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Нефрит:

本来是说要拿本家新图的梗开车,结果没有车力……也不想画完了

袂叁:

也太久没画老王了。
最近的一部分草稿破车零件,因为癖好很雷所以只和心友开车不放全图了(
极度洁癖笔下的单人都是cp,都是对方眼中的他。
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时间画澳总生贺_(:3」∠)_

袂叁:

子澳恋爱问卷,车技稀烂,假装清水选手

子澳和澳总的区别大概就是超直球和处男属性,处男攻有那―――――――――――么可爱,脱处没经验被逗会耻到不行太可爱了,之后就又是一个小狼狗小禽兽了23333

袂叁:

万圣节的尾巴(二哈.jpg

本色出演的子澳喵与小王喵~喵们我喜欢子澳喵是小哥哥www还有短发的小王喵www

老王和澳总是傻爸爸摄影担当www

【APH】极度病态

深海鱼:

架空  非APH圈勿入  撕逼不约


非国拟  与任何三次元无关   露中  红色组  米耀  金钱组 黑三角 耀中心 极其少量的米菊


弃权声明:不拥有任何人


本文警告:试水,各种三观炸裂,真正意义上的all耀,毫无节操,接受无能的话右上角有小叉叉,而且如果实在不喜欢咱们也是可以商量着删掉的,本来是私藏在文档里,犹豫许久还是拿出来刷刷节操


确定还要往下拉吗?


好,就喜欢这样的铁血真汉纸。


开始吧。


=====



王耀回公寓的时候是个阴雨延绵的下午,带着下颌上的淤青。他走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弗朗举着黑伞隔着烟雨蒙蒙的街看着王耀三番两次在雨中拨动打火机的齿轮,然后像个智商低下的无赖一样因为点不着烟而大发雷霆。


“你回来干嘛?”弗朗说。


“我没钱了。”王耀停下踹门的纯动作,朝弗朗无耻的咧嘴乐。他是个废物流氓,但的确是个英俊的废物流氓。


“你东西呢?”弗朗说,他没有动,任凭雨水砸在王耀脸上。


“扔了。”王耀耸耸肩。


“被谁扔了?”


“阿尔弗雷德。”王耀甩甩湿漉漉的头发,“那贱人靠上傻逼柯克兰了。”


“柯克兰过去三年导演了两部电影。”弗朗说,“你已经五年没有新作。”


“我的《蓝湖》能通杀柯克兰那傻逼十年。”王耀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是我把琼斯那贱人捧红的,你有意见?装逼之前先撒泡尿照照你自己,cnm弗朗西斯,别忘了,你他妈逼也是老子捧红的。”


“现在狗仔都不跟你。”弗朗说,“你现在整个就他妈一坨狗屎。”


“可你他妈就喜欢屎。”王耀抓住弗朗的领带,死劲去吻他的嘴唇。


弗朗攥起王耀的衣领将他搡下台阶,“垃圾。”他说。


“哦,垃圾人。”王耀躺在草坪上,放声笑起来。他的头发泡在水坑里,羊绒大衣瞬间吸饱浑浊泥水。他放松身体和喉咙,大声哼唱起《蓝湖》的插曲。


我品尝过硬邦邦的草莓酱


我旁观过无数软绵的生死


别来无恙啊我的爱人


不知你是否也已白发苍苍


我希望再遇见时能赏光与我支慢摇


弗朗站在那,闭眼听着王耀唱歌。他有把好嗓子,圆润恰到好处的沙哑。王耀有过他的好时候,当初时报评论说他是最具天赋的新锐导演,比名门出身的柯克兰更具灵性和潜能。学院派的老头们恨不得把王耀吹上云端。他的每一部片子都被众星捧月般推上神坛。最开始那部是《月三娘》,然后是《肉欲爱情》。弗朗记得那个时候他有多着迷王耀的电影,他的镜头会说话,用故事引诱着你的脑子和他做爱。


弗朗那个时候是新人,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要去酒店站前台才能勉强糊口。王耀就是那段时间住进酒店,然后住进他的心里。弗朗不是第一次碰见把钱往他脸上扔要求他跪下来提供特殊服务的客人。但像王耀那么嚣张的,还是第一个。


他从门口走进来,点着烟瞟了弗朗一眼说,“和我走,或者留在这当一辈子前台。”


“王先生——”


“你也许以后会碰见其他自称导演的蠢货。”王耀弹弹烟灰,不屑的撇撇嘴,“但我保证都不会有出演我的戏红,哦,先告诉你,我不接二手货,我只用我自己的人或者新人。”


小时候的草莓酱甜酸腻人


还有酣睡在草洞里的傻鸽子


此去经年啊我的情人


我在梦里吻过你眼睛


你留给我的湖蓝在崩塌前就捏碎心脏


王耀的确捧红了他,弗朗几乎抵挡不住那样如洪水般的赞誉。《风韵犹存》,弗朗永远忘不了那部他的成名之品。就像王耀自己说的,10年之内,他仍旧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人物。可《风韵犹存》至今刚好10年。弗朗咬紧牙关,让甜美的复仇在舌尖划过。王耀戏剧般的身败名裂在某种程度上让弗朗觉得是报应。


王耀不是温柔的人,多年的吹捧更让他找不着北。他不知道他人自尊的价值,或者说他压根就不在乎。给特型演员起侮辱性质的外号,明目张胆的给每个一线女星开陪睡的价,王耀从来就不掩饰自己是混蛋,尖酸的诚实是他唯一的可以被称为美德的地方。天才似乎永远和陨落分不开联系,只有被毁掉的天才才是天才。王耀一生总是被标榜为天才,现在看来上帝果真没有食言。


弗朗收了伞,推门走进屋内。他先是颤抖的到厨房喝了杯橙汁,然后像蹑手蹑脚的贼一样躲在窗帘后偷看烂泥打滚中的王耀。他一遍一遍唱着《蓝湖》的插曲,仿佛正躺在舒适的沙滩椅上。


“王耀来我这来了。”弗朗拨通阿尔的电话。阿尔是那个把王耀从他手里偷走的年轻凯子。然后他毁了他。


“我们分手了。”弗朗能听见那面有女人温柔的提醒,“我在飞机上,你应该打电话报警,我希望你以后不会再联系我。”


“柯克兰就那么好吗?”


“哦,他是直的。”阿尔说,“另外,没错,柯克兰比那个人渣好多了。”


“我知道是你先含的他JB。”


“哦,我知道你也含过,弗朗西斯。”阿尔笑出声,“谁不知道呢,所有人都知道王耀是怎么挑选主演的。”


弗朗挂掉电话,他总算知道阿尔是如何毁掉王耀的了,你要如何能期盼一个狼心狗肺的JI男给你未来,如果你从来就不在他的未来规划里。王耀已经被榨干最后一滴价值了,他已经没用了。


“喂,警察局吗?”弗朗蹲下身躲在五斗柜旁边,他希望柜子能完全挡住他的身体,还有和阿尔一样令人恶心的贪婪,“现在王耀在我房子周围闹事。”


“对,我已经申请过临时禁令。”


“我希望你们把他带走。”


弗朗将头依住身后的墙壁,他想,是王耀先抛弃他的,是他先从这间公寓搬出去。他并不欠他什么。


王耀还在唱歌。《蓝湖》是他第三部有关同性之爱的电影。专门为阿尔弗雷德琼斯量身落笔的剧本。这让弗朗西斯嫉妒得心脏抽疼。王耀从来不会为任何一个演员出镜,但独独为了阿尔弗雷德琼斯扮演了个温柔似水的旧爱。


阿尔是他的草莓酱,是他的死鸽子,是活该溺死你的蓝湖。


王耀的声音和警车的引擎越来越远,弗朗躲在五斗柜旁边流出眼泪。


*


伊万是个不折不扣的街头混蛋,但他的绰号却是天使脸蛋。他的长相少有的英俊,低垂着眉眼就像电影海报上柔光处理过的男演员。作为警察局三天两头的常客,很少有人会不认识他。但也许王耀就应该属于很少的人。


他被扔进关着伊万的铁栏后面,然后像只蠢绵羊一样摔他的脚边。他也许是个演员还是什么之类的狗屁名流。伊万蹲下身去解他手腕上的金表,反正他一定是个有钱又经常上电视的家伙。


“你这个婊子。”王耀抬起头嘲讽用耳朵听金表声音的伊万。


“闭上你的狗嘴。”伊万站起身,用鞋底碾过王耀的脸颊。


然后王耀猛地抓住伊万的裤脚,用锋利的犬齿咬进他的露出的一小块赤裸的脚踝。疼,伊万几乎觉得自己的脚筋要被王耀咬断。他是带着全然的恨意咬进去。伊万用另一只脚猛踹他的鼻梁骨,他觉得王耀是疯了,他只不过想偷他的手表,但他表现得就好像伊万偷了他妻子。


这次小争斗再次为伊万赢得了不痛不痒的牢狱之灾。


而王耀那个看上去就很有钱的阔佬在交了保释金之后就重获自由。


“我要让你为了这个蹲到死。”王耀说,他换了身西装,人模狗样的坐在枣红色审讯桌对面。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伊万伸展身躯,手铐限制他的自由,却限制不住他的好奇心。


“因为我能。”王耀笑起来,“因为我享受这个。”


“哦,你真是个傻孩子。”伊万很惋惜的摇摇头,“你知道什么是蹲到死吗?”


“让你老死在监狱?”王耀说,“我不会来探望你,但我会确保我的律师能做到这一点。”


“你最好确保这样。”伊万猛地站起身,固定在桌面上的手铐让他的皮肤勒出血痕。伊万笑出声,死死握着王耀的衣领,用气声说,“你最好确保这样,不然我保证你落到我手里那天,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真是个傻孩子。”王耀看着狱警把伊万摔回脏兮兮的地板。他弹弹衣领上的皱褶,用饱蘸嘲讽的口吻说,“你怎么会觉得我没经历过生不如死?”


“我的确怕死那些生不如死了。”王耀走到伊万边上蹲下,“但你是蝼蚁,蝼蚁说的话毫无价值。”


“你看看,你现在连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王耀用皮鞋跟碾过伊万的嘴唇,“我会保证你在狱里的生活很悲惨,毕竟我是导演,我擅长这个。”


伊万舔舔嘴唇,肆无忌惮的用目光描绘王耀的脸。他用尽全力记着他的脸,把它刻进脑子里。


“照顾好这位小帅哥。”王耀和蔼的拍拍压着伊万的狱警,然后扭头朝监控器做了个鬼脸。


伊万也带着笑意看他,那个时候的光线很好。王耀看着脸上印着泥脚印的伊万,感到某些灵魂深处的悸动再次触动他内心的观众。王耀喜欢把这种感觉称之为缪斯之吻。他这生中只遇到过三次。


第一次是他的初恋。


第二次是阿尔弗雷德。


第三次就是眼前这小子。


天使脸蛋,恶魔心肠。王耀笑着耸耸肩,朝伊万的头发里吐了唾沫,“你们这些日抛婊子,老子从来不在乎。”


*


柯克兰挂断老友的电话,蹙起眉头。他早已欠下这位律师数不清的人情。王耀不知道抽哪门子风,跑到监狱去踩一个混混的脸。这种视频如果流出去,亚瑟保证,王耀第二天就能被舆论撕得粉碎。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亚瑟并不能说自己没有责任,但如果王耀这些年造的孽都算在他头上也未免太过了。亚瑟把他推进泥潭里,然后王耀就任凭自己下陷。他面带微笑的让沼泽吞没自己,以此作为幼稚的报复。


“你在哪?”亚瑟拨通王耀的手机。


“你为什么不把阿尔那婊子还给我,你这贱人。”


“你在哪?”亚瑟烦躁的耙过头发,“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我来庆祝自己在操蛋的戒酒会坚持一年。”王耀笑起来,“哦,忘了那徽章是五年前的。”


“你站在那别动,我让人去接你。”


“我要和所有的人说你是小偷。”王耀说,“你把所有的荣誉从我身边偷走,恭喜你拿奖,亚瑟,你他妈个卑鄙无耻又下流平庸的《抄袭者》,哦,两年出拉三部狗屎,你一定便秘得厉害——”


亚瑟切了电话,让自己的司机去接王耀。等他把电话切回来,王耀还在喋喋不休,花样翻新的骂他,“我看了你的《抄袭者》,是自传吗?肯定是,因为我他妈就没见过那么烂的剧本。希望听听我的建议吗?亚瑟。没有老子给你润色,你他妈写的东西都应该冲进下水道——”


“阿尔好睡吗?”王耀说,“我一直觉得他很好睡,毕竟活儿是专业的。除了在片场像个天生傻逼,其他地方他演技绝对一流。他能火是因为我,人们爱得是老子的才华,爱的是《蓝湖》里的多诺万。阿尔弗雷德不过是沾了我作品光的JI男人偶。我们就走着瞧,看你能给他续命多久,垃圾导演和垃圾演员,你们他妈为什么不组成垃圾人联盟?”


亚瑟把手机开成公放,打开笔电开始新一部电影的筹划。王耀对他的辱骂构不成什么伤害。他不在乎这个。王耀不是个聪明人,他明知道在亚瑟心里前途和爱情的比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凑上去拿自己的未来去自甘毁灭。


“你为什么还没有羞愧致死?亚瑟,你这个恶心巴拉的人渣,没人喜欢看你拍的片子,你没有天赋,作品都像狗屁,要不是因为你爸,你连灯光组都混不进去,电影学院的高分代表不了什么,你就会捡别人玩剩下的——”


亚瑟深呼了一口气。


“你毫无天分,亚瑟。”


“你他妈谁啊?别碰老子!”


电话那边是拉扯争斗的声音,直到某个明显的意大利口音接过的电话,“老板,我找到他了。”


“把他安顿好。”


“把他留在酒店吗?还是——”


“把他带回到家里去。”亚瑟说,“小心别让人拍到。”


“好的,老板。”那意大利司机兼保镖爽利的回答。


亚瑟关了手机专心致志于自己的工作,他不知道自己和王耀的旧情还能坚持走多久,但正如他所期盼的,这份感情正逐渐在岁月的磨砺中消失殆尽。


*


王耀的胃卡在保安的肩上。他走的很稳,但王耀仍旧想吐。通过眼前的鹅卵石小路,他依稀记起这应该是亚瑟的房子。


“这是哪?”王耀抓住保安的西装下摆,“嗯?这是哪?问你呢,你这可怜又可悲的穷苦意大利佬。”


“这是柯克兰老板的房子。”凯撒翻了个白眼,不想和酒鬼一般见识。


“我好像认识你。”王耀嗅嗅鼻子,“哦,对,没错,每次都是你,你他妈闻上去就是块发霉的奶酪,死意大利佬。”


凯撒看了看路边的灌木丛,强忍着不把肩上这傻逼扔到里面。


“亚瑟没钱给你买衣服吗?”王耀打了一个非常恶心的酒嗝,“我想吐。”


然后王耀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吐在了凯撒的后背上。凯撒被震惊了,他站在那不敢动,感受着背部黏糊温热的湿润渐渐浸透西装布料,那真是恶心极了。凯撒皱着鼻子找回脑子,怒吼着将王耀扔到碎石路上。他反身死劲扯着后背看,又因为入目的呕吐物而发出干呕的声音。


“你们俩是打算互相用呕吐物把对方淹死吗?”斯科特叼着烟从凯撒身边走过。


“傻逼红毛鬼。”王耀不放过任何一次侮辱他人的机会。


“哈,那你就是精屌了。”斯科特双手插兜不介意的耸耸肩,“自己能站起来吗。”


王耀从地上爬起来,死劲去握身边不存在的栏杆。或者他想握的是灌木伸出来的枝,但那也离他太远了。


“扶着我。”斯科特将王耀抱进怀里,他闻起来糟透了,像腐烂发酵的水果。


“你弟弟今天给我打电话了。”王耀死死勾住斯科特的脖子,像溺水者不愿放手海面上漂浮的木板,“我知道他还是放不下我。”


“亚瑟什么都放得下。”斯科特亲亲王耀的头发,“一直放不下的是你。”


“你带我跑吧,斯科特。”王耀说,“带我离开这,就我们两个。”


“我长得还如琼斯像亚瑟多。”斯科特说,“我可治不好你的金发癖。”


“一会我把他带进去。”斯科特抬头对凯撒说,“你先进去洗个澡。”


凯撒点点头,在心里唾弃这些电视名人私下生活的蝇营狗苟。他们都该被拉去枪毙,拍出无数腐烂庸俗的故事,将没什么脑子的青少年引上犯罪的道路。


斯科特在树影下又抱了王耀一会,才扶着他走进屋里。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择睡你来报复他。”王耀倒在沙发上露出可爱的笑容,“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把你爸睡了,亚瑟才会真心觉得受伤。”


“你就是把柯克兰的祖先从坟墓里拉出来jian尸,亚瑟也不会真的受伤。”斯科特用手掌遮住王耀即将通红的眼睛,“睡吧,至少在梦里你还能伤害他。”


======

十七老鬼:

傲娇的少主,帅气的少主,
忧郁的少主,醉酒的少主,
各种各样的少主……啊他真可爱。

【APH】 出轨游戏(41)

深海鱼:

架空  非APH圈勿入  撕逼不约


非国拟  与任何三次元无关   露中  红色组  米耀  金钱组 黑三角 耀中心 极其少量的米菊


弃权声明:不拥有任何人


                  脑洞来源史密斯夫妇


                  出轨游戏/利益至上


======



======


 @白兔的努力 会加油哒O(∩_∩)O


 @原蓊 不开车还是因为脸皮薄,不像我已经厚如城墙了233333同样超级期待燕子和老王的重逢,啊啊啊啊耀燕组,想想就好激动~\(≧▽≦)/~


  @'~' @暮影伶仃 有更新哦(>^ω^<)喵


 @楠楠ily0125 非常感谢姑娘,胸前画心❤\(≧▽≦)/


 @小镇的矢车菊 和姑娘对拜天地▄█▀█●  ●█▀█▄


 @空乃KUn 何必腿部挂件,来都让开,先让我给姑娘捶捶腿,(>^ω^<),被夸奖的心花怒放,小心心和评论都开心的吃下去


  @麦块中的猫 @新月月月 相互绿23333这个绿字用的超级贴切233333,今天改虐濠镜233333,虐濠镜也好想笑,怎么办,最近好像变态一样,控制不住了TVT


 @低沉大提琴音色 开饭了,又更新了,菇凉快来哦~\(≧▽≦)/~啦啦啦


 @chuhaii 好的,绝对不弄死安德烈,朝灯管举手手。清辉月那句的确是自己瞎编的///新婚的话,看着姑娘就会很害羞,又怕太多话会把姑娘被吓跑,捂脸


 @Zenetsu 伊万用鞭子是因为恶趣味的设定,一想到军装伊万拿着马鞭,啊啊啊啊,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深累美人,想想就好有腔调的SM既视感,虽然有点小变态,但还请不要介意w  亚瑟后期会更帅的,相信我(>^ω^<)喵


 @miao家 现在还打不开吗TvT,今天有更新哦


 @久久长安 燕子马上要进入主线情节,好兴奋,捂脸///和菇凉一起期待


 @小九爷的土豆砸 结局大致已定,所以不用担心燕子哦(>^ω^<)喵


  @阿虞 老王还有被虐一段时间【顶着锅盖飞速逃跑


 @赤发梧桐 让我们高举燕子攻的大旗一起坐上飞驰老司机的车\(≧▽≦)/

【APH】莲河/金钗之年

深海鱼:

架空  非APH圈勿入  撕逼不约


非国拟  与任何三次元无关   牡丹莲   少许耀燕   大概也许还有点丝路


弃权声明不拥有任何人


本文前言:试阅,满纸荒唐


===========


莲儿出生在宅院里,她娘是王宅的下人,她姥姥也是。莲儿自打懂事,就琢磨着能挤进上房,做小姐夫人屋里的贴身丫头,每日服侍梳洗,活计轻巧又干净,就像三小姐门廊前站的那只学舌鹦鹉念的那样,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那才是讲究尊贵的体面人家女孩儿。如果她足够乖巧伶俐,能讨到二太太的喜欢,兴许等她在长些岁数,二太太会和她娘商量,把她要去给濠镜少爷做房里人。


想到这,莲儿腾地把脸蛋羞个飞红。她握住滚烫的面颊,在心死命唾自己没臊,怎么就和院里那只夜里叫春大白猫似的不知廉耻。莲儿对着炕桌上的匣镜,复又拆开红绳,一遍一遍的仔细编起发辫。她长得也算出挑,莲儿用沾水的小木梳细细抿过发鬓,对着镜子再三端详,一头乌鸦鸦的好头发,杏眼圆脸,天生一副温顺贤惠的模样,张婶子说大户人家都喜欢挑她这样的的女孩儿做姨太太,听话有眼色不招烦。


濠镜少爷是大户人家的儿子,自然也就会喜欢她多些?莲儿叹了口气,回想起前儿去找秀英玩平白碰一鼻子灰的事,秀英她姐当着伺候少爷屋里的肥差,总是喜欢对院里别的女孩颐指气使,还真把自己当正房少奶奶了,呸,也不照镜子瞅瞅自己那狐媚子样。莲儿气不打一处来,转念又记起少爷在雪夜里笑着问她那句,天气这么冷,怎么不和其他女孩一起躲到屋里去玩骨牌掷骰子。他长得那样好看,斯文的金丝眼镜和西式衣服,连长廊里老气的红灯笼都跟着和往年不一样的别致起来。


“哎,我的祖宗哎。”莲儿她姥姥忙不迭的打帘进来,细碎的雪花跟着身后旋落,然后融化,“你这头发是要梳到十五去呀,你妈那面忙得脚打后脑勺,你倒是大姑娘坐席,还端上了。”


“我不是得梳得整齐些。”莲儿心虚的撇撇嘴,把镜匣塞回自己被垛下。


“换上新做的那件袄。”莲儿的姥姥挪上炕,打开描着昭君出塞图的枣色炕柜门,拽出一件撒花绿袄。


“回来换。”莲儿下了炕,顶是不乐意的嘟囔,“我还得干活呢,崩上油点子新衣服都可惜了。”


“谁让你去厨房了?”莲儿的姥姥咪咪一笑,变戏法的从兜里掏出两块奶糖,“院里要来新贵人,是老爷的续弦,你妈才听见秀英他妈念叨,在角门,说是要挑个鲜亮的丫头去接,你妈这可不就给你承下了。”


“那就是新来的大奶奶了?”莲儿换上新袄,“我还以为二太太能扶正呢。”


“说是老爷早年的女同学,一直在外面养着——”莲儿的姥姥猛地收住话头,“哎,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


“我又不往外说。”莲儿系好最后一个纽襻,挺挺胸脯,扥扥下衣襟,“姥,好看吗?”


“好看。”莲儿的姥姥握住嘴直乐,“这宅院里顶数咱家丫头生得俊。”


“那我去了。”莲儿抿嘴笑,她最喜欢别人夸她俊。


“快去吧。”莲儿的姥姥拿起炕笤帚扫扫炕铺,“千万别迟了,让贵人等。”


“知道了。”莲儿出了屋,冷风兜头一倒,都顺着她的后脊梁灌进去,止不住的让人打哆嗦。莲儿揣手缩脖,小步快走,猫腰低头的朝前跑。


“呦!这谁家丫头这么顾头不顾腚的。”莲儿迎头撞进张婶子的怀里,她抬起头饶是看着张婶子笑眯眯的模样,咂摸着张婶子是故意拦她。


“婶子,你有事找我?”莲儿哈出白气。


“你姥呢?”张婶子问。


“屋里,要出门。”莲儿跺跺脚,“不过估摸眼下还在呢。”


“你这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去?”张婶子褪下袖口,她短粗软和的手指冻的泛红,圆滚滚的腕子上卡着对绞丝银镯。


“我妈让我去接新贵人!”莲儿急跑两步。


“谁啊?”张婶子伸着脖子问。


“不知道!”莲儿跑远了,她猛地回过头,辫子像马鬃一样划过自己的脸颊。“你问我姥去吧!我姥说不能让贵人等——”


莲儿跑上游廊,充耳不闻张婶子的大嗓门,张婶子就这点不好,什么事都想刨根问底,要是迁就她,莲儿估计就是明早也别想去接贵人。莲儿踮起脚,蹦跳着去够头顶的大红灯笼,可连风雪似乎也在嘲笑她个子矮,它憋着气死劲吹,让灯笼垂下的穗子,像开春时候莲江里水纹一样荡开,漾过莲儿的指尖。


乡下轿夫抬着轿子进了王家后院,他们脸黝黑,大脚像蒲扇一样稳健。从头顶冒起的腾腾热气也让这个新年更多了些热闹浓厚年味。两乘?莲儿迟疑,看着佝偻着背的刘叔笑脸相迎的给打头脚夫塞了几吊钱。


“莲儿!”刘叔招呼,“别愣着了,还不快扶奶奶下轿。”


莲儿点点头,应了声,粗苯的撩起轿帘,又哆嗦着没拿住。


“哎。”刘叔啧舌,“你妈不是说你挺机灵。”


“不碍事。”轿里的女人说,她踏出一只鞋,漆皮高跟。念过书老爷的女同学,莲儿没由来的打怵,畏畏缩缩的后退,躲到一旁,不敢抬眼去瞅女人的正脸。莲儿死死低着头,只能瞟见绿绸旗袍的角。


“莲儿。”女人和气的握住莲儿的手,“名真好听,谁给你取得。”


“我妈由着莲江胡乱诹的。”莲儿盯住女人的红指甲,直哆嗦。


“你为什么不看我?”女人轻轻扶住莲儿的肩。


“莲儿,抬头,让奶奶看看。”刘叔满脸赔笑。


“奶奶。”莲儿蚊子似的应声,抬起脸。


“真好看。”女人笑了,温柔的眉眼像春水梨花。她长得才叫真好看,莲儿想,怪不得老爷喜欢她,愿意让她做奶奶,她比二太太还好看。


“耀,下来,去见见你父亲。”女人回身招招手,招呼一个和濠镜少爷一般大的哥儿过来。合体剪裁的灰蓝长袍,从他身上,莲儿能看见濠镜少爷的神色。和老爷一样,王宅的后人,无论年幼亦或年长,眼神中总是蕴含着某种洞悉世事的平静。


“小少爷。”刘叔忙不迭的上前,小心恭敬的引着往老爷的厢房走。


莲儿搀着大太太的手跟在后面。大太太的漆皮高跟鞋踩在刚扫过的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儿。那声和大太太握在手里的帕子上的香味一样让人守不住魂。都是柔柔的一缕,顺着耳朵和鼻子钻进心窝里,让人控制不住酥了魄。


莲儿又偷着拿眼去瞄王耀,他比濠镜少爷更像老爷,也更不像。他的眼睛和大太太的眼睛一样温柔,总是含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那不是双男人该有的眼睛。莲儿又想起濠镜少爷,濠镜少爷也温和有礼,但眼睛却像老爷,是寒冬夜里莲江。


莲儿跟着刘叔七扭八绕出了后院,又走过二太太的厢房。二太太的窗帘撂着,但莲儿肯定二太太知道老爷续弦的事。刘叔在这宅子干了三十年管家,他知道王宅每条小路,比知道自己手心的纹路的都熟。其实去前面不光这一条路,但莲儿猜,这也许老爷吩咐刘叔有意为之。


“太太少爷,留神脚下。”刘叔堆笑,“您先歇歇脚,我这就去请老爷。”


大太太挨着偏椅坐下,好脾气朝端茶的老妈子笑,道了句谢谢。老妈子有些发懵,心里琢磨不出这位太太的身份来历,或许是那些洋式学堂的做派?莲儿也不猜不出来,但这一点让她非常印象深刻。太太带来的耀少爷也是如出一辙的谈吐,他像太太,所以老爷一定会喜欢他。


老爷不是一个人,他从外面赶回来,身边带着濠镜少爷。


“清器。”太太站起来,发出很真挚爽朗的笑。


老爷点点头,端着架子,但是下人都能看出来他很高兴。老爷不常高兴,但只要高兴,就会从眉眼中透出和气善意。他向前握住太太的手,将她领到上首的太师椅坐下。“见过你母亲。”老爷对濠镜少爷说。


“母亲。”濠镜少爷朝太太欠身,看不出喜怒。


“耀比你长两岁。”老爷又说。


“哥。”濠镜很轻巧的唤了声。


“你妈呢?”老爷问。


“老爷,二太太说她身上不爽——”刘叔弓着腰。


老爷打断他,“叫她过来吃饭。”


“老爷——”刘叔满面为难。


“我去。”濠镜少爷脱了斗篷和礼帽,转身出了厅堂。他从始自终都没看过耀少爷一眼。


*


二太太挽着发髻,湖蓝旗装,低眉顺眼的坐在老爷右手旁。二太太是个美人,但一放在太太身边就显得没那么摩登漂亮。莲儿小心伺候王耀漱口,偷着打量对面的濠镜少爷。太太和濠镜少爷都穿着新派,他们两个看上去倒像是娘俩似的,莲儿忍不住在心里偷着笑。刘叔拽拽莲儿的袖口,示意她出去,秀英她姐带着几个大丫鬟从门边溜进来。


“新太太好看吗?”秀英在门口等着,满面期待。


“好看。”莲儿实话实说。


“比二太太还好看?”秀英分给莲儿两块糖。


“比二太太好看。”莲儿寻思了会,“她长得像画报上的女人。”


“哟,那可够浪的。”秀英笑起来。


“瞎说。”


“我没瞎说。”秀英争辩,“我妈说隔着廊子都能听见她的笑声,你倒是说哪家的姑娘能那么不尊重,那不是浪,是什么?”秀英从兜里抓了把瓜子嗑,“你看二太太。”她嘴总不闲着,“虽然家里破落了,什么时候不是本分有礼,要我说,男人就是贱,就是喜欢让狐媚子缠着。”


“真不害臊。”莲儿边走边捶了下秀英的肩头,“那是姑娘家该说的话,还男人,你又见过多少男人。”


“莲儿,你别以为我傻,你那点小心思我可什么都明镜似的。”秀英压低声音,拽着莲儿的脖领,凑到她的边上咬耳朵,“你不就看上二少爷那皮相了吗?”秀英的唾沫星子是热乎乎的蒜臭,“我可告诉你姨奶奶没那么好当的,新鲜劲儿一过,谁还把你这穷丫头当个玩意儿。”


“有胆倒是你姐嚼舌头去!”莲儿仿佛被攮了一刀,她脸色怵然煞白,抬手使劲搡了秀英胸脯一把,“滚我远点,你才是玩意儿呢!”


“我是告诉你!”秀英拔高嗓门,“别不知好歹的!”


“吵什么!”李嬷嬷小脚挪得飞快,从身后赶上来,狠狠拧了莲儿和秀英的腮帮子,“一对烂嘴货!小心我告诉你们妈撕了你们的BI脸。”


秀英想顶嘴,莲儿拉住她的胳膊,小声嘟囔了句,“听见了。”


李嬷嬷瞪着秀英,“你给我仔细点。”


“老骚蹄子。”秀英等李嬷嬷走远,狠狠往地上啐了口吐沫。


“行了。”莲儿白了秀英一眼,“瞧把你厉害的。”


“本来就是。”秀英和莲儿往前走了一段路,她俩别过头谁不说话。寂寥的长廊只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灯笼映出的影。又过了一会,秀英终于憋不住了,“行了,你是奶奶,我错了行了吧,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我没生气。”莲儿靠住栏杆。


“别没完。”秀英也停下来,挨着莲儿站着,又小小声的说了句,“我错啦,别生气了。”


“我没生你的气。”莲儿倚住朱红的柱子,低头盯住自己的绣花鞋。“就是我想当玩意儿,也轮不到我。”


“放屁。”秀英坐下来,“咱们宅子里就数你出挑。”


莲儿笑起来,死劲拿手指戳秀英的脑门,“怪不得长了颗媒婆痣,顶会哄人的油嘴滑舌。”莲儿的脸被灯笼映得红彤彤。“你姐不比我好看?”她仰起头,张开红润的嘴,吐出一点舌尖去尝飘进廊子的雪花。


“她那才不是好看,是会舔腚,舔得刘叔那叫一舒坦。”秀英噗呲笑出声,“你没看她对男人那股上赶子劲儿,隔着二里地我都能闻见她身上那股骚味。要不她为什么烦你去上房?”


“为什么?”


“你要是把她顶掉,她可干什么去?”


“你意思二少爷能看上我?”


“不知道。”秀英摇摇头,“我只知道做人小老婆,还不如做小猫小狗得意时间长呢。”


*


莲儿被拨到上房伺候新来的王耀少爷。李嬷嬷来贺喜,全然不提昨晚要撕烂莲儿嘴的事。


“莲儿这孩子真是好福气。”李嬷嬷笑眯眯的坐上炕,笼着炉火搓搓手。“昨天新太太点名和老爷要了这妮子去,我早说过,莲儿这么俊的姑娘以后肯定是贵人的命儿。”


“哪里话,还不是借您吉言。”莲儿的姥姥放下针线箩,连忙赔笑,“莲儿她娘去把我箱里那茶叶捡好的给嬷嬷沏上。”莲儿姥姥到底是有些见识,她可不想莲儿她娘似的见识短,急着给自家孩子树敌。“莲儿这孩子总是粗粗笨笨,要是到了上房,我还指望您多照应呢。”


“那是自然。”李嬷嬷很受用,她解开手里的包袱,献宝似的露出件桃红色的袄,“瞧,新太太赏的,西洋料子,你在市面上都买不着。”


“怪稀罕的。”莲儿的姥姥摩挲领口处的银鼠皮毛。


“风毛出得多好。”李嬷嬷微微塌下右肩,从袖兜掏出二两银子,“喏,这也是赏得,说是给你娘三买些酒菜吃。”


“那花的了这么多。”莲儿的刘姥姥推过银子,“您也是不容易,这大雪天的。”


“太太赏你的,我可拿不得。”李嬷嬷推辞,低头喝了一回茶水,笑而不语的扫了圈屋里的摆设。她也算半个主子,自然看不上这点油水,何况传出去面上更是无光。


“嬷嬷,我就和您说句体己话吧。”莲儿的姥姥看出李嬷嬷没工夫绕弯子的意思,“我早就把您当成自家人了。”


“哎,老姐姐,有你这句话,我也是知足。”真心或假意都无所谓,反正人老了连说个谎都能把自己蒙进去。嬷嬷顺势抹了把眼泪,“你是知道的,我是老了,不中用了,可我家里还有个半大的丫头——”


“锦云姑娘模样拔尖,性子也要强,就是差个机会罢了。”莲儿的姥姥笑起来,“这事我告诉妮子,要是少爷屋里再缺伺候的,第一时间告诉您,正好她们姐俩做个伴儿。”


“那就谢谢老姐姐了。”李嬷嬷收起眼泪,起身下了炕,“你瞧,我这一坐下就没完,这上面还等着我。”


“贵人事多。”莲儿姥姥趿拉着鞋,披上衣服,“您不多留留?”


“不了,赶明儿有空在来找老姐姐好好拉拉家常。”李嬷嬷撩起帘子,“别送了,外边风雪大着呢,大过年的,别着了风寒。”李嬷嬷将莲儿姥姥推回屋子,“老姐姐记得我那丫头的事就行。”


“忘了什么也忘不了李嬷嬷。”莲儿的姥姥笑呵呵的揣手,看着李嬷嬷的青色坎肩拐进院角。


“妈,进屋。”莲儿的娘没好气的把茶根泼进雪地,“你捧她做什么,她算哪门子东西,跑这来屁YAN插鸡毛。”


“行了行了。”莲儿的姥姥掸掸身上的雪花,坐回炕上穿针纳鞋底,“哪来那么大气性。”


“咱家拿过她一星半点什么?”莲儿的娘顶是不服气,“她每回不是狗眼看人低的,拿眼扒拉咱家莲儿多少回,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我什么不知道。”莲儿的姥姥瞟了她娘一眼,“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你怎么都是当娘的人,也不懂替孩子谋划谋划,和你爹一样,活该一辈子牛马命。”


“反正我不待见她。”莲儿的娘气哼哼的通通炉子。


“也用不着你待见。”莲儿的姥姥蹙起眉,针扎着指肚。她姥姥用大拇哥抹干净珍珠泪大小的血珠子,重新琢磨起手里的鞋垫花样。


*


“你不愿意?”王耀少爷朝莲儿笑,狐狸毛围脖显得他更好看。


“愿意的。”莲儿点了点头,可眼睛不住的往二太太屋的方向瞟。


“哦,你喜欢他。”王耀放下伸缩箱照相机,从后面握住莲儿的手,让她举好镁闪关灯,“拿稳了,千万别怕,就是一闪就过去了。”


“我才不怕呢。”莲儿想还嘴不敢又不甘心,只好轻轻哼了一声。


“。等我照完这几支梅花——”王耀钻回布下面,“就给你照。”


===========


试水的话就不好意思艾特大法了,还望各位姑娘喜欢,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