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夏天是故事发生的季节

空想主义:

极东组






本田菊是个标准的宅男。他有一个少年漫画家父亲和一个声优母亲,他们曾经在上个世纪作为日本动漫宅腐文化兴起大军中的一员贡献了无比重要的力量。这个所谓的力量,就包括本田菊的诞生。他出生在夏天,在风儿和煦、骄阳烈日、蝉鸣鸟叫的盛夏,如今已经平安走过二十三个年头。目前他没有打算就职,天性的腼腆让他不太喜欢与人沟通,父母的“放养”式教育更是让本田菊有了一套自娱自乐的本事。从高中时代起,本田就靠着一些业余的作画稿费过得比周围许多同龄人舒坦,大学时期则开始在日渐发达的网络上积攒了颇高的人气,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出过十几个同人漫画本,有了自己的网站和粉丝群体。但是这距离独立生活还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在东京这样的城市。本田菊为此咨询父亲,想作为在“就职”和“继续研读本科专业”二者的参考,但是那位靠少年漫红极一时的父亲只给出了类似口号般毫无实际作用的意见——“向着你心中的梦想奔跑吧!”


可是爸爸。本田将放下电话后想,我的梦想就是做个吃喝不愁的宅男欸。


母亲给出的建议则比较中肯,她表示尊重本田菊的选择,只要你自己过得好,那么在道德允许范围内的职业都可以任他选择。末了母亲还补充道:钱不够没关系呀,你爸账户随便用,反正他有我养着。


你们好幸福哦。呵呵。本田有些挫败感。


归根结底,那两人相当于没说。既然他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见,本田便像脱缰的野马,撒欢的毛驴,没人管的小孩,选择了做一个幸福的宅男。不要说对不住父母的养育之恩,也不要指责本田菊没有远大的理想抱负,他就是个任性随性自由自在的boy。


不过,就算是每天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对三次元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的本田,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个男朋友。此男朋友的属性呢,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衡量都是“霸道总裁”、“俊美公子”、“人生赢家”模式的直接体现者。他男朋友名叫王耀,是个中国人,目前就职于某中国企业的驻日总部。起初本田菊不知道王耀到底在公司里是做什么的,当他不经意间问起时,王耀还略作了片刻思索,然后用非常严谨的咬字和语法回答本田——这是一家跨国公司,我拥有不算少的股份,五年前我们的公司进驻日本时我主动提出到此任职,简单来说,我是这里的Boss。本田菊点点头,哦。真是简单明了又易懂,王耀,我们人生的追求和差距真是太大了,分手!当然,句号往后都是心里活动,他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然后王耀又说,要不要把银行卡给你?我很少逛街,需求也不多,你随便……本田菊头摇得像拨浪鼓。犀利地吐槽他,你们中国人谈恋爱都这样吗?谢谢不用,必要的时候我直接发账单给你。


然后王耀就接到了不少从秋叶原的商户那里发来的新品推荐。


王耀有一张俊美脸,标准的东方气质,甚至有些时候颇具民国风情,大眼睛,高鼻梁,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几乎浸染着古朴的墨香,总是让你联想到中国的广袤山河,赶上工作忙时再“不小心”带上黑框眼镜……本田菊在某次近距离观察王耀的尊容后,回家就熬夜赶了个原创小短漫。五页,没有台词,没有配角,只有:王耀进屋、王耀脱下外套、王耀接了电话、王耀带上眼镜、王耀写字……最后王耀对着画面外的人微微一笑。本田的个站炸了锅,骨灰粉及路人粉纷纷拜倒在这个无名无姓无背景故事的原创角色所展露的魅力下。迷妹们尖叫——大大你终于出柜了!


不。并没有。二十三岁的宅男本田菊先生冷酷地回应道。


王耀偏爱黑色和红色,所以着装风格也是如此,在最肃穆的黑色下是恰当的不同程度的红色搭配,每一次本田菊都要感叹一下他的“直男审美”和王耀的“基佬审美”有多么巨大的差距……好的,我们不用基佬这个词儿,听起来不够雅致。托他的福,本田菊的衣柜再也不单调了。王耀把他从一个没什么品味的宅男,打扮得跟个时尚杂志的模特似的。当然,如果不是和王耀一起出去,本田还会是宅男标配出门的。不要以为本田这种宅男是永远呆在家里那种,他很忙的,有好多同人展要跑,有好多漫画、手办、CD等等各种要收,以及周边产品要买还有要去看AKB48的演出以及握手会,近期还增加了《Pokemon go!》这个游戏……总之挺忙的。


他们的相识很具有戏剧性。在《电车男》这部大部分人耳熟能详的电视剧中,主角因为英雄救美而与女神相识。本田菊的情况有些类似,但又有些不同,他是认识男神。那是大概两个月前的事,他去公园抓小精灵。偶然碰到一只卡比兽,因为太过专注,撞到了几个地痞混混。


这太不幸了,如果单纯是把钱包交出去就能了事便也罢了,不过对方也很年轻,看起来像是未成年人,他们想要的并不只是金钱,更多的是欺压弱者后的征服感。本田菊的心中在瞬间模拟了无数场景,包括被杀后跑尸河提……他有一颗从少年漫画里酝酿而来的英雄之心,善良无畏,充满正义感,但现实给了本田菊一副普通人的皮囊,他没有练习过格斗,不熟悉剑道,甚至体育成绩都勉勉强强,也没有携带什么防身武器,也就是说,此刻他贸然反抗的后果可能是被对方打得很惨。三次元不是动画,你也不是漫画或者小说的主角,你没有光环没有外挂没有胜利女神的眷顾,纵然是《热血高校》的粉丝也不代表就能被泷谷源治之魂附身。


多么残酷啊。本田菊想,其实这也不算是最糟糕的,毕竟,如果被打、被欺凌,至少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并没有因此而连累别人,他的身后也没有可怜的老人或者纯真的小孩等着他去拯救,如果此刻能够蒙混过关逮着机会开溜……他很紧张,有些害怕,他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深海的水压迫着。对方几个人看到他的状态,那便更加放肆起来。就像所有校园中的欺凌事件一样,他们将本田菊推来推去,有人抢走了他的书包和手机,有人狠狠戳了他的后脑。


“呜哇,瞧瞧啊,他身上带着不少钱呢!小子!喂!”


“看起来只是个懦弱的小宅男嘛!”


本田菊恶狠狠地瞪了他们,说道:“请不要这样!请让我离开这!”


“喂喂喂,他用了‘请’诶!真有礼貌!”


紧接着又是一阵嘲弄。


“嘿,小鬼们,大晚上不回家,在这里欺负人,很有趣吗?”


这声音洪亮而具有不可置疑的魄力,循声望去,英雄的身影背着光,看不清容貌,但他西装革履,身姿挺拔,后方泄露的光线所描绘的金色的轮廓起到了宛若动画中气场增福般的效果,他一边走进,一边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手上的香烟。其从容不迫的姿态,会让人联想到胜券在握的欧洲骑士、日本武士、东方拳王。凡是深不见底的东西,都是可怕的,地痞混混们一边干笑着给自己壮胆,一边聚拢到一起。


“大叔,倒是你,这个点不回家陪老婆孩子,到处乱转什么啦!”其中一个说,随即另外两人也附和道:“劝你刚才的都当做没看见,我们也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不然就等着跟这个小鬼一起受罪吧!”紧跟着他们哈哈大笑,并说:“我们可是未成年哦,就算打人、杀人也没什么关系哟!”


那人听罢后长叹一声,回答道:“像你们这样的孩子,就算失踪了,大人也不会去寻找吧?就算找了,发现找不到,应该会直接想成离家出走吧,说不定几年就回来了……”


几位少年并不明白这个中年人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他一步步走近,“这里反正没有别人,我也不相信日本的警察能够有什么实质性的作为,不如我自己充当一次神秘的英雄。不留姓名,替社会清除几个败类。”


他这么说着,地痞们便动摇了。这群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哪里经得起一本正经的吓唬呢?就连一边的本田菊都真的被他给蒙住了!


“你……你等着!今天放过你!哼!”


几个地痞后退几步,丢下这么一句后,就消失在夜色里。


本田菊马上回过神来,从地上捡起他的书包、手机和钱包,首先检查有没有成功捉住卡比兽……太好了!它很安全!


“你被人欺负了,怎么还一副满不在乎挺高兴的样子?真是个奇怪的孩子。”那人弯腰拾起本田的钥匙扣,并递给他。


如此一来,本田菊才算看清楚了王耀的长相。而在此之前,他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愚蠢说法的。在此之后,他也不想相信,不过除了“一见钟情”这般词汇外,大概也找不出能描述他此后数日对王耀的思念的心情的解释了。可他什么都没从那人身上留下……哦,不,他有一张名片。那是他在从兜里掏打火机的时候带出来的,在他像本田菊道别后本田才发现了那张名片,不过显然它是旧的,边角已经磨损得很严重,电话号码模糊不清,只有公司地址依稀可见。


日本漫画同人圈的大手,各位宅男腐女们的“粮食基地”,二十三岁的本田菊先生陷入了慌慌张张的情绪之中,也不更新了,也不在聊天室侃大山了,迷妹迷弟们为了粮食而着急的时候,他正躺在自己家的地板上策划着怎么才能自然地去王耀的公司跟他当面道谢……自己想不到办法,他可以求助嘛对不对,聊天室的同好们纷纷给出建议,他于是当天就带上了和果子作为礼品,换了一套“看起来不太宅”的衣服,去了王耀的公司。


意外地十分顺利,没有人询问他的目的,也没有人问他的名字,前台的美丽小姐将本田菊带到王耀的办公室,并为二人端上咖啡,几分钟后,室内就只剩下他和王耀了,本田菊忽而觉得紧张。对面的王耀呢,刚刚还在接电话,看到来人后,表情连动都没动一下,仿佛本田菊的到来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他请本田菊先坐下,自己手头的事情再有几分钟马上结束。在王耀办公室的沙发上,本田菊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思维飘着飘着就飘到了正在策划的同人本上……《love live》角色的……那么惹人怜爱的希……


“你在看什么?”


“泳装比较好吧……”


“泳装?”


“恩?啊!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您误会了,那个……”


本田菊窘迫极了。他从书包里慌张地拿出礼物,推到王耀面前,他说:“一点谢礼!那天的事情真是麻烦您了……我、实在是,觉得过意不去,然后在地上捡到了名片,我……”王耀笑起来,然后打开了他的礼物,说了句什么,本田菊虽然没听清,但基本能够确定是夸赞的,然后他转向本田菊,说出了差点吓死小宅男的话:“我还怕你太迟钝,发现不了那张名片呢。拖了三天才来找我,你纠结得真是蛮久,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交往?”


“哈……”本田菊整个人都不会思考了。


王耀一手撑着下巴,眯起眼,笑得可好看了。


“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爸爸,妈妈。本田菊想,你们一定做梦都想不到我也有栽在谁手里的一天,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孽子无以回报……我无法拒绝这个男人的要求,面对他我就是笼子里的小鸟、水池里的金鱼,我被他吸引了,我是猫的话他就是猫薄荷跟小鱼干。


紧接着本田菊立刻做出反应,身体前倾,斩钉截铁,说道:“好的,我叫本田菊,今年二十三岁,我并没有和任何男孩或者女孩子交往过,今后请多多指教!”


“真好,就这么定了吧,晚上我开车接你去吃饭怎样?”


本田菊也接受了。


“你有什么爱好吗?”王耀问。


“漫……”本田菊立刻制止了自己。


是的,他是个宅男,他对三次元的生活完全不感兴趣,他只关心二次元,他本是不喜欢人际交往的,他也无心在意身边人的想法。大学的时候他可以满不在乎将工口漫的底稿放在宿舍里晾干,不参与舍友的讨论我行我素,那是因为他不在乎……恋爱真是太可怕了呀,它是洪水猛兽,是地狱恶鬼,它的到来让本田菊猛然想起普世社会对“宅”的偏见,他曾经不在乎的,网络上的同伴们一次次人受过的异样的目光若是从王耀的眼中……他飞快地做出了隐瞒、撒谎的决定。


“文学!”本田菊说,“我喜欢小说,尤其是推理小说!”


“我也是。”


王耀笑起来的时候,本田菊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被温暖了。


本田菊是有些一根筋的人,但是在这种固执下,又是一颗细腻的心。他呵护着得来不易的恋爱,又时时刻刻需要隐藏自己的爱好,路上的LO美少女和好看的cosplayer在与王耀约会遇见的时候也不能去求合影,假若赶上同人展,他不能等到最后就得先告辞离开,换上一身王耀给选好的衣服前去赴约。王耀对他关怀备至,这个像水一样冷静、明亮、温暖的男人仅用数天的时间就已经充满了本田菊生活的每一个部分,他的小爱好、陪伴他童年至今的二次元的角色们就快要被名为王耀的强大对手屠杀,他几乎能够感觉到落在saber手办上的灰尘和十二黄金圣斗士们不在光鲜的铠甲。有一次,王耀突然造访本田菊家,隔着门铃的监控录像,本田菊吓得赶快将所有漫画、海报、抱枕、模型和各种不可描述的同人本在不毁坏他们的前提下一股脑塞进柜子各处,三分钟内换上了——日本文学史、三国演义、源氏物语、战争与和平、陀思托亚夫斯基、京极夏彦推理系列……王耀为他带来的是各种食材,并给本田菊做了一顿好吃到要哭的中式晚餐,最后在告别前,王耀亲吻了本田菊的唇角。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吻。


对本田菊来说,是有些冰凉的触感,王耀的两片薄嘴唇,可能比最完美的雕塑都要好看一些,柔软得叫人沉醉,它既苦又甜,既短暂又永恒,既让他幸福又叫他充满罪恶感。尤其是当本田菊在家里一件件收拾他的“宝藏”,陪伴多年的角色们竟失去了主角应有的光彩。过去,它们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活的,现在,他们对本田菊展现了冰冷的一面,数据化的一面,僵硬的一面,就连那么传神的晓美焰都……


在所有的故事里,不管用什么样的形容词,不管用多么跌宕起伏的剧情,都不可能将此刻本田菊心中复杂的感情描述出来。


他喜欢王耀呀,喜欢得不得了!可他并不想为此而放弃多年来的爱好。这个虚幻的次元空间曾带给他最真实的,对灵魂深处的撼动,这可能不是他以后要去拼搏的事业的一部分,但却已不可分割。那么他能失去王耀吗?也不能。人啊,就是矛盾的集合体,不仅如此,还是感情的大熔炉,而感情呢,来得又像暴风雨那么快!一旦某个念头在心里萌生,微量的阳光和水都是它的养分,它会疯狂生长,根植进入你的左右心房,要砍掉它、毒死它,首先就得自己去死一次。


本田菊颓然地坐在公寓里,发呆。


与此同时,门忽然打开了,本田菊愣愣地看着淋了雨进屋的王耀,对方也是一副思维掉线的表情。


大危机——这是本田菊二十多年来的人生中首次经历危机,他脑中响起雷鸣般的防空警报,金黄色的光芒炸裂在他的思维深处,脑细胞在瞬间被激活,他推测近百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王耀的反应,他应该在一秒钟内就做出决定,在爱情和爱好之间,在王耀和他的朋友们之间……可他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要失去王耀了。本田菊想。这个发展看起来是合理的,所有的故事里都是这样的,因为他是个“宅”嘛,怎么可能跟爱情有缘分呢?那么多的有色眼镜,那么多的偏见,那么多的不理解……他就知道,他只要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就可以了,网络的世界能够带来现实中都没有的温暖和尊重。他为什么还是跟个蠢货似的,相信有人乐意接受他呢?他被王耀身上的光芒蛊惑了,他的优秀让本田菊迷失了自己,他……


“外面……下雨了,我今天没开车,所以想借一把伞……”王耀说,但他没有进屋,只停在门口,本田菊的心里,温度随着外面越发大的雨滴声而冷却下来。


“我、我去找,请稍等一下……”本田站起来。


“等等,菊。”王耀有些犹豫,他抿了抿嘴唇,然后说:“不用找伞了,去给我找个睡衣,我在这过夜吧。”


哎哟我的嘛……本田菊脑子嗡得一声。大哥,你没看到我有一堆手办放在那吗?没看到我还有成堆的漫画摆在那里吗?初音抱枕和LL小扇子就那么明晃晃地在你眼前你瞎了吗!你不是应该皱起你那漂亮的眉毛,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然后跟我……分手吗?


王耀不仅没有按照本田菊预想的那么做,反而是脱了鞋子,好好地摆在门口,然后,跟着本田菊一起整理那些漫画书、模型、同人本……期间他询问了什么叫做BL和百合,询问了同人的诞生和发展过程,并好奇地翻看起本田自己印制的不可描述类型的本子,最后他觉得Fate的故事很吸引人。王耀那副认真的样子,出乎本田菊的所有预想,但是他稍作思考后就释然了。


他愿意为了本田而去尽力接触不了解的新事物。没有因为某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而对二次元存有偏见,他在看到极力隐藏起这些,生怕被王耀发现,最后还要自己翻出来小心呵护它们的本田菊的时候,王耀便已经清楚本田菊的脑回路是怎么一回事了。在过往的生活里,本田菊被理解的次数并不多,周围人的眼光让很大一部分和本田菊有相同爱好的人心里留下了畏惧的种子。越是不接触现实中的人们的生活,便越是厌恶,越发体会到另一个世界的美妙,越发远离,最终“被抛弃”。本田菊害怕在王耀的眼光里出现同样的神色,所以他要将自己的爱好隐藏起来。在王耀突然的返回被发现后,他自暴自弃觉得王耀一定会离开他,进而连解释都不想做了。


如果,他们中的一个悲观着,另一个因为欺骗或不理解而同样不前进的话,那么所谓的感情也到此为止。


王耀没那么做,他在瞬间做出本能的反应:与本田菊共享他的爱好。


如此的温柔和包容让本田菊几乎哭出来……他是多么的幸运呀!


当他们整理完本田菊的所有宝藏,已经临近午夜了。鬼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用三分钟的时间把这群“小人”都收起来的……王耀洗过澡后去卧室找本田菊,而对方已经整个人缩进被子里了。


是这样的,人不能心情太好,心情太好容易放飞思绪,这么一来就会很没有分寸了。比如本田菊,可能几个小时前他还沉浸在低落和消极中呢,现在整个人开心到想爆炸,此外不得不承认的就是……你和男神共处一室,最想的难道不是亲亲他然后做点不可描述的事?大家又不是得到成仙的人。浴室传来的水声像小提琴一般美妙:男神在洗澡、男神一会会穿上我的睡衣、男神跟我睡一张床。啊,不好,想流鼻血。


王耀可能以为本田菊睡着了,轻手轻脚地关了灯,爬上床。平躺着,长舒一口气。这边的本田菊在黑暗里瞪大着眼睛,侧卧着,背对着王耀,紧张得要死。


“你不用那么紧张啦……菊,来,转过身来。”


王耀这么一说,本田菊案子撇撇嘴,他为什么知道呢?


“你后背都绷得像竹竿了……”王耀偷着笑话他。


雨已经停了,薄云似纱,朦胧着银白的月色,洒进卧室里。本田菊翻过身来,恰巧对上了王耀的脸,俩人鼻尖几乎擦到一起。王耀确实不在意,本田菊自己红了脸。


“下回我跟你一起去……那个,”王耀想了想说,“那个叫什么,展览?漫画展览?”


“你确定?”本田菊还是不太相信。


“为什么不?你都跟我一起吃、喝、玩乐逛遍了东京呢。”王耀满不在乎。


“那是你的爱好?逛街?”


“不,花钱。”


本田菊在内心呵呵他,再见,王耀,人生赢家,分手!分手一分钟!


“你可以做得更好,菊,我是说漫画这个领域。你不尝试原创?”王耀建议。


“我父亲就是漫画家,但他只有一部作品出名……漫画真是太多了,”本田菊说,“优秀的漫画家也太多了,要脱颖而出……”


“可是你喜欢呀。”王耀说,“如果爱好能成为职业,那是一种幸福。当然,如果你不喜欢……”


“不,”本田菊立刻打断他,“我、我考虑看看……”


“你只是不够自信。”


“呃……怎么说,我自信起来日本都是我的。”


这话逗乐了王耀,他把脸埋在软绵绵的枕头里,笑了好久。


“有那么好笑吗?”


“有,真的太有趣了。”说着他还在笑。


本田菊在昏暗中瞪了他一眼,犹豫了片刻,小声说:“恩……耀,我能吻你吗?”


“可以呀。”王耀说,“你是想就亲一下呢,还是想来个法式热吻?”


“你第一次出门前已经亲过了,所以我选第二个。”本田菊说。


王耀的手搂住他的腰,一个用力让本田顺着他的方向,跨坐在王耀的腰际,双手勾下本田菊的后颈,吻住了他的双唇,他捕捉到了本田的舌头,舔拭过对方的口腔,交换了透明的液体,在黑暗中他听到本田菊紧张的呼吸声,还有本田菊的激动的颤抖。


我们可能从未想过,某天出现了一个你命中注定的人,他会理解并体贴你,而你愿意为了他认真生活,策划自己的未来,并向着好的方向努力。


一种互相影响的改变。


本田菊从王耀身上滑下来,感觉自己像吃撑了的猫。满肚子猫粮不说,还掉进了小鱼干的海洋里。


“我想跟你一起生活,所以……”王耀说,“要怎么才能顺利说服你的父母?”


“他们……我觉得他们很开明。”本田菊回答。


“好吧,那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王耀有了些鼻音,听起来是困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本田说。


“恩?”


“你那天真是故意掉下了名片?你是偶然经过那条小路?”


“我偶然经过那条小路,”王耀说,“故意落下了名片。”


“为什么?”


王耀眯着眼,嘴角勾着漂亮的弧度。


“我看到你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觉得我可以试着谈一次恋爱,跟一位我挑选好的少年、青年,而不是遵从普世价值观的影响,将人生扭成麻花。”


“麻花是什么……那不重要,我只是好奇,为什么那么巧。”


“大概是……命运之神的安排吧。”王耀说,“恋爱是洪水猛兽,来得太快,我自己还没有完全想好,本能就已经锁定了你,应该叫……一见钟情?”


本田菊想,这个理由没有问题,跟他差不多。当他思索了一会又叫王耀的时候,对方已经睡熟了,他偷偷凑过,轻轻亲吻着对方的额头、鼻尖、嘴角,他被幸福填满了。紧接着,在被褥里躺好,等待睡意降临。


二十三岁的夏天,本田菊暂新的人生开始了。


 


Fin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