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袂叁:

*没有意义的短打,没题目,没说是au的都是国设。


*奶牛猫是澳喵,黑猫是耀喵。




夏天的早上无一例外都是热醒的。



王耀支起胳膊看了眼遮光窗帘下透的光判断了下时间,原本偷睡在胸口的两只小猫团毫无防备骨碌碌地掉了下来,迷迷茫的睁开眼,两脸懵逼。
王耀皱着眉看了看自己胸口背心的汗渍,刚起床浑身都是粘腻的汗湿感,他随手摸了摸小猫的头,起身先去卫生间脱了背心丢进洗衣机,只穿着宽松的短裤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向厨房准备喂猫。两只猫几乎是翻下床的,跟在后面翘着小三角尾巴狂奔,小点的斜刘海奶牛猫腿短,地板又滑,跑几步就摔几步,嘤嘤叫的可怜。王耀开好了罐头,还拿在手里小黑猫就已经跑过来来回蹭着腿喵喵叫,他错开一点把猫罐头倒进猫食盆,胳膊一伸把费劲的奶牛猫捞过来,并排放在埋头吃食的黑喵旁边。奶牛猫想蹭蹭他的手,他嫌热,黑白相间的猫团子看起来有点沮丧,王耀顿了顿,还是摸了摸头,小猫才回去和哥哥一起吃饭。

不是他不喜欢猫,然而到了夏天不论人和动物他拒绝任何肢体接触,尤其是毛茸茸的动物,看着都热,他想着下次王濠镜回来该让他带着两只猫去剃剃毛。


工作日早晨洗澡前他不会开空调,虽然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很爽,但打开门的热浪会让人立刻想缩回脚。今天休息,他才开了空调,还拿出了小风扇准备给两只猫吹凉。夏天进厨房实在是件煎熬的事,这个时候王耀也就暂时放弃讲究吃了,比平时敷衍了不少,也会叫嫌弃的外卖。他拿了牛奶和面包准备随便解决一下,放在卧室的手机响了,他边走边咬着面包从枕头下窸窸窣窣的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免提。

“喂,到了?”


“没有,还在地铁上。”


“中午有想吃的没有?”


“先生做什么都好。”


“行吧,那我就不出去买菜了,晚上再一起出去逛超市。”


王濠镜到家开门后看到的就是一人两猫开着空调吹着风扇,躺在沙发上葛优瘫。

他没带行李只带了公文包,屋里舒适的温度让他呼了口气,但在看到王耀躺在空调口下直吹着冷风他不禁皱了皱眉。两只猫警觉的抬起头望向门口,小黑猫看到是他后又躺下了,小奶牛猫则往王耀那边凑了凑,一脸不善就差呲牙哈气。

王耀摸了摸小奶牛猫的毛安抚了下,继续躺的四平八稳。王濠镜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又把风口换了个方向,坐过来想摸摸小黑猫,被不耐烦的抓了几爪子抱着手咬咬啃啃。
“还真是不受欢迎啊你。”王耀把还在炸毛状态的小家伙往自己这边靠了靠。


“还不是先生的错。”

小奶牛猫是王耀在楼下捡的,最初没想养,但看着还没断奶又小又弱,家里王濠镜养的小黑猫又没个伴。刚捡回家的时候还有点担心会不会被家里的欺负,小黑猫初次见面围着弱弱的小奶喵嗅了又嗅,最后叼回自己窝里去舔毛去了。

有阵王耀工作忙,照顾猫基本都是王濠镜的事,奶牛猫到了该去做检查打疫苗的天数,本来被放进猫包里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王耀忙了通宵回来倒头就睡没打算一起去。下楼时小奶猫可能是感觉不到王耀的气味,叫得撕心裂肺使劲抓包,王濠镜每下一步台阶都顶着巨大的压力。到了楼下王耀被吵得从窗户探出头来喊怎么回事,奶牛猫听到他的声音叫得更惨了,连着小黑猫都跳到窗台上。王耀本来被吵醒就心烦,捞起跃跃欲跳的小黑猫关上窗户,抓起外套出门。见到本人小家伙不嘶哑着嗓子叫了,扒在网纱上眼睛湿漉漉的,王耀叹了口气,接过猫包对王濠镜说。


“走吧,和你小时候一样烦人。”

王濠镜抱着小黑猫对鼻尖,被肉垫按了脸也不生气。浑身纯黑的猫咪肉垫倒是粉粉嫩嫩,他捏了捏爪爪,小黑猫看上去是懒得和他计较了。王耀看他和小家伙玩,懒懒地支着头。

“这是第几只了?”
“不记得了…………反正总会有一只。”

王耀第一次送他黑猫是什么时候他也记不清了,他还小,记忆里的黑团子也小,他应该是高兴的,坐在王耀腿上抱着猫玩。王耀摸摸他的头,他还在好奇着怀里的小生命,没有抬头。

玄猫镇宅,庇佑子孙。

王耀有一搭没一搭的绕着奶牛猫的尾巴,已经是中午了,他和猫都有点瞌睡,王濠镜把睡着的小黑猫放在奶牛猫旁,小家伙抬头看了他一眼,舔了舔哥哥的额头,继续窝在一起睡了。他不是很饿,王耀昏昏欲睡也没去做饭的意思。

窗外的蝉喋喋不休,猫咪有规律的呼噜噜,旧空调吹风的轻响,电视里新闻说遍了天南海北,而他只能听到王耀绵长的,安静的呼吸。

他调小电视里的新闻声,挨着王耀另一边坐下,靠躺在沙发上,拿下眼镜,轻触着王耀的微凉的指尖,慢慢闭上了眼睛。








END




和七夕毫无关系的文,好久不动笔自己都觉得辣眼睛。文里的喵平时被我简称为小王喵和子澳喵,然而文里这么叫就蜜汁奇怪,所以没名字。



以前和阿千一起设想的澳总喵,小小瘦瘦一把的子澳喵长成澳总喵大概就是这样的巨兽了【没有


喜欢夏天性冷感嫌热不做的老王,只肯浴室play。头发湿透全捋过去all back的冷漠脸老王,想想就能吃十碗饭。

评论

热度(80)

  1. 久久长安袂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