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阴阳师#【妖狐x跳妹】叔叔(上)

【插刀手爱丽丝】:

*本来打算一发完 结果发现字数超了orz


*这故事编得我肝颤


1


昏暗的出租屋里堆满了杂物。妖狐坐在梳妆台前,面前散落着唇彩、腮红和小麦色粉底的盒子。不过当然不是他要用这些女士化妆品,爽肤水和眼线是他的极限了。


他是给小丫头买的。


他本人现在正对着镜子系领带。草草把领带拉扯平整以后又一伸手隐去了头顶的狐狸耳朵。他盯着镜子,里面映出了他最熟悉的那张脸,他为自己塑造的最帅气的人类脸庞。


他动一动,镜子里又出现他身后晃动的尾巴尖儿。差点忘了隐藏尾巴,他想,然后向着尾巴一挥手——


“叔叔,不要藏尾巴!”


尾巴一沉,是那个小丫头从床上跳下来了,还揪住了尾巴。怎么就不能放过他?叔叔什么叔叔,小生明明很年轻。仍然是一只未婚狐。


还好马上就能把她脱手,目下暂不计较称呼好了。不过这次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妖狐想着,猛一转身快速抽出了自己的尾巴,双手扳正小丫头的身体,仔细端详起来。


唇上涂了淡粉色唇彩,脸上有腮红,身上露出来的皮肤也都涂了小麦色粉底,头发也洗过了。看起来多少是有点像干干净净的正常小女孩了。不那么像苍白的僵尸了……是吧?


第五次了。再卖不出去,可能就要砸手里了。


小丫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卖出去了,还一个劲儿地傻乐,她还挺喜欢那些化妆品的。


他乱七八糟往她身上抹肤色粉底的时候她还说,“叔叔,你真好。”


果然僵尸女孩也是女孩啊。


2


妖狐,混迹在人类社会的狐族不肖子。资质平平,长相一般,从小是被嫌弃着长大的,甚至没有个正经名字,家里老人都叫他狐崽子,平辈和小辈压根懒得和他说话。父母死了以后,就自己跑出山,去人类社会混,自然给自己取了个人类名字,但他心里只把它当工具,而不是正经的代表自己的代号。名字没有好的,但给自己幻化个好长相他却是会的,别看法术马马虎虎,审美却很厉害,这张美好的脸在他坑蒙拐骗的事业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被夸好看夸多了,容易飘飘然。上个月久未联系的四奶奶打他电话,提了催婚的事情,又说了些有的没的,他才想起来,当他还是一只狐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帅。


世界上还记得他的长辈,也就四奶奶了。妖狐因为没爹没娘姥不亲舅不爱,条件又不优秀,过了育龄好些年也没成亲,四奶奶也不是不急,给他配了好些乐意嫁的狐小姐——当然这些狐小姐的条件也不怎么样,结果,一个个的都没了好下场,妖狐才知道自己这样的就叫命硬。此后再也没有什么狐小姐乐意凑上来,妖狐眼高于顶,也乐得清静,甚至觉得宁可多去勾搭几个人类萝莉。伤了心的四奶奶很久都没有再联系他,帮他相亲。


妖狐在和四奶奶的通话中得意洋洋地说他在人类社会这几年因为帅气被不少小姑娘追求过。四奶奶停顿了一会儿,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狐崽子,你记得,和你结婚的狐姑娘是来过日子的,不可能一辈子看你那张糊弄人的脸。你也大了,该现实一点。”


是啊,他的生活也不好,刚来的时候甚至过着身上背着铺盖卷随时准备跑路的生活。现在好些了,也只是挪进了出租屋,照样还是穷得叮当响。


去他妈的现实。妖狐挂了电话,抄起镜子又看这张脸。是帅的。但有什么用?


他一脚踹开刚买回来准备泡的泡面,捞起扔在沙发上的外套,门一摔就出去了。他决定今天吃点好的,一会儿能骗几单是几单,早晚干票大的,出人头地给家里那些人看。


说吃顿好的,到底也是没舍得,他为数不多的进账都给自己置办行头了,总不能让英俊的脸配着破衣服,这样诈骗都没有可信度。妖狐看了看钱包,算了算,去火车站边上的快餐店买了个鸡肉汉堡,就当开荤了。


他拿着有点寒碜的一小个汉堡,逃到角落大口吃完,噎得半死。这个时候,他不像狐狸,他像狼狈。


糊弄完中饭,他就去火车站开工了。而且就是在车站闲逛寻找目标的时候,被小丫头缠上的。


3


“尾巴!”


妖狐正在四处寻觅目标的时候,身后突然出来这么一声,那是个小女孩的声音,细细甜甜的,却给妖狐吓出一身冷汗。要是尾巴不小心露出来,他就不用混了。下意识伸手一摸才发现他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并没有显形,他碰到的是一只冰凉的小手,揪住了他脱扣的腰带。


妖狐把悬着的心吞回腔子里,回头一看,这小女孩不高,满身都是土,活像刚从土里爬出来一样。梳着一条高马尾,身上粉色的小裙子也有点划破了,一双毫无生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长得还挺可爱的?


妖狐心里一动,想着干瘪的钱包,恶向胆边生。


“这不是尾巴,这是哥哥的腰带。你想不想看真的尾巴?很大很软的。”


“要看!但我有哥哥了,所以叔叔还是当叔叔吧!”女孩道。


妖狐想了想才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说她有亲哥哥,所以妖狐不能自称哥哥,得当叔叔。妖狐笑,“叫哥哥给你看尾巴。”


“不要,你就是叔叔!”


妖狐无法,这丫头叫那么大声干嘛?还没动手就要暴露了?他强忍着冰凉牵起她的手,“走,跟小生去个地方,在这人太多。”


小女孩点点头就毫无反抗地跟他走了。


走进小巷的时候妖狐才松一口气,头一次干这种勾当,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安,尤其是这丫头对他毫无怀疑。也不知道她爸妈在哪儿,她哥哥有没有在找她。问了她家人名字家庭住址统统不知道,才稍稍放心了点。问她自己名字也是不知道,很巧我也没名字,妖狐想。


妖狐打了几通电话,隐晦地问了问价钱,虽然不甚满意,但总比没有强。丫头,看你这样子你家人也不是很爱你,卖掉的话也许不会更坏吧。


妖狐把她带到自己的住处,拿帕子擦干净她身上的土,结果越擦心越凉。


这丫头浑身都是苍白冰冷的,额头有点发青。回想起她的小手,还有点硬。还有那一身土,火车站后面的乱坟岗——


她大概,是僵尸。


妖狐不笑了,硬邦邦地说,“走几步。”


丫头一心玩着他的大尾巴,完全没在意他的情绪变化。妖狐突然抽出尾巴怒道,“我让你走几步看看!”


女孩吓得没了声音,依言走了几步,步伐完全僵硬,膝盖难以弯曲,走着走着就变成了跳。


“对不起叔叔,我不知道为什么不会走了,可我会跳……”女孩哭了起来,一滴眼泪都没有。


妖狐颓然坐在了地上。


谁会买一个僵尸回家呢?


4


果然,连续四次都无法脱手。就算不认得僵尸,买主也觉得这女孩不健康,不值钱。


还好她不吃东西,暂时没有让他变得更穷。妖狐几次试图赶走她都没有成功,每天打开门都看到她靠着门抱着膝盖坐着,挂着不存在的泪痕的脸仰着看他,对他说叔叔我错了,虽然我不知道错哪儿了,可是我找不到哥哥,叔叔不能不要我……


妖狐盯了她一会儿,她也一动不动地回望。


很久以后,妖狐叹了口气,把她拎进了屋子。


再不拎进来,邻居万一度假回来了没法解释,我又不能杀了她,僵尸还能再死一次吗?妖狐想。


丫头一直哭丧着脸,把尾巴给她玩才好了点。小僵尸手太冷了,属于死亡的冷。很奇怪,僵尸不该一股气味么,可她一点味道都没有,好的没有,坏的也没有。


关于火车站后面的坟场,他知道一点。那里原来应该有一栋建筑物,后来地震塌掉了,连地面一起都陷了,现在的地面是后填上去的。那次地震好像是冬天……建筑物是什么他就不清楚了。


妖狐决定再卖她一次,这次化个妆,看起来不那么像僵尸也许能好卖一点。


“是,小女孩,挺健康的。多大了……不清楚,我问问,你多大了?”


丫头摇头。很好又是不知道。


“那个,十多岁吧。嗯,那就好,下午三点Y小区看货。”


妖狐挂了电话,诀别似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5


丫头都被领出门了,买主说回去就打尾款——然而没到两分钟,买主就把人退回来了。


原因是她跳着走,一看就不正常。


屋里又剩下一狐一尸,难言的安静。


妖狐突然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大骂:“笨蛋!”


丫头吓得身子一抖,哇一声哭了。


妖狐顿了顿。叹气一般道,“别哭了,小生是骂自己。”


丫头还是哭。


“……允许你玩小生尾巴。……不许拿它擦鼻涕!哦僵尸没有鼻涕……”


“好吧,允许你叫小生叔叔。”


丫头揉了揉他尾巴,停止了哭泣。


6


妖狐去开工的时候,就把她锁在家里。


下楼的时候想她在家不会发生危险吧?她那么傻会不会把手指插到插座里?后来才反应过来她已经死了,只要不拿水果刀把自己大卸八块或者在家点火就都没事。


在外面的时候看到类似的小女孩都会莫名多看两眼,吓得人家妈妈赶紧抱走自家女儿。


妖狐在小饭馆吃鸡肉盖饭的时候想,当僵尸还挺省的,不用吃饭不用上厕所,省水省电省饭钱。


晚上到家门口的时候一开门惊到了。丫头在家里来回走,见他就说叔叔我想起来怎么走路了,你看!


她努力弯折着自己的膝盖,仿佛那是两条假肢,虽然有点别扭,但确实算是走路了。


“叔叔喜欢走路的话,我以后就会一直走路的!我可不是笨蛋!”


唉,说了那是骂小生自己的啊。


7


妖狐被人打了。说是人,其实大概也是妖类,不过是和他一样混迹在人类社会的不成器的妖而已。因为一点小事起了摩擦,对方大概是见狐狸就不爽,或是出门摔了一跤还在气头上,亦或是抢了他生意?


原本不至于发展到动手的,实在是妖狐嘴上不饶人,明明一穷二白却总爱打扮得板板整整,连对方的女朋友都爱多看他两眼——


坏就坏在妖狐是一只天赋平平的狐,之前又没有用心去修炼术法。四奶奶教他的狂风刃卷原本是极厉害的法术,只要你灵力充足,理论上可以一套带走大江山的鬼王。结果到他手里就成了时灵时不灵,搞不好就只能卷出两刀,两刀一过对面要是没怎么伤着他就得连滚带爬地逃跑,实在是狼狈。


这天又是两刀一过就没了下文,妖狐脚底抹油溜了,怕人跟踪,在外面绕了三圈才敢回家。


一进门,丫头又被他满身的血吓着了,其实一共也没几个伤口,都是逃跑的时候蹭的。丫头这次没有去抓他习惯性放出来的毛茸茸大尾巴,却扑到他伤口上,一下亲了下去。


妖狐吓了一跳。一则是他没被异性亲过,妖没有,人没有,僵尸更没有。二则是,他突然想起来僵尸是不是浑身都是尸毒?他会不会挂?


会不会也变成僵尸?妖狐赶紧向神祈祷,说前天我吃鸡肉盖饭的时候觉得僵尸挺好的省钱之类的那些话不是真的请神别在意不用帮我满足愿望……


然后妖狐又吓了一跳,低头一看丫头亲完的地方都完全愈合了。这是什么道理?


丫头抬起头说,“记得以前哥哥手受伤了就会这样吸一下,就好了。嗯脖子上还有一个伤口……”


妖狐心道那能一样吗!不过效果似乎是好多了。至少看起来愈合了,也不疼了。妖狐愉快地伸出狐狸耳朵。


丫头吧唧一下又亲上了他的耳朵,妖狐慌忙道我耳朵没受伤!


丫头说我知道啦,可是叔叔的毛耳朵也好可爱。


她冰凉的嘴唇让妖狐浑身一抖,随后从脸到脖子都渐渐热起来,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东西在变化,于是赶紧把她从身上摘下来,三两步逃进了浴室。


8


此后妖狐总是觉得自己哪里不太对劲了,尤其是和她相处的时候。一度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还要变僵尸,不过一周也没什么变化才渐渐放下心来。然而每天回家还是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或者在害怕什么。


直到某日回家,他发现锁坏了,丫头不见了!


妖狐一下子出了一后背的汗,脑子一片空白。这屋子里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全部家当他一般都带在身上——会有什么人闯进来,还带走了丫头?他开始细嗅房间内有没有其他妖类的气味,那天晚上追打得他十分狼狈的那几个……


慌里慌张翻寻了一遍,他才松一口气,还好没有他们的气味。虽放心了,却觉一股酸涩打心尖涌出来。既然不是被劫走,那她是自己走了?自己走为什么要砸锁?


是了……反锁,她打不开。


哪怕砸锁也要不辞而别?


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调皮吗?


妖狐扭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都丧成了个八字,真是一点都不帅了。


醒醒,你都是叔叔了。


【tbc】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