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长安

《被嫌弃的受的一生》无责任番外

WingYing_黑翼:

《被嫌弃的受的一生》无责任番外


 


 


天门宗贺兰芝,自少天赋异禀,不足十五就已是结丹后期。自古传说麒麟乃是祥兽,麒麟骨亦是上古留下来的圣物,除了天门宗辟宗之主之外,贺兰芝是这数百年来第二位麒麟骨扇所承认的主人。因此,他年纪轻轻,就已被尊为天门宗少宗主。


 


贺兰芝生性温善,眼似桃花,本该是天生的多情种子,然爱慕他者众,却不曾听说贺兰公子中意谁人。


 


贺兰芝突破出窍期之后,自以为修行多有不足,不可偏安于一隅,便决心告别师门下山到俗界历练。此去有云霄宫弟子裴明轩同行,二人相识于年少,交情非同一般,裴明轩之妹亦爱慕贺兰芝极甚。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注定是空盼望一场。


 


这二人结伴同行,一路斩妖除魔,惩恶扬善,要不了多久,双侠之名声便远播四海。两人因声名过甚,到哪里都有人争相巴结。此下,二人一脚踏进城中,太守便派人到城门迎接,于府里设宴款待两位仙长。


 


太守府富丽堂皇,美婢如云。便看席上坐着的那二人,气质与众人明显有别,那一个英俊肃穆,看着甚是不好相与,另一个却宛似美玉,容貌远甚凡人。宾客争相上来敬酒,只是这些凡人没有看人的眼力,错将那神情严肃的认作天门宗少宗主,反是因此而冷落了正主。


 


酒后,裴明轩便冷哼道:“这些俗界人真是有眼无珠,亏敏之你受得住。”那执扇人只一莞尔:“我倒觉得不坏,再说——”他用扇轻轻一点桌上的酒,“看来,刘太守是十分想认你这个女婿了。”


 


裴明轩将酒杯拿过来一闻,脸色就变了一变,直接将酒摔碎了去。贺兰芝长笑着推门而去,行过长廊,笑声渐止,负手抬头看一看月空。无论是在蓬莱山或是俗界,天穹依旧如此遥远,他想到哪个同门曾经说过,凡人庸庸碌碌几十年,争权夺利不择手段,到头来,也不过是一抔黄土。


 


“我们不也是一样么?”贺兰芝自喃喃道。遂又一摇头,想是酒喝多了,于此庸人自扰,便自行回屋中,简单洗漱一番,这才要歇下。


 


子时三刻,床上之人蓦然睁眼。只看他目色微冷,起身掀开帷幔——


 


贺兰芝因父母惨死于魔修之手,素是嫉恶如仇,这两年他行走于俗界,不知亲手杀了多少只妖魔。此下他与裴明轩会到此处,亦是追着一个魔修而来。这魔修以吸食女子精气为生,已经残害了上百个闺中女子。这淫徒狡猾多诡,贺兰芝几次扑空,这一回他先一步在城中各处布阵,一旦有魔气,必会先一步被他所察觉。


 


贺兰芝一路追至城外,远远果真见到那魔修的踪影,而令他感到意外的,竟是有人先他一步与那魔修交上了手。那身影艳红如火,青丝如瀑,红袖扫过,寒剑出鞘,身手极快。那魔修长得一张俊美的脸皮,眼神却淫邪下作:“小美人儿好大的脾气,跟哥哥我回去,叫上几个人来,保管弄得你舒舒坦坦。”此话甚是不堪入耳,便看那红衣少女猛地抬眼,露出张极是艳丽的脸,即便是贺兰芝,亦在顷刻间微微失神。却看那少女红唇微启,咬牙说了句:“去死……!”杀招尽出,不留余地。


 


转眼二人已过了不下百招,那少女虽剑势逼人,但修为终究不如敌人。“呜!”眼看她不及躲避,肩上生生受了一掌,贺兰芝自知不得再袖手旁观,祭出本命法宝,只身闯入二人之间。那魔修见中途杀出个程咬金,脸色一狰狞,招数转急,几十招下来,便退了一退,神色微变道:“麒麟扇……莫非,你是贺兰芝!”


 


骨扇悬空,紫袖翻飞,罡风之中,扇面渐渐展开,随着灵气的注入,一字字金文显现。听见那魔修认出自己来,男子只冷冷地一勾唇,晃似玉面杀神:“晚了。”现在要逃,早已经来不及了,杀阵已结,必要祭血!


 


将那魔修击杀之后,贺兰芝一收骨扇,不及去看那魔修,便先回过身快步走向那个少女。她肩骨受擎,已渗出血来,却用剑强撑不倒,极是要强。贺兰芝一走来,刚唤了一声“姑娘”,便见一双眼朝自己狠狠瞪来。


 


真是泼辣……贺兰芝心下虽这么想,人却不由自主再走近一步,眼角余光瞥了那微微翕动的红唇,自个儿脸上无故传来一股热意,霎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直到见那伤处还在流血,不禁伸手欲去扶她一把:“姑娘,你身上的伤——”


 


“啪”地一声响。


 


“敏之!”“慕师兄!”不同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裴明轩追赶至贺兰芝身边,却看贺兰公子一只手捂着脸,一副被打懵了的样子,一双桃眼怔怔地看着前头。


 


几个天剑阁弟子打扮的少年剑修来到“少女”身后,其中一人站出来道:“慕师兄,你没事罢?!”他们接着看向前方的二人,一脸困惑道:“他们……到底哪个是采花贼?看起来,不怎么像呀——”


 


贺兰芝就看那“少女”接过师弟递来的止血丸服下,跟着用手狠狠擦了一把嘴,之后便恶狠狠瞪着自己。只见他的嘴角还残留着一抹胭脂,又是凶悍,又是莫名惹人垂怜……


 


“……贺兰芝?”少年冷哼了哼,“我竟不知,天门宗少宗主,原来这么没长眼。”


 


裴明轩怒一指:“区区一个天剑阁弟子,如此口出狂言,你师父难道没管教过你么!”


 


少年嘴角一勾:“我师父之所以能活到一百岁,就是因为他从不管事。贺兰芝都还没开口,就你这个小跟班多话。”


 


“你——”


 


却看此时贺兰芝走出来一步,他脸上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反是客气地一拱手:“在下贺兰芝,方才……有目无珠,多有得罪,请这位道友见谅。”


 


见这贺兰芝如此客气,少年反是不好接着发作。他收起剑,只应了句:“慕青峰。”


 


“慕青峰……”贺兰芝念了念,眼里笑意愈显,“南望莲峰簇簇青,好名字。”


 


那少年神情微微变化,接着转眼瞧瞧别处,之后就对着众师弟扔了句:“走。”


 


“师兄,那魔修……就这么扔着不管了?”


 


“你要是这么好心想给他埋尸,你就只管去。”


 


“别、别,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万一谢师叔问起来……”


 


直到那些少年御剑远去,贺兰芝不由抬了抬手,碰了碰自己颊上的印子。裴明轩被那少年气得脸色发青,转过来看看他,更是气打不一处来:“敏之,你竟还笑得出来?!”


 


——如果慕青峰并非魅妖,也未曾出过后来那些事情。或许,他和贺兰芝之间的故事,还有最后的结局,也就会全然不同了罢。


 


 


——完——


 


 


 


×××××××××××


 


我明天更新后删这个番外=3=,大家吃个糖吧。


番外和正文没关系=3=

评论

热度(315)