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美国队长-Eyes Off You

罗密欧酱:

Bucky曾说要教他跳舞。

那时他喝得烂醉,连步子都迈不开,耍赖般的依靠在瘦小的Steve身上。Steve被他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只觉得颈骨都快折断,但又没法把他扔在路边不管,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只当是负重训练,还能锻炼下体格。

本来今晚是要来个双人约会的,可惜对方没人对Steve有好感。尴尬到后来,Bucky索性说要不就这么散了吧,语气挺直白,弄得人家姑娘几乎下不来台面。

Bucky这人就是这样,对朋友非常热情,可对女士有时就显得粗鲁许多。Steve常说他不该这样,他们应该要做绅士。

得了吧,我们不过是混迹在布鲁克林的小人物。能和姑娘跳支舞亲个嘴就很好了,她们也没指望我们能穿得多漂亮,头发抹得有多平整。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怎么能交到女朋友。

“很简单啊。”Bucky突然挥动手臂,身体向前一顷,就在快要摔倒的前一刻,左脚一跺,右脚靠上,保持住了平衡。他醉醺醺的笑道,“你只要大胆地去追就可以了。”

Steve靠在墙上边喘气边笑,问,怎么追?

“小姐,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Bucky夸张的鞠了一躬,黄色的灯光落在他的头发上,他抬起脸,笑得像一只正在伸懒腰的猫。然后他一个趔趄,向前栽去。Steve赶紧冲过去扶,他就那么懒懒的用头抵在Steve胸口上,笑着说,“这么说就行了。”

Steve把他扶正,一低头,自嘲道:“可惜我不会跳舞。”

“我、我教你……”

“得了吧,你能自己走回去就帮我大忙了。”

“不行,我要教你。”Bucky沉下脸来,打了个酒嗝,“现在。”

“别闹了,快回去吧。”Steve正要重新架起Bucky却被对方逮了个正着。他一手握住Steve的手,一手揽住Steve的腰,用力眨了眨眼睛,说:“我……数一二三。预备——”

Steve知道这会儿要是拒绝了Bucky绝对能缠他一晚上,还不如任他胡闹一会儿等闹得没力气了再想办法拖回去。所以现在他便配合的挺直腰板,抬头看Bucky,苦笑道,好啊,那你开始吧。

Bucky得意的傻笑道:“开始了啊。一,二,三……”

才第一步,Steve就狠狠踩了Bucky一脚。这力度对他这种身材的小个子来说算得上异乎寻常了。Bucky嗷了一声,大概是酒精的缘故觉得不算太疼,愣了一下,突然吃吃笑起来。他说对不起,我忘了是自己说要教你跳舞的,我来当女士,你顺着我跳行吗?

“你说了算。”

“嗯,那么……”Bucky抖了抖肩膀,让Steve原来放在上面的手滑到腰上。“罗杰斯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Steve竟有点紧张,清了清嗓子低声说好了。

Bucky迈开步子。灯光很暗,Steve看不太清脚下,他只能顺从着Bucky的动作,像木偶般被他扯来扯去。当然,在他为数不多的,和女孩子跳舞的机会里,他也是被这么拉扯着的。但Bucky有点不同,他扯他的动作带有男人间特有的亲密,像一种秘密的玩笑,叫人忍不住想笑。

Bucky没有坚持多久,酒精重新霍住他的身体,让他像块浸饱了水的海绵一样沉沉压下。这回Steve没能挡住他,两人抱作一团摔进垃圾堆里。

“噢老天!”

四条腿四只手交叠在一起,Bucky努力想站起来却只是把Steve压得更疼了而已。Steve又好气又好笑的抓着他的手说,“这才是你的手。”

“对不起。”Bucky放弃挣扎,索性安定的躺了下来,“我没压伤你吧?”

“没事。就是断了一根肋骨而已。”Steve挨着他躺下。

Bucky听了瞬间猛地坐起来,一脸无措的瞪着Steve,湿漉漉的眼睛一瞬不瞬,显然吓坏了。“老天,伙计,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你还好吧?我送你去医院?”

“哈哈。”Steve笑得忍不住蜷起身来,“哈哈哈哈,你竟然信了。”

Bucky愣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才反应过来,本来想发火,但想到刚才那一下的确有可能弄伤Steve又觉得有些后怕。他轻轻锤了Steve一拳,皱起眉头。Steve知道玩笑过火了,急忙爬起来道歉。Bucky摇摇头,伸手揽住了Steve,他说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什么意思?

你看,我不是快参军了嘛。

“所以?”

Bucky舔了下嘴唇。

Steve敲了敲他的胸口,认真说道,“我会追上你的。”

Bucky沉默一会儿,然后吸了吸鼻子,把头靠到了Steve的肩上。

“我会追上他的。”Steve边说边把一件衬衫折好放进旅行袋里。

Sam抱肩站在一边,拒绝发表任何评论。Steve等了半天没等到一点反应,有点心虚,心烦意乱地把剩下的衣物一股脑塞进袋子里,转过身用一种更像是说服自己的语气对Sam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让他一个人流浪在外。”

“我没意见,你不用对我说这些。”Sam耸了耸肩。

Steve看了他一眼,好吧,他说,又看了一眼。Sam走到他身边,“所以你准备从哪儿入手?”

Steve垂下头。他住院期间看了不少从各种途径得来的有关冬兵的资料,上面清楚写明这七十年来Bucky是怎么被那帮人当做物件一样对待的。他们给他洗脑,让他杀人,然后在不需要的时候把他冻起来,像个木偶般扔进储藏室。

Steve无法不去想象Bucky被浸在药水中的模样,他想象冰霜攀上他的睫毛,想象他惨白的面色,想象他孤零零的立在仓库里,积满灰尘,直到下一个想利用他的人拉开大门把他倒出来,洗个脑,再放出去。

这种想象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变得越来越生动,像把钝刀,一下下戳着Steve的胸口。他想要立刻冲出去找他,结果却连第一步的方向都不知道。

Steve在床上坐了下来,他反复看着自己的裤子褶皱,最后说,我要先回家一次。

Sam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Steve回到自己的公寓,那里早就被人收拾干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懒得去想是谁干的,既然还能用,那就继续住着,美国队长可没那么挑剔。

掏钥匙开门时他敏锐的察觉到门锁有些松动,似乎是被人硬拉开又接上的。Steve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但肌肉已经绷紧,随时可以挥出重拳。

门开了,房里没人,只有窗帘随着风静静飘动。当门咔哒一声关上时,有个声音从墙那边闷闷传来,他说,谁是Bucky Barnes?

Steve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举起双手尽可能轻的朝墙那边走去。他看到Bucky坐在他的早餐桌前,穿着不知哪儿弄来的连帽衫,眼睛隐藏在棒球帽的阴影下。

他能感到Bucky的紧张,但也能感觉到尽管他很想走却始终等在这里的微妙之处。

“你等了多久了?”Steve柔声问。

Bucky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我能坐下吗?”Steve看了看Bucky对面的座椅。

Bucky想了一会儿,慢慢点了点头。Steve放下一直高举的手,拉开椅子坐下。椅子在地板上滑动时发出一记刺耳的声音,Bucky似乎想起了什么,皱起眉头。

“所以,”Steve直视他的双眼,“你还是没想起任何事?”

“我……”Bucky犹豫着措辞,他甚至舔了下嘴唇,这表明他现在很烦躁。“我去了博物馆。”

“你看到那些制服了?”Steve笑起来。

“什么?制服?噢……不,我不是说那个。我看到了照片,James Barnes,Bucky。”Bucky慢慢说,“他和我长得一样。”

Steve决心这次要慢慢来,所以他用眼神示意Bucky自己讲下去。Bucky又舔了下嘴唇,“所以我就是他,Bucky Branes?”

“我想是的。”Steve评论道。

“但是他七十年前就死了,掉下火车?”

“我们以为你死了。山很高,而且一直下雪,我不能让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森林里不停寻找……”Steve低头看着Bucky放在桌子上的手,它们带着手套,“对不起。”

“如果我那时拉住了你,或者坚持搜索,你就不会……”

“对不起。”

“所以你们认为我死了?”Bucky没有理睬Steve语气里的痛苦。

“是的。”Steve快速吸了吸鼻子。

“噢。”Bucky平静地说道,好像这一切都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只是来听个故事然后就走。

“对不起。”Steve重复道。

对现在的Bucky来说,任何道歉都无关痛痒。他仍旧没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他站起来,压低帽子准备离开。

Steve不想让他离开。他说你想知道你以前的样子吗,我还有些以前写的日记,上面应该有你的信息。

Bucky停下脚步。

他没动,Steve只当他想看,立刻转身进房间翻找。还好Peggy有替他保留下来,他拿了几本急忙回到起居室。Bucky还站在原地,拒绝接近或坐下。

日记里夹了好几张他和Bucky的合影。Steve拿起一张朝Bucky递去,“这是1941年,我和你在军营里,那时刚好有记者过来采访,就给我们拍了一张。”

“这张是1940年圣诞,看到这傻气的帽子了吗?你硬给我套上的。”

“还有这张。”Steve的手指温柔的划过照片,“这是在一切还没开始前。我和你,在布鲁克林。”

照片上的他还是个瘦弱的小个子,而Bucky比他整整高出一个头,他歪戴着帽子,亲密的揽住他的肩膀。两人对着镜头笑得都很放肆。

Bucky之前都没什么反应,直到听见Steve谈起这张照片时的异常语气才微微瞥了一眼。他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说,他不像你。

“嗯?”

“照片上的人。”

“噢,那是我还没成为超级士兵前的样子。差别挺大的是吧。现在想想那段日子可真是难熬极了,又瘦又小,还总喜欢招惹比我厉害得多的人,没有姑娘喜欢,连参军都没人敢要。”Steve苦笑一下,“但你始终陪在我身边。Bucky,你从来没离开过我。”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觉得,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Steve把照片夹回日记,他低下头轻声道:“我现在仍这么觉得。”

“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你。从一开始起就喜欢。”

“什么是喜欢?”

“唔。”Steve假意咳嗽几声,“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但就像你曾对我说的那句话一样,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Steve对Bucky微笑道,“我怕以后没机会对你说。”

“你很奇怪你知道吧?”

“是吗,常有人这么说我。”Steve挑了下眉。

“他们不愿跟我说话。”

“什么?”

“那些医生,他们怕我又不怕我。”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Bucky似乎不太愿意谈这些,他轻轻摇晃着脑袋,含糊不清的说道:“就那些事。洗脑什么的。”

Steve拼命抑制住想要砸烂东西的冲动。他问你为什么不逃呢?

Bucky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困惑,他快速舔了好几下嘴唇,好像很口渴似的。他犹豫着说,因为我要完成任务。我必须完成任务。

“你就是一个任务。”他终于肯看Steve了。可真当他把目光投过来时,Steve却感到一阵痛苦,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Bucky仍旧看着他,好像他是个雕塑什么的。他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没杀了你?”

Steve几乎要在心底乞求他能想起自己来了。他说因为你是我的朋友,Bucky,你是一个好人。

“我不知道。”Bucky喃喃道,他又重复一遍,“我不知道。”

“留下来吧Bucky,我们一起想办法。”Steve伸手去拉Bucky,但对方很快反应过来,手腕一扭反钳住Steve的手臂。他将Steve的手背到身后,逼得他不得不背对自己。Steve听到自己的关节和Bucky的金属手臂一起滋滋作响。

“留下来,Bucky。像我们过去那样。”他坚定地说。

“我没有过去!”Bucky突然大吼道。

“你的过去就是我!我和你一起度过了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只要你和我还活着,我们的过去就会一直存在。我清楚记得你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记得以前你是怎么嘲笑我却始终陪在我身边,我记得在大火中你是怎么不肯离去坚持要等我一起。Bucky,你对我意味着一切,不论这个世界怎么改变,哪怕是汽车开到天上去了,你都会在这里。”

“如果你忘了,那就由我来记。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留下来。”Steve最后说。

“我不能。”Bucky呢喃道。

Bucky松开了Steve的手臂。他说,我什么都没有。

“你有我。”

Bucky听了这句话竟微微地笑了一下,那一瞬Steve仿佛可以见到从前的Bucky正隔着时光的流屏对自己在扎眼。Bucky说,也许吧。

“留下。”Steve重复道。

“不。”Bucky这次干脆的摇了摇头,“我必须自己去找些东西。”

“我可以陪……”

“不!”Bucky加重语气道,“我必须一个人做。那是任务。”

“……”

“但……”他抿了下嘴唇,仔细斟酌着接下去要说的每一个词。“但我会记住你的。因为你是任务。”

一时间Steve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拥抱Bucky的冲动,取而代之的是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嗯,他重重点下头去。

“我会等你的。我一直就在这儿,哪儿都不去。”他快速补充道。

Bucky还不太能理解他这种复杂的感情,可是他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抗拒了。他感到迷惑,却并不反感。模模糊糊间他觉得Steve对于他好像一个习惯,哪怕时间过去再久,只要一触动,依旧能凭感觉做出行动。就像他没有杀了他,并在水底把他捞起来一样。

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他最后看了Steve一眼。对方很听话的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没有靠近,Steve的眼睛始终注视着他,即使其中包含着就算是现在的Bucky也能一目了然的难过。当两人的目光相交时,他不再移开视线,他甚至鼓励似的笑了一笑。Bucky不知道他是在鼓励自己还是他,唯一知道的是,这种目光非常温暖。

仿佛是冰层中的一股暖流,叫人从心底里发出颤抖的叹息。

Bucky最后看了他一眼,消失在窗口。

END


评论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