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托尼·史塔克回忆录》节选——《钢铁侠与阿斯加德兄弟》(一)

Fagus:

 


(前文略)那段时间雷神不开心。我对史蒂夫·罗杰斯说,“如果托尔高兴得起来,那才是见鬼了。”史蒂夫指责我太过刻薄,他委婉地表示我应该帮助托尔,“毕竟大家曾在一起战斗。”


我不是没想过帮助托尔——但托尔破坏了友谊的大前提。我不认为结婚是件坏事,虽然我并不向往婚姻,不过,假如朋友获得了理想的爱情,我也会为之鼓掌。可托尔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个错误,尽管他强作欢颜,还在社交媒体开设账号,炫耀他所谓的“幸福的家庭生活”。“他早晚有一天会离婚,”我下了判断,“十年之内。”


娜塔莎·罗曼诺夫反驳说,“一般而言,人们结婚七年之后就会彼此厌倦。”


我正要表示修正自己的观点,娜塔莎却冷淡地指出,“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上千年,假如要分开,恐怕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所以不能指望女人能够理性地看待婚姻问题,即便是赫赫有名的黑寡妇,也被表面的幸福蒙蔽了双眼。后来果然不出所料,托尔来到复仇者大厦找我倾诉,抱着他的长子,那匹小狼崽当时才七个月大。


“洛基不喜欢芬里尔,”雷神委屈地——诸神在上,他竟然会有“委屈”的表情!——晃动襁褓,仿佛怀里的不是婴儿,而是墨西哥卷饼,“为什么?芬里尔很可爱,是不是?”


“可爱极了。”小辣椒·波兹将卷饼接了过去,“瞧瞧他的眼睛!蓝色的,哦,上帝,他冲我笑了!”


芬里尔必将是个花花公子,用外表和甜言蜜语迷倒无数女人——预言后来成真,我托尼·史塔克是地球有史以来最睿智的人类,从不会失手。当时我对托尔说,“洛基不是不喜欢芬里尔,我想他是不喜欢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不,他喜欢我。他只是无法忍受……”


其实,“无法忍受”这点我倒是能够理解邪神洛基。“没有哪个男人喜欢生孩子,就连很多女人也不喜欢婴儿。”我敏锐地指出,“他活了一千年,突然怀孕了,对斑比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他本来就是双性,约顿人天生如此。”托尔小声嘟囔。


“他本来就是双性与他不想生孩子不构成矛盾。”娜塔莎加入了逗哄婴儿的行列,就连布鲁斯·班纳也跃跃欲试。我头疼地祈祷,待会儿芬里尔的哭声不要使他变成绿色。而托尔还在试图证明洛基喜欢怀孕,“他没反对……”


“你问过他吗?‘嗨,弟弟,我希望咱俩生个孩子!’”


“没有,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水到渠成的吗?”


天知道是谁教给托尔“水到渠成”的含义,至少我不认为他正确理解了这个词,“你该问问他,你们结婚前都没有交流过吗?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如何养育孩子……之类的问题。”


“洛基爱我。”托尔坚定地说,然后惆怅地叹口气,“他就是不太喜欢芬里尔,芬里尔像我却不像他。我想,下次生个绿眼睛的宝宝,他说不定就能担起父亲的责任。”


“做梦去吧!”


 


我没等来绿眼睛宝宝的好消息,却从史蒂夫那听说,托尔与洛基大吵一架,不得不抱着芬里尔躲了出来,住在纽约上东区某处高层公寓的顶楼。“可怜的神,”我优雅地端起咖啡啜饮,心中颇为不屑。托尔是个顶天立地的神,这毫无疑问,但他选择配偶的眼光却着实有些问题。邪神洛基根本不适合结婚,他自由放纵,善变得像纽约六月的天气。“离婚……对孩子的成长会有影响吧?”班纳拿着本心理学书籍翻看,“好吧,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点,我就是感觉……芬里尔那小家伙过于可怜了。”


“洛基拒绝抱这个孩子,”波兹说,“他歇斯底里地抓托尔的头发,挠的他脸上都是指甲印。”


“斑比的指甲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我讥讽地说,波兹立刻投来不满的眼神,“你该为托尔感到难过,托尼。”


“我是很难过,要是他听我的话不与亲兄弟滚上床,也就不会面对扫地出门的风险。”


“洛基是领养的。”


“那也是兄弟,根据美国法律,领养的兄弟——或兄妹也不能结婚,这是伦理道德层面的问题。”


波兹对我的理性怒不可遏,她很喜欢芬里尔那个小狼崽子,这我清楚。“洛基说不定是……产后抑郁症。”我在波兹爆炸的前一刻为雷神找到了借口,“班纳应该把书借给托尔读一读,说不定能有助于家庭矛盾的解决。”


家庭问题尚未解决,托尔又来到了复仇者大厦。说实话,我曾经无数次建议他在大厦里久居,“有个房间也好,不必担心被赶出去。”托尔坐在沙发里大吃炸鸡块,他抱怨连天,原来洛基强行通过了阿斯加德的某条法律,“禁止阿斯加德人在室内吃炸鸡。”


“这是无上的美味。”他的膝头躺着芬里尔,那小东西长大了,好奇地伸手抢夺父亲手里的鸡块,“你还没长牙,不能吃这个。”托尔得意洋洋,“洛基如果知道我喂你炸鸡,咱们谁都别想好过。”


“那你要怎么办?”我问雷神,“暂时在我这里躲一躲?”


“我是得避避风头,吾友。”托尔感激地说,“谢谢你,我要等洛基冷静下来。我最近不知怎么了,时时刻刻找我的麻烦。我自信没对不起他,除了偷吃炸鸡以外。”


我把班纳的心理学读本扔给托尔,建议他好好读读。但他没有认真地学习中庭人的智慧,因为洛基来到客厅,把沙发、炸鸡和桌子炸的粉碎,绿眼睛含着泪水,好像我们联手欺负他似的。


“哦,托尔!”斑比的泪水滑落,“我不舒服,你却在这里吃炸鸡块?”


他嘴角扭曲,好像马上就会呕吐出来。事实上他真的吐了,“那股子油腻腻的味道让我胃疼,我恨炸鸡。”我却心脏一沉,波兹、班纳和娜塔莎也是同样震惊的表情。


是的,洛基又怀孕了。


“我就干了那么一次,”托尔喜滋滋地坐在一地碎屑中,“真的,好吧,虽然他是不太同意……但我没有很过分,安全套破了,这不怪我——我向我父亲的胡子发誓,我绝不是有意为之。”


 



评论

热度(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