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空想主义:

月亮掉下来了


 


女子自天空踏着浮云飘然而落,衣摆微动,薄纱半遮半掩那凝脂般的躯体,面如皓月,一双眸子漆黑,此刻却闪着盈盈泪光,她玉足刚刚搭在船头,见了二人,柳叶弯眉微微皱起,惹人怜爱,双膝一曲,跌进了王耀怀里。


有了这美人落怀,王耀一高兴,打了个嗝儿,他赶紧捂上嘴,一口的酒味儿都叫自己闻了去。一侧罗马面颊绯红,臂弯里将酒坛子当了爱人,亲上两口,笑嘻嘻哼唧唧,这边李太白,奋笔疾书,也不知是从哪里偷来的笔和墨,往那船沿上胡乱划拉,口中振振有词,像个活神仙。在这美人姐姐从天而落之前,他们三人已经喝得大醉酩酊了,就是那酒量像个无底洞似的王耀,舌头都开始发木,看罗马的时候总觉得他带了个双胞胎。美人纤纤玉指轻攀王耀的衣领,眼泪都流到唇边了,她悲戚戚地说道:“公子,这位公子!救命呀!”


罗马一歪头,往前蹭了两步,扯了扯美人的衣角,醉语戏言道:“见姑娘踏云而来,可是那天上的神仙?”尚有一丝清醒在的王耀手臂一收,将这女子揽进怀里,酒劲儿未过,晕头转向还要强做镇定,他拍掉了罗马的手,力度不大,但这人却哇哇大叫像个小孩,愣说王耀打断了他的骨头,李太白凑过去有模有样地瞧看,然后抹了把口水上去——“我这唾沫,治病!”


王耀问那女子:“姑娘,你叫什么?从哪里来?为何要求救命呀?”女子的眼泪更多了,她说:“我是那广寒宫的嫦娥仙子,我、我……”女子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串串,晶莹剔透,闪着光。王耀啊,最看不得人哭。女子虽与他素不相识,却哭得让人揪心似的疼,他抬手抹掉泪珠……素不相识?王耀皱着眉想,嫦娥仙子……嫦娥仙子……嫦娥仙子?“仙子啊,你不在月亮上住着,怎么跑到人间来啦?”


“你看,我说她是仙人吧!”罗马仰头倒酒入口,那酒液顺着他已及肩头的弯曲棕发滴滴答答落在衣服上。李太白的笔啪一声在他素色的服饰上点了好几个黑点,然后目光才落在嫦娥仙子身上。他双眼眯眯着,半天嘴里挤出一个字——“美!”


“美你妈个腿儿。”王耀放弃般地骂道。


“公子有所不知……”嫦娥仙子说,“您瞧!”她抬手一指,夜空中一轮圆月高挂,仙子继续说:“它就要掉下来啦!”


这话让王耀、罗马、李白三人一齐心生疑问。那月亮好好的,怎么会掉下来呢?可是,当他们顺着仙子所指的方向望去,吓得霎时从醉酒里醒了……醒了一分。那金色的月亮啊,圆圆的月亮啊,正旋转着、旋转着,拨开淡淡的云雾,飞过树梢枝头,撞翻了猫头鹰,朝他们这小船上,掉下来啦!


“快跑呀!”嫦娥仙子焦急地声音都发颤了!


那圆滚滚的月亮,比罗马怀里的酒坛子都大!它从天上跳下来了!


“快跑呀!”仙子扯着王耀的袖子摇晃,小船被她着一摇,左右摆动,湖面因此泛起层层微波,呼啦啦,哗啦啦。在三人醉酒间,船桨已经被太白仙人丢到了湖里去,船头还有几只蹦跶的鲤鱼,那是罗马跳下湖中捉上来的宵夜!小船在湖心,动不了,月亮从天上掉了下来,就冲着他们去了。王耀心下一横,将仙子护在身后,马步一扎,双臂微张,左下右上。


“王兄啊!”太白道:“那可是月亮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月亮?”王耀大笑,“纵然那是月亮吧,也不能追着一个女子啊!月亮可不是这样的,月亮是发光的,得乖乖挂在天上,太白,月亮是仙子的家,追着仙子的,必是个恶徒了!看我一掌击碎它!”


“使不得呀!公子、公子!”仙子抱住王耀的腰,说道:“公子手下留……留月亮!我的广寒宫还在月亮上,您把它打碎了,我住哪里去呀!”


“住我家?”罗马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王耀,“住他家?”又指了指李太白“还是他家?哦不行,他没有家,他四海为家!哈哈哈哈!”


“王兄,你若将那月亮打碎了,以后夜里岂不是漆黑一片,星子那缥缈微光,哪里有用呢!”李太白这话提醒了王耀。他马上打消碎月亮的念头,可那凶狠的、朝着他们冲过来的、美丽洁白又亮堂堂的月亮,已经近在咫尺了!王耀抱起嫦娥仙子,纵身一跃,随着船体木头咔嚓咔嚓断裂的声音,他们四人都跌进了湖里,同那砸在小船中心的月亮一起。


湖水荡漾,也不凉,温柔如棉花似的包裹着几个人。太白呛了口水,随后大喊:“哎!这水都是甜的!我们这是划到了哪里?!长安城怎么还有甜甜的湖水?姑娘你说是不是呀?”王耀一听,觉着不对劲儿,甩了甩头,双臂一紧,怀中手感不对,不是姑娘那杨柳细腰,软柔躯体,倒是一副矫健甚至带着狂野的身躯,他动了动手,摸在硬邦邦的胸肌上。罗马喷了一口湖水在他脸上,调侃:“甜吗?”


“甜你奶奶个腿儿。”


王耀刚想打人,就听嫦娥仙子一声惊呼——“月亮它跑掉啦!”


三人朝月亮砸下来的地方一看,嘿,好家伙,这是哪来的驱动力呢?它怎么还会跳呢?它这速度好像自配了划船的船桨,它奔跑在湖水上,粼粼光芒映着星辉闪烁,左右晃动,上下飘动,水波扩散,层层涟漪,紧接着它又一跳,攀上了石桥。好在那石桥上无人,月亮左右晃荡两下,又跌进了水里,激起浪花,竟是金黄金黄的。


“姑娘,嫦娥姑娘,我们就算追到了月亮,然后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让它在城里呀,你瞧这天幕当下已是漆黑如墨……哎呀,星河壮美!”太白转头瞧着夜空,胸腔里满满都是激昂的情怀,他见那天河是银白银白,月亮是金黄金黄,他游在湖水里好像自己是腾云驾雾的天兵天将,他踏着霞光和祥云就能摘下星辰和彩虹,送给美丽的嫦娥仙子,为她编织最美的衣裳,再做一首诗,赞美她的绝色容颜……太白双手一划并作一处,舀起湖水,朝王耀和罗马说:“来瞧来瞧!水中有星子!”罗马双臂大张,高呼:“水中还要有月亮!我们将那月亮挂到天上去吧!”王耀已被两人搞得晕头转向,他松开罗马,缓慢地朝着月亮逃跑的方向追去,太白与罗马紧随其后,二人拖着那酒坛子,酒坛子上坐着嫦娥仙子,小船零碎的木片在湖面沉浮飘荡,最后靠向岸边,有一人提着衣裳,走进这边,遥遥望着游水的三人,口中叨念着什么,在停顿片刻后,便沿着岸边向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月亮在湖水里翻腾,每一次王耀的手马上就要碰到了,它就立刻跳离开,球形的发光体有着温暖的色彩,可它着实调皮,想捉,捉不住,想追,追不上,最叫人困惑的是,这么大个物件,怎么给弄到天上去呢?三人追着追着,都精疲力竭,湖水让三个醉鬼醒了一半,总算找回点智商。王耀潜进湖水中去,扯上长长的水草,一部分递给罗马,一部分递给太白,他们偷偷游到了不同的方向,用水草编成的网捉住了月亮。


半空中,仙子焦急地等待,见他们总算将那胡闹的月亮捉住,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她轻飘飘踱到王耀身侧,搭着他的肩膀,柔声道:“若不是公子搭救,我都不知怎么才好了……您对我有恩德。”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王耀觉得下一秒嫦娥仙子就得许下什么诺言,比如实现他的愿望……“可是公子,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您得帮我把它挂到天上去。在天上,它才有那——么大,才有广寒宫,才有玉兔。”


“那怎么把它挂到天上去?莫不是要飞上去?真是稀奇了,想我罗马纵横天下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长上一对翅膀,让我飞得比风还快,那样,从大陆的这头到大陆的那头,我就不用走上好多年,而是展翅飞翔,乘着风就能到啦!”罗马兴冲冲地说。


“挂到天上还不简单?我们把它绑起来,在两根竹子之间加一根皮筋儿,向后拉,向后拉,让那竹子弯得狠狠地,把月亮弹回去不就得了?”太白自信满满地说。


“仙子,这月亮是怎么掉下来的?”王耀问。


“昨日,我做了个噩梦,梦里我看见长安城里火光冲天,城墙泯灭,城镇就像沙土似的融进大地里,随之被浅灰色的多种多样的方块取代。有人飞上了我的家,飞上了广寒宫,砍了树,杀了我的玉兔,还要将我带走!公子不知这梦有多可怕!九重天上仙家尽数隐了,西天佛光黯淡泯灭,三千世界鸟兽精灵哀鸣遍野,那四海的龙王们都躲到昆仑山去啦!我是给吓醒的,谁知我一醒来,那广寒宫里摇摇晃晃……月亮,它就掉下来了!”


三人听完,一头雾水,大眼瞪小眼。这边,月亮还在网中挣扎,水草不易断,但也撑不住多久,王耀不知为何心下烦闷,恶狠狠瞪着那月亮,瞧得罗马都觉得有些过分了,月亮又没做错?他从太白所说的甜甜的湖水里飘过去,拍拍老朋友的肩膀,想劝劝他稍安勿躁……


“给我把它摁下去!闹腾!烦人!烦死我了!”王耀说着手上一用力,硬是把月亮拽向自己,他攀着捆扎月亮的水草,呈现出大字型,恨不得用出吃奶的力气想把月亮摁进湖水里去!


那又圆又亮的月,竟然真被王耀给摁入水中一半。仿佛湖水不是水,而是沙漠,不对,可能是白面呢?可能是年糕呢?月亮也不是月亮,是一个大盘子,是一个大红枣,大糖块。


“哎呀!”


仙子一声惊呼,这月亮没进水里一分,夜幕上就出现一分弦月,再没进去一分,那弦月就扩大一份。


难不成,长安城是天宫的琼楼玉宇?难不成走着走着我们就能到了凌霄宝殿?


月亮淹没在甜甜的湖水里,夜晚银白的月光终于又洒向繁华的城市,嫦娥仙子仰望着明月,芊指微抬,足下凝云,点着湖中清水,沿着映出的夜幕星河,腾云而起。


一阵风吹过。


仙子肩头白纱飘然落下,她回头,微微侧脸,抿了抿唇,眼里荡漾着柔光,便又奔月而去。


 


 


当夜,杜甫在湖岸边寻到了醉成蠢货的三个人。起初,王耀寻罗马闲聊,二人觉得应找李太白这等逍遥侠客才能尽兴,他们从坊间这家喝到另一家,划着船去湖上时,他们已经飘飘欲仙了。杜甫遥望三人闹腾,从湖这头到那头,游过来,游过去,飘过来,飘过去。


太白说湖水是甜的。杜甫信了,走进尝了尝,撇嘴暗骂李白骗人,但愿你们第二日都蹲在茅坑里别出来了!


躺在岸边睡得犹如死猪的三个人好似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个个笑得那叫一个开心。青年长叹一口气,扛起太白,丢下王耀和罗马,朝客栈走去。


让那俩人相亲相爱一起睡到明天日上三竿吧!到时皇帝都会知道这等丑事的!


 


湖面上,白纱飘荡,泛着银色微光。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