。”


明台对他背影喊,回头剥了一粒水果硬糖塞嘴里,甜蜜地叹气。


明诚吃了几颗,皮和籽吐了兜在手里:“还行,不是最甜。”


明台瞪大眼睛:“阿诚哥,你的味觉异于常人啊。哪里有一丁点甜味了,除了酸就是酸好么。哎哟不行,我现在一说酸字就牙疼。”


“那是你糖吃多了。”明诚淡定地咽下果肉。


明镜听他这么说想再尝尝,特地挑了最黑的一颗,然后在明楼期待的目光下咬着牙根吸气:“你们自己吃吧。”


“吃吧吃吧。”明台幸灾乐祸地冲两个哥哥笑,跟着大姐走了。


明诚洗完半盆葡萄出来,看到明楼坐在沙发上剥葡萄吃,脸色看着比平时白了几分。他走过去,食指卡进明楼的衣领里抹了一道:“都出汗了,别吃了。”


明大少爷打了个哆嗦,终于拉下脸皮承认:“是酸。”


“那半盆葡萄就榨汁吧。”


“好。”


“可能品种不对,下次买对品种就行。”


“嗯。”


明诚看他没什么兴致,低头在他唇上舔了一圈,在明楼抓住他之前飞快地溜走了。


半脸盆的葡萄榨汁滤渣只得两杯。一杯自然归大姐,明诚特意加了花蜜。


“这个味道浓,外面卖的葡萄汁都是糖水。”明镜赞不绝口,“好喝,谢谢阿诚。”


“大姐要多喝。杂志上说了,葡萄籽里的原花青素对抗氧化防衰老最有效。”明台懒洋洋躺着拿了杂志读。


明楼溜进厨房喝光了另一杯。


酸得直抹泪。


 


END




by 一只吃葡萄酸得眼泪汪汪的兔子

评论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